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竟,除了的人想借着这一次去越州赈灾,私相授受,中饱私囊,刮一点儿油水。皇帝对他们这些小心思是一清二楚,决不不允许有人肆意妄为。 有人站出签名请愿,“陛下,臣刑部侍郎汪敏不愿意前去越州积极协助相关事宜。臣在刑部多年,非常清楚看待暴民所以如何处置方式。”皇帝远远超过皇帝对他们这些小心思是一清二楚,绝不允许有人肆意妄为。。...

当然,还有的人想要借着这次去越州赈灾,私相授受,中饱私囊,刮一点油水。

皇帝对他们这些小心思是一清二楚,绝不允许有人肆意妄为。

有人站出来请愿,“陛下,臣刑部侍郎汪敏愿意前往越州协助相关事宜。臣在刑部多年,深知对待暴民应该如何处置。”

皇帝远远地看了一眼汪敏,便摇了摇了头。

“不好,你虽在对用审讯缉拿之事十分精通。可是这这一次是因为饥荒而发生的暴乱,不可强用蛮力,搞不好会适得其反。此次前去越州,安抚民心是最重要的。将赈灾救民的事情安排好,那么暴乱只需稍稍用力,便可迎刃而解。”

皇帝扫了一眼,心里便有了答案。

“樾王慕观樾,四品督卫楚煜,即日起奉旨带兵前往越州,处理赈灾以及镇压暴民等事宜。务必诸事小心谨慎,切勿鲁莽,安抚民心为主。”

慕观樾愣了片刻,随即和楚煜领旨。

“微臣遵命,定当不辱使命,将越州之事处理妥当。”

就连慕观樾也没有想到这一次皇帝竟然会派他前往越州,这等民生大事,他实在是鲜少接触。

不过既然这样安排,既然有皇帝的深意。

慕观樾作为王爷,虽无卓越的治理之才。

不过作为皇帝的弟弟,到了越州可以起到震慑作用,也免得那些地方的糊涂官敷衍了事。

楚煜偷偷瞧着慕观樾,心里有些不快。

此前慕观樾就已经与楚煜不睦了,这一次竟然要一同前去越州,颇有火上浇油之势。

况且慕观樾终究是王爷,官大一级压死人。

若是楚煜办事不顺了慕观樾的意思,被处处掣肘,到时候赈灾之事督办不利,最后担责任的还不知道是谁呢。

没过两日慕观樾又被皇帝叫去宫中谈事,皇帝随手扔给慕观樾一份奏则。

“看看吧,你对这个有什么看法?”皇帝一边拂去茶水上的茶叶一边说道。

慕观樾翻阅了一下大致已经明白了,是有人上书请求让楚煜一人前去越州。虽是别人上书,不过谁是幕后的主使人也不难猜到。

慕观樾立刻表示,“微臣一切听凭陛下吩咐,即便没有我,相信陛下也会选出一位德才兼备之人。”

“哈……”皇帝忍不住笑着打了一个隔,着实没想到慕观樾竟然这么耿直。

“倒也不是不让你去了,只是让你有个心眼。楚煜想要独揽这份任务,却又不愿自己明说。暗戳戳地让别人上书。我之所以让你们两个一起去,就是想制衡楚煜。你去代表皇家颜面,能够安抚人心。同时楚煜看在你的份上,也不敢造次,拥兵自重。”

“是,陛下,微臣知道了,一定不辱使命。”

慕愿欢接二连三的拒绝,慕观樾果真没有再来了,一直清高的慕愿欢却有些不安了。

“秋燕,我问你,皇叔他最近没有过来了吧。”慕愿欢装着心不在焉地问道,一边摆弄着百合花枝。

秋燕实诚地回答道:“是啊,公主。不是您吩咐我们,说王爷要是下次再来的时候,一律说您不在吗。后面王爷就没有再来了。”

慕愿欢听完有些后悔当初做得太过了,把慕观樾给吓跑了。

多次不见慕观樾,慕愿欢倒是有些想念他了。

“之前皇叔多次来找我,想来应该是有什么事情要与我说。只是那个时候我身体不适,不太方便。”慕愿欢特意给自己找了一个台阶下,“皇叔最近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耽搁了,所以才没来?”

