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初柔面色痛苦,身体绞做一团,死死地地护着肚子。 “真的不行啊啊,侍卫大哥。我肚子这几天就始终不适感,头也时而疯狂昏昏沉沉的,孩子在肚子里也闹得不安份。侍卫大哥,求您帮个忙,给楚煜将军带个因,说我孕中极其,速去接我回京。不然的话的话,这孩子怕是就保得住“真的不行啊,侍卫大哥。我肚子这几天就一直不适,头也时而昏昏沉沉的,孩子在肚子里也闹得不安分。侍卫大哥,求您帮个忙,给楚煜将军带个因,说我孕中异常,速速接我回京。要不然的话,这孩子恐怕就保不住了。”。...

杨初柔面色痛苦,身体绞做一团,死死地护着肚子。

“真的不行啊,侍卫大哥。我肚子这几天就一直不适,头也时而昏昏沉沉的,孩子在肚子里也闹得不安分。侍卫大哥,求您帮个忙,给楚煜将军带个因,说我孕中异常,速速接我回京。要不然的话,这孩子恐怕就保不住了。”

“这……”侍卫看着杨初柔身上冒着冷汗,也有些不忍,却还是有些犹豫不决。

“侍卫大哥,真的求求你了。我这种情况需要回京看大夫才行,要不然这穷乡僻壤的,连个大夫都没有,那我这孩子怎么可能保得住啊。这个好歹也算是将军的孩子,它就算不念我这个妻子的情,起码也要顾全孩子的。若是这孩子回头有了闪失,怪罪下来,侍卫大哥您也不想的,对吧?”

说着杨初柔便将一锭银子递在桌子上,侍卫旁顾四周,以迅雷不及掩耳将银子收了回去。

若是回头楚煜真的怪罪了,那倒霉的不还是这些无辜士兵吗。

那还不如做个顺水人情,帮杨初柔这一把。

“那好吧,我替你去给楚煜将军知会一声。不过他同意不同意,我可就不能保证了。”

“那是自然的,您帮我通知一声,我就已经心满意足了,不敢奢求其他。”

侍卫走后,杨初柔卸下所有的伪装,擦了擦额角的汗,十分从容。

果不其然,很快便收到了楚煜的回信。

纵使楚煜有万般不愿,对杨初柔十分厌弃,可是他终究要顾全杨初柔肚子里的孩子,那毕竟是他的亲骨肉。

一连在菩提寺待了许多日,时常有慕观樾紧盯着,慕秋楠感到十分不自在。

毕竟有慕观樾横亘在这儿,慕秋楠想要调查当年的事情,也受到了许多掣肘。

一日在吃饭时,慕秋楠漫不经心地扒着粥,心里想着全是回京调查慕愿欢的身世。

慕秋楠试探性地问道:“在这寺中待了这许多天了,实在是烦闷的很,比起京城来实在是无趣的很。愿欢,你想不想回京城?我想念御膳房做的芙蓉糕了。”

听到这话,慕观樾警觉地看着慕秋楠,不知道她这是大的什么算盘。

慕愿欢这几日在菩提寺周边玩得十分欢腾,倒是有些乐不思蜀了。

“秋楠姐姐,干嘛要回去啊,回去了母后肯定又要窜倒我们嫁人了。我才不要回去呢,这里好玩的可多了,我要等玩得尽兴了才回去,就算母后让我回去我都不回去,我才不要嫁给什么丞相的儿子呢。”

慕观樾反问道:“怎么想起来回京城了,在这儿不是好好的吗?”

慕秋楠尴尬地笑了笑,“之前不想远嫁是因为有了心上人,结果没想到我的心上人是忘恩负义的鼠辈,还不如听母后的话嫁入巴蜀呢。最近在这菩提寺待的,实在是有些乏味了,对宫中的一切想得不行。”

慕秋楠也算是松了一口气,这件事情也算是糊弄过去了。

不过按照慕观樾小心警惕的性格,慕秋楠免不了要处处小心一些。

经过车马劳顿一番,杨初柔终于又回到了将军府。

“慕愿欢,你就等着吧。我已经找到你的致命弱点了,等我将这一切公之于众以后,你不再是高高在上的公主,而只是一个人人嘲笑的落水狗。到时候,我要拿回属于我的荣耀,看谁还敢看不起我。”

