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楠姐姐,谢谢您你。这几天你始终照料我,啊幸苦你了。”慕愿欢很难得这般平易近人。“哪里是我的功劳,偏偏是皇叔的功劳才是。”慕秋楠说到慕观樾时,特地加剧了语气。一听见慕观樾的名字,慕愿欢居然一时语塞了出来,轻轻地咬着嘴唇,脑袋扭到别处。“没想起你们“哪里是我的功劳,明明是皇叔的功劳才是。”慕秋楠说到慕观樾时,特意加重了语气。。...

“秋楠姐姐,谢谢你。这几天你一直照顾我,真是辛苦你了。”慕愿欢难得这般平易近人。

“哪里是我的功劳,明明是皇叔的功劳才是。”慕秋楠说到慕观樾时,特意加重了语气。

一听到慕观樾的名字,慕愿欢竟然语塞了起来,轻轻咬着嘴唇,脑袋扭到别处。

“没想到你们聊起来了,”慕观樾手里拿着一条毯子过来,“今天外头的风还是有些大,盖上毯子暖个一点。”

慕观樾在还慕愿欢盖毯子时,两人的距离无比亲近,慕愿欢也不经意地靠近慕观樾。

慕秋楠手里摆弄着其他东西,假装没有看见两人亲密的样子。

“我今天还有事情要出去,就不能陪你了。我不在你也要好好吃药,乖乖听话,要不然这病可好不了。”

“你今日要出去啊……”慕愿欢刚开始还有些不舍,随后听话地点了点头,“你放心吧,我会记得吃药的。”

看到慕观樾确实走远了,慕秋楠才终于安心了。

“咱们来菩提寺也有一段时间了,总不可能一直在这里待下去的。当初皇后娘娘下旨赐婚,我当时有了心上人,所以才不愿意远嫁,跑到这里避避风头的。愿欢,你呢,丞相之子英武不凡,确实是一个良配,你为何不愿意呢?”说这话时慕秋楠特意瞧了瞧慕愿欢。

“嗯……”慕愿欢似乎有难言之隐,开不了口。

想了半天慕愿欢马虎地说道:“没什么,我就是不愿意出嫁而已。我想在父皇母后还有皇祖母身边多陪陪他们,多尽一天孝道。”

“愿欢,原来你是在意这个啊。”慕秋楠假意迎合,“其实你不必担心的,京城中才俊多的是。你住在京城中,离得那么近,随时可以入宫陪伴母后她们。”

面对慕秋楠这个善意的建议,慕愿欢没有答应,只是尴尬的笑了笑。

慕秋楠自然是不会相信慕愿欢的话的,当初商量与楚煜的婚事的时候,慕愿欢可是异常积极活跃,那个时候怎么可没把皇后和太后等人看得那么重视。

慕秋楠心里猜测慕愿欢心里可能是有人了,不过不愿意说出口。

于是慕秋楠岔开话题,“对了,女儿家的婚事都开始着急了。怎么不见父皇和母后对樾皇叔的婚事上点心呢,樾皇叔英俊潇洒,不知道将来会许配哪个名门闺秀嫁给他。”

一听到慕观樾,慕愿欢眼中仿佛有一束光似的,对这个话题十分上心。

“你说谁会那么幸运嫁给皇叔呢?”慕愿欢问的时候既紧张又兴奋。

“我不知道,京城中那么多好女孩,反正不可能是你我。”

慕秋楠说完便跑开了,躲在暗处偷偷观察慕愿欢的反应,果不其然,慕愿欢静坐着独自伤感。

慕愿欢与慕秋楠先斩后奏独自去礼佛的事不久便被皇后知道了,皇后虽然生气,却也无可奈何。

这毕竟是太后下懿旨决定的事情,皇后哪里敢干涉。

不过听到慕观樾后来也一同去了菩提寺,皇后的心却开始紧张起来了。

“什么?冬荣,你说樾王爷后来和欢儿他们汇合了?”皇后紧张得反问道。

冬荣只好如实相告:“是的,皇后娘娘。永安公主与三公主在途中遇险,幸好得樾王爷及时相救。”

“怎么欢儿又和王爷混在一起了……”皇后如今对慕愿欢只有无奈了,“一个未出嫁的女子和其他男人往来甚密不是什么好事。王爷身边那个侍卫明州,我之前就瞧见过他到宫中多次,若是再不加以阻拦,恐怕日后不知道生出什么事来。快传信给欢儿,让她速速回宫罢。”

