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愿欢这个丫头去哪儿了?”慕秋楠嘟哝着,“上次还看见了她的身影的,怎么这会儿就看不见了。”自从那三日在路上看见了慕观樾对慕愿欢种种整体表现以后,慕秋楠就始终会觉得两个人的关系没那么简单的。因为慕秋楠留了一个心眼,私底下偷偷的留心慕愿欢的举动。但是慕愿欢自从那一日在路上看到了慕观樾对慕愿欢种种表现以后,慕秋楠就一直觉得两个人的关系没那么简单。。...

“慕愿欢这个丫头去哪儿了?”慕秋楠嘟囔着,“刚才还看见她的身影的,怎么这会儿就不见了。”

自从那一日在路上看到了慕观樾对慕愿欢种种表现以后,慕秋楠就一直觉得两个人的关系没那么简单。

所以慕秋楠留了一个心眼,私底下偷偷留意慕愿欢的举动。

不过慕愿欢这个人也真是娇纵,天天就知道玩儿,没有一刻停歇下来的。

就在慕秋楠决定放弃原路返回的时候,不远处一个老妪打量了一下慕秋楠,然后惊恐地逃跑了。

慕秋楠正觉得奇怪呢,刚想去叫,结果老妪已经跑没影了。

慕秋楠只觉得蹊跷,为何那老妇人看见了她就要跑,而且很害怕,可是慕秋楠此前并不认识她。

一连几日,慕秋楠都在菩提寺里寻找这位老妪。

皇天不负有心人,经过慕秋楠的堵截,终于找到了老妇人。

和上次一样,老妇人一看见慕秋楠,就害怕地想要逃离。

不过这一次慕秋楠及时拦住了老妪,“站住,为何你每次见了我就要跑?我就不吃人,你干嘛那么害怕,难道是自己做了什么亏心事?看你形色有疑,若是不老实交代,我将你送到官府去。”

一听这话老妪顿时紧张了起来,只好老老实实地回答,“没有没有,我并未做什么违法乱纪之事。只是觉得姑娘你有点像宫中的人,所以有点害怕。”

为何这个老妪唯独会见了宫中的人害怕?难道她和宫里的事有些渊源?

慕秋楠越发觉得这件事情扑所迷离了起来,不过为了不打草惊蛇,慕秋楠决定将自己的公主身份隐藏起来,好好打听一下老妪与宫中有关的事情。

慕秋楠立刻换上笑脸套着近乎,“老人家你真是见笑了,我哪是宫里的公主郡主啊,可没有那个福气。家父在晋中经商,做了点买卖挣了点钱,所以全家迁来京城。这两日得空,特意来菩提寺帮家父家母还愿的。”

“那就好,那就好……”老妪听完慕秋楠的话,明显松了一口气。

“那老人家您为何会看见宫里的人就害怕呢?是家里呗当官的欺负过吗?”

“不……”老妪摇了摇头,神色突然陷入哀伤之中,“只是与当年的一桩往事有关,我曾经在宫里做过伺候人的嬷嬷,是宜妃主子跟前的人。当年皇后娘娘生永安公主的时候突然难产,宫中太医皆束手无策,甚至太医还说有可能会母子俱亡。不过没想到最后皇后娘娘顺利生产,还生了一个白白胖胖的女儿。”

宜妃,好熟悉的名字。

慕秋楠记得这个人,小时光还见过一两面,只不过宜妃去世也已经有十几年了。

当年宜妃死得蹊跷又突然,虽然有人有过异议,不过也很快平息了。

慕秋楠当即提出了自己的疑虑:“那你是宜妃身边的嬷嬷,为何会和当年皇后生子的事情有关呢?又为何入了菩提寺呢?皇后的永安公主,可是当今最受宠的公主。”

“当年皇后生产时孩子尚未足月,又经历了难产。可孩子生出来以后却白白胖胖,一点也不像先天不足的样子。而且皇后自己也是在第三日才看见了自己的孩子,很多人私底下议论孩子和皇后长得不像。宜妃娘娘也怀疑过公主的身份,却很快暴毙而亡。我怀疑是与公主的身世有关,害怕被人报复,就来了菩提寺。”

“难怪啊……”慕秋楠喃喃自语道,“当年宫中都说永安公主生得健康活泼,一点也没有体弱的样子。当时父皇还以为这是吉兆,下令天下大赦。永安公主出生没多久,宜妃主子就去逝了。原来这些是和慕愿欢的身世有关啊,我说呢……”

慕秋楠也没想到竟然在这菩提寺发现了这么重大的秘密,看着老妪说话的神态,所言不虚,那么慕愿欢的身世绝对是有问题的。

当今最受宠爱的嫡出公主可能是一个冒牌货,这个秘密如果曝光出来,绝对是滑天下之大稽。

慕秋楠在心里盘算着,平日里慕愿欢就受尽所有人宠爱,其他公主皇子平日里难免要受她的气,还不能够反抗。

这下好了,清走了慕愿欢,其他公主皇子终于有出头之日了。

老妪诧异地看着慕秋楠,吓得连连退步,“你刚才说父皇?难道,难道你是宫中的公主?”

