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刘县令的德行,光天白日的将房门锁上,当然是有什么事有蹊跷。飞影悄悄地靠近了,不费吹灰之力便将门锁去除了。 再打开房门仔细一看,这是好像而已一间柴房,并也没什么异样之处。 的话真的是这样,那刘县令又为何大费周章地将门锁上? 走入屋子里仔细一看,角落里缩着一飞影悄悄靠近,不费吹灰之力便将门锁去掉了。。...

按照刘县令的德行,光天白日的将房门上锁,肯定是有什么蹊跷。

飞影悄悄靠近,不费吹灰之力便将门锁去掉了。

打开房门一看,这是似乎只是一间柴房,并没有什么异样之处。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刘县令又为何大费周章地将门锁上?

走进屋子里一看,角落里缩着一个女子。

第2章 家宴

2022-05-15

第5章 婚事

2022-05-15

第9章 成婚

2022-05-15

第11章 处置

2022-05-15

第12章 重任

2022-05-15

第14章 冷遇

2022-05-15

第10章 闹事

2022-05-15

第17章 送礼

2022-05-15

书评(437)

我要评论
  • 给秋燕&“你猜

    见人来了,慕愿欢伸手就把点心丢给秋燕,上前把杨初柔拉到窗前,指了指大街上正在催散人群的官兵,悄声笑道:“你猜,街上为何如此?”

  • &季常青

    “欢儿这里的翠竹四季常青,近日想来看看,这是又要出宫去?”慕观樾淡淡说道,目光所及之处,秋燕刚好追了上来。

  • 地,光&了。

    飞华楼,京城内皇城外最高的酒楼,足有九层,再高两层就可比肩紫禁城内摘星楼了,且这飞华楼也是京城内无数达官显贵天皇贵胄人家到访之地,光是厨子就有一百二十位之多,虽说不及御厨,但也算得上世间头一份了。

  • &开出彩

    “是吗……”看着眼前少女眨巴着一双明眸,目光分明躲闪却又耀眼的如同日光下开出彩眼的黑曜石珠子,慕观樾滞了滞,却只道:“今日是例行家宴,太后娘娘最是不喜迟到,记得早些回来。”

  • 待到马&本宫在

    待到马车驶出宫门,慕愿欢才凑到车窗处:“派人去找初柔表妹,说本宫在飞华楼等她。”

  • 都不怕&好似他

    不知为何,她连父皇都不怕,却唯独不敢在他面前使小性子,好似他会吃人似的。

  • &下去吧

    十几年的主仆,自然是明了的,慕愿欢秀眉微挑,懒洋洋的挥了挥手,“都下去吧。”

  • 秋燕过&思及此

    楚将军今日进京,他是跟着秋燕过来的,思及此,慕观樾不由眸光一暗。

  • 已经提&手。

    不出片刻,慕愿欢就已经提着裙摆跑出了长乐宫的宫门,还不忘回头朝才收拾好东西从正殿出来的秋燕挥了挥手。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