杨初柔看着眼前的一切,熟悉又亲切,哪里还肯再离开。

只待将慕愿欢拉下公主的宝座以后,杨初柔便可以正大光明的在京城中出现。

再一次见到楚煜,杨初柔满心满眼的还是欢喜,只是楚煜对杨初柔也十分冷淡。

楚煜将杨初柔带到了一处偏院,交代说道,“如今你还是戴罪之身,若是在府里招摇难免惹人非议。不过你又身怀有孕,在府中照料得会好一些。你住的这个偏院,我一定交代过了,会有人专门过来伺候你,一日三餐也有专人送来。虽然地方简陋了一些,不过环境清静,也方便你养胎。”

杨初柔殷切地答应道:“多谢夫君,你的心意我知道了。你放心吧,我会好好照顾我们的孩子,把他照顾得更好,不会再惹是生非了。”

“我还有政务需要处理,这段时间比较忙,可能不能常常看望你。”楚煜丢下这句话便离开了。

杨初柔在楚煜身后大声地喊着:“夫君,别太辛苦了,注意身体啊。”

既然已经回到了京城,那么之前预备的计划便可以展开实施了。

这个偏院虽然冷清破旧了一些,不过正好,没什么人过来少了些打扰。

即便是出了府,也不会有人注意到杨初柔的行踪。

只是调查之事多了些艰难,杨初柔查了几天一无所获。

当年皇后生产之时参与过的宫人有许多,却在事后被无故驱逐出宫,百般查询到了结果,却发现当事人已经早早去世了。

杨初柔不甘心,这么多当事人在事后接连去世,如果说是巧合那么也太牵强了吧。

唯一的解释就是有人在背后做手脚,想要将当年的事情抹杀得一干二净。

不过几天以后冬荣终于带来了一个好消息,“找到了,小姐。我前些日子出去打探之时,发现还有一位当年的接生姥姥尚且在世。这个接生姥姥搬了好几次家,她现在就住在京郊呢,这是她现在的住址。”

杨初柔欢喜地接过纸条,“太好了,真的是太好了。踏破铁鞋无觅处,原来就在京郊呢。”

第二日,杨初柔乔装打扮了一番,趁着楚煜刚出将军府,她便也溜了出去。

走了大半天,杨初柔按照地址终于找到了一户人家。

远远地望着,可以看到有一老妇人正在院中打水,看起来年纪大约有五十岁左右。

估摸着十几年过去了,这个接生姥姥年纪刚好差不多,应该就是此人。

杨初柔走近套着近乎,“老人家,走不了不少路口,口渴了,特意来讨碗水喝。”

第2章 家宴

2022-05-15

第5章 婚事

2022-05-15

第9章 成婚

2022-05-15

第11章 处置

2022-05-15

第12章 重任

2022-05-15

第14章 冷遇

2022-05-15

第10章 闹事

2022-05-15

第17章 送礼

2022-05-15

书评(144)

我要评论
  • 摘星楼&也算得

    飞华楼,京城内皇城外最高的酒楼,足有九层,再高两层就可比肩紫禁城内摘星楼了,且这飞华楼也是京城内无数达官显贵天皇贵胄人家到访之地,光是厨子就有一百二十位之多,虽说不及御厨,但也算得上世间头一份了。

  • 眼前的&般……

    眼前的慕愿欢,乖巧可爱,小白兔一样,可她平日里,分明娇俏明艳,如同太阳一般……

  • 人移一&三叔宫

    “嗯,好,那十三叔自便吧,若是喜欢这些翠竹也可着人移一些到十三叔宫里,就不必知会欢儿了。”慕愿欢像是松了口气,连语气都不易察觉的变轻快了些。

  • 殿内侍&着,一

    殿内侍女转瞬间退了个干净,秋燕走上前捧起慕愿欢的长发梳着,一边低头轻声道:“楚将军凯旋,今日进京。”

  • “今日&银铃般

    “今日怎的没有玫瑰露?”银铃般清脆悦耳的声音带着一丝软糯的倦意轻轻响起。

  • 楚将军&京,他

    楚将军今日进京,他是跟着秋燕过来的,思及此,慕观樾不由眸光一暗。

  • 慕愿欢&燕快步

    慕愿欢偏过头,将发丝撩至耳后,就见秋燕快步走进来,至她跟前停下,却又不开口说话。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