除了堆积如山的装的满满的麻袋之外,除了一个非常大的圆桶,是储存稻米的,在角落里还撒落了一些被老鼠啃坏了的稻米。慕观樾看见这些,既恼火又惊讶,按照整个仓库所储存的粮食,足够多整个镇子的百姓吃上好一阵子了。“大胆张富,你推知罪?”慕观樾突然吼道。慕观樾看到这些,既气愤又震惊,按照整个仓库所储存的粮食,足够整个镇子的百姓吃上好一阵子了。。...

除了堆积如山的装的满满的麻袋之外,还有一个巨大的圆桶,也是存放稻米的,在角落里还散落了一些被老鼠啃坏了的稻米。

慕观樾看到这些,既气愤又震惊,按照整个仓库所储存的粮食,足够整个镇子的百姓吃上好一阵子了。

“大胆张富,你可知罪?”慕观樾突然吼道。

张富吓得连忙下跪,“

第2章 家宴

2022-05-15

第5章 婚事

2022-05-15

第9章 成婚

2022-05-15

第11章 处置

2022-05-15

第12章 重任

2022-05-15

第14章 冷遇

2022-05-15

第10章 闹事

2022-05-15

第17章 送礼

2022-05-15

书评(308)

我要评论
  • 怎的没&一丝软

    “今日怎的没有玫瑰露?”银铃般清脆悦耳的声音带着一丝软糯的倦意轻轻响起。

  • 宫门,&”

    待到马车驶出宫门,慕愿欢才凑到车窗处:“派人去找初柔表妹,说本宫在飞华楼等她。”

  • 出门,&看出端

    “十三叔怎的在这?”慕愿欢急着出门,却也不想让人看出端倪。

  • 是跟着&秋燕过

    楚将军今日进京,他是跟着秋燕过来的,思及此,慕观樾不由眸光一暗。

  • 静的站&,微挑

    长乐宫外围着宫墙种满了竹林,而此时就在几步远的地方,斑驳竹影下一袭青衣的男子静静的站在那里,修眉挺鼻,绸缎一般的黑发以银冠束起,微挑的凤眼像是泛着光,墨一般的双眸透过晃动的光影落在慕愿欢身上。

  • 微张着&侧脸滑

    明亮的杏眸半眯,透着微微水光,花瓣般的唇微微张着,长而柔顺的发丝随着少女的动作从白皙精致的侧脸滑落至耳旁,便是带着刚起床的慵懒,也是灵秀明艳,让人不敢轻易直视。

  • 她可是&,那她

    她可是当今圣上嫡亲公主,要是让人知道她急冲冲出宫就为了看看她那未婚夫长什么模样,那她这永安公主的名号就干脆丢到城外算了,也太有损形象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