“听说啊皇上派王爷去越州主持赈灾的事情,之前来宫里还勤快一些,现在倒是不经常来了。”

“啊?越州赈灾?我怎么不知道。”慕愿欢没想到迎来的竟然是这样的消息。

“公主,您之前不是生病了吗?与外界接触的少,自然没有听说过这个消息。”

慕愿欢拿着手里的玫瑰花枝,心里立刻不安起来。

越州之地路途遥远,又偏僻多山,慕观樾这一去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回来。

况且赈灾之事又繁琐劳累,还有可能遇上歹人暴徒,十分凶险,不是一个轻松差事。

此前慕愿欢虽然一直对慕观樾避嫌,可是如今真的要与慕观樾分别之时,慕愿欢才清楚,自己是真的舍不得。

慕愿欢害怕这一次,就连和慕观樾说清楚的机会都没有了。

于是翌日,慕愿欢带着点心,前去皇帝和皇后那里探望实际情况。

看到慕愿欢亲自做糕点,皇帝却觉得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没想到啊,我还有机会尝到欢儿亲手做的糕点,真的是稀奇,太稀奇了。”皇帝拿起一块便放进了口中,“嗯,味道还不错呢。”

“父皇,你就别打趣儿臣了。我这不是看你日理万机,处理朝政太辛苦了吗,所以做点好吃的慰劳慰劳你,没想到你竟然还讥讽儿臣。”说着慕愿欢拿起一块递给皇后,“母后,你也尝一尝吧。”

皇后轻轻咬了一小口,眼中闪烁着惊奇的光芒。“味道确实可以的,没想到我们的欢儿懂事了,知道孝顺父皇母后了,真是可喜可贺啊。”慕愿欢立刻抛出了话题,“可不是嘛,听说父皇最近忙的焦头烂额的。之前女儿生病了,不能为父皇分忧。所以我的身体好了,特意陪父皇说说话。”

“最近只是越州发生了饥荒,暴民动乱的事儿。不过也不用操心太多,我已经让你皇叔和楚煜去处理这些事情了。”说完皇上还不忘拂去胡子上的糕病渣子。

“啊,越州那么偏那么远,又发生了饥荒,这一次岂不是很危险。”慕愿欢特意装作十分震惊的模样,“皇叔的伤才刚刚好,父皇你就让他去越州,是不是不太好?”

皇后便过来打了一个圆场,“欢儿,你也不必过于操心。军队,粮草都是有的。去了越州也是有地方官员帮着。毕竟你皇叔也是为了朝廷百姓分忧,难免是要受一些累的。”

第2章 家宴

2022-05-15

第5章 婚事

2022-05-15

第9章 成婚

2022-05-15

第11章 处置

2022-05-15

第12章 重任

2022-05-15

第14章 冷遇

2022-05-15

第10章 闹事

2022-05-15

第17章 送礼

2022-05-15

书评(154)

我要评论
  • &“那样

    “那样岂不是让他们都知道本宫想要相看这楚将军?父皇肯定要笑话我!且要是……”慕愿欢突的停了话头,起身重又在窗边坐下,眼神飘像不远处的城门。

  • 道了。&点头,

    “嗯,欢儿知道了。”慕愿欢点了点头,表示自己会早些回来。

  • &欢眼珠

    “啊……对,今日约了初柔游玩,这正要去呢。”慕愿欢眼珠子转上一转,就拉了表妹出来挡刀。

  • 眼前的&俏明艳

    眼前的慕愿欢,乖巧可爱,小白兔一样,可她平日里,分明娇俏明艳,如同太阳一般……

  • 眯,透&水光,

    明亮的杏眸半眯,透着微微水光,花瓣般的唇微微张着,长而柔顺的发丝随着少女的动作从白皙精致的侧脸滑落至耳旁,便是带着刚起床的慵懒,也是灵秀明艳,让人不敢轻易直视。

  • ,足有&了。

    飞华楼,京城内皇城外最高的酒楼,足有九层,再高两层就可比肩紫禁城内摘星楼了,且这飞华楼也是京城内无数达官显贵天皇贵胄人家到访之地,光是厨子就有一百二十位之多,虽说不及御厨,但也算得上世间头一份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