慕愿欢与慕观樾两人有叔侄亲缘关系,皇后自然是不会怀疑到哪里去。

不过这个明州,和慕愿欢来往的次数多了,关系也渐渐亲密了起来。

毕竟巫马飞鸾的前车之鉴才过去不久,皇后可不想慕愿欢重蹈覆辙。

收到了皇宫的来信,慕愿欢看完之后脸色有些不高兴。

随即慕愿欢点燃蜡烛将信件烧毁,这样便神不知鬼不觉,没有其他人知道这封信的存在,自然也不会有人再提及回宫的事情。

慕愿欢自以为这样做得十分巧妙,可以多留一段时间。

只是数日以后,一群宫里的不速之客打破了这份宁静。

领头的王太监从容地地问候了主持,礼数周全。“这几日多谢住持师傅的好意,让永安公主暂且在这里学习佛法,沐浴佛光。永安公主一向是刁蛮任性,在这里一定给你添了很多麻烦。”

“阿弥陀佛……”主持露出浅笑来,“如此便太客气了,永安公主是一个有慧根的孩子,时常诵经拜佛,祈求家人安康。有这样的信众,是我佛的缘分。这几日,有永安公主在,菩提寺也多了几分热闹。”

随即王公公便谈到了正事,“此次前来,我也是有要事在身,不能陪住持多聊。奉皇后的旨意,前来迎接永安公主回宫。事态紧急,请主持见谅。”

这些话正巧被闲逛的慕愿欢听见了,慕愿欢看着一群太监宫女,心里就觉得有些不妙。

慕愿欢躲在不远处,想听得在真切一点。

“公主回宫,自然是应当的。只是需要前去知会公主一声,劳烦公公在此等候。”

“不着急……”王公公摆了摆手,“我想公主一定不舍,还有些话想要与方丈们道别,我等就暂且在这里等一等吧。”

慕愿欢的心忽然提到了嗓子眼,之前烧信的时候没在意,没想到这么快宫里就派人来了。

“不好,不好……这是母后要抓我回去呢,若是这次我回去了,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够出来。恐怕过不了多久,就被安排出嫁了吧,我绝对不能接受这样的命运。”

慕愿欢眼睛一转,脑海中便立刻有了一个好主意,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正门是万万不能走的了,慕愿欢趁人不注意,翻了一处矮墙跑了出去,这对逃跑玩耍惯了的慕愿欢来说根本不是难事。

第2章 家宴

2022-05-15

第5章 婚事

2022-05-15

第9章 成婚

2022-05-15

第11章 处置

2022-05-15

第12章 重任

2022-05-15

第14章 冷遇

2022-05-15

第10章 闹事

2022-05-15

第17章 送礼

2022-05-15

书评(495)

我要评论
  • 一面,&可求陛

    “啊?”看着笑容灿烂的慕愿欢,杨初柔一张脸以飞快的速度红了起来,“表姐你可是公主!若是想见一面,可求陛下将人宣进宫即可,如何……如何偷偷的……”

  • 头看了&声。

    “十三叔?”慕愿欢一直没听到回话,抬头看了他一眼,轻轻喊了一声。

  • 花瓣般&艳,让

    明亮的杏眸半眯,透着微微水光,花瓣般的唇微微张着,长而柔顺的发丝随着少女的动作从白皙精致的侧脸滑落至耳旁,便是带着刚起床的慵懒,也是灵秀明艳,让人不敢轻易直视。

  • ,若是&些翠竹

    “嗯,好,那十三叔自便吧,若是喜欢这些翠竹也可着人移一些到十三叔宫里,就不必知会欢儿了。”慕愿欢像是松了口气,连语气都不易察觉的变轻快了些。

  • 欢急着&想让人

    “十三叔怎的在这?”慕愿欢急着出门,却也不想让人看出端倪。

  • &是跟着

    楚将军今日进京,他是跟着秋燕过来的,思及此,慕观樾不由眸光一暗。

  • 要是让&夫长什

    她可是当今圣上嫡亲公主,要是让人知道她急冲冲出宫就为了看看她那未婚夫长什么模样,那她这永安公主的名号就干脆丢到城外算了,也太有损形象了。

  • &边坐下

    “那样岂不是让他们都知道本宫想要相看这楚将军?父皇肯定要笑话我!且要是……”慕愿欢突的停了话头,起身重又在窗边坐下,眼神飘像不远处的城门。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