此刻慕秋楠毫不避讳地承认了自己的身份:“对,我就是当今的三公主慕秋楠是也。”

“你,你竟然骗我……”老妪在知道受骗以后,十分害怕,想着赶快离开。

“站住……”慕秋楠立刻叫住了老妪,“我没有想害你的意思,我和你一样,对当年的事情怀有疑虑。所以我需要你帮我,你既然是当年的见证者,那么肯定知道许多不为人知的事情。”

“帮你?”老妪实在是不知道自己竟然还有这种价值。

“对,有了你的帮助,那么这件事情很快就会水落石出的。”慕秋楠安抚住老妪的情绪,借力获取老妪的信任,“只要你帮我,好处自然是有的。难道你还想要过这种东躲西藏,胆战心惊的日子吗?只要你帮我,那么我会给你一大笔钱,足够让你后半生安枕无忧了,我劝你还是考虑清楚。”

老妪低着头,心慌得厉害,她哪里还有什么选择的机会。

在被慕秋楠听到这件往事的时候,老妪能走的路已经选择被好了,由不得她不走。

若是拒绝了慕秋楠,不知道还会有什么糟心事呢,和以前颠沛流离的生活也好不到哪里去。

老妪颤颤巍巍地说道:“我听公主您的,一切皆凭三公主吩咐……”

“好,很好……”慕秋楠得意地笑了。

有了老妪这个最有力的人证,那么扳倒慕愿欢指日可待了。

“果然是宫里出来的,识时务为俊杰。你就跟在我身边,等过段日子,我会带你一起回宫的。放心吧,你的安全由我来保证。”

第2章 家宴

2022-05-15

第5章 婚事

2022-05-15

第9章 成婚

2022-05-15

第11章 处置

2022-05-15

第12章 重任

2022-05-15

第14章 冷遇

2022-05-15

第10章 闹事

2022-05-15

第17章 送礼

2022-05-15

书评(437)

我要评论
  • &露?”

    “今日怎的没有玫瑰露?”银铃般清脆悦耳的声音带着一丝软糯的倦意轻轻响起。

  • 宫墙种&下一袭

    长乐宫外围着宫墙种满了竹林,而此时就在几步远的地方,斑驳竹影下一袭青衣的男子静静的站在那里,修眉挺鼻,绸缎一般的黑发以银冠束起,微挑的凤眼像是泛着光,墨一般的双眸透过晃动的光影落在慕愿欢身上。

  • “那样&让他们

    “那样岂不是让他们都知道本宫想要相看这楚将军?父皇肯定要笑话我!且要是……”慕愿欢突的停了话头,起身重又在窗边坐下,眼神飘像不远处的城门。

  • 的如同&曜石珠

    “是吗……”看着眼前少女眨巴着一双明眸,目光分明躲闪却又耀眼的如同日光下开出彩眼的黑曜石珠子,慕观樾滞了滞,却只道:“今日是例行家宴,太后娘娘最是不喜迟到,记得早些回来。”

  • 外最高&禁城内

    飞华楼,京城内皇城外最高的酒楼,足有九层,再高两层就可比肩紫禁城内摘星楼了,且这飞华楼也是京城内无数达官显贵天皇贵胄人家到访之地,光是厨子就有一百二十位之多,虽说不及御厨,但也算得上世间头一份了。

  • 慕愿欢&一样,

    眼前的慕愿欢,乖巧可爱,小白兔一样,可她平日里,分明娇俏明艳,如同太阳一般……

  • 自便吧&喜欢这

    “嗯,好,那十三叔自便吧,若是喜欢这些翠竹也可着人移一些到十三叔宫里,就不必知会欢儿了。”慕愿欢像是松了口气,连语气都不易察觉的变轻快了些。

  • &:“派

    待到马车驶出宫门,慕愿欢才凑到车窗处:“派人去找初柔表妹,说本宫在飞华楼等她。”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