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初柔望着慕愿欢,心里狠的牙痒痒的,多次被慕愿欢折辱,杨初柔心里怎么能咽的下这口气。更更何况慕观樾舍得花钱雇损毁了杨初柔的名声,杨初柔还也没找慕观樾算帐呢。杨初柔望着这两人,渐渐地由恼火转化为波澜不惊,继而扬着一抹奇特的笑容。杨初柔冷不防地离开了了宴席更何况慕观樾花钱雇人毁坏了杨初柔的名声,杨初柔还没有找慕观樾算账呢。。...

杨初柔看着慕愿欢,心里狠的牙痒痒,多次被慕愿欢折辱,杨初柔心里怎么能够咽的下这口气。

更何况慕观樾花钱雇人毁坏了杨初柔的名声,杨初柔还没有找慕观樾算账呢。

杨初柔看着这两人,渐渐由气愤转化为平静,而后扬起一抹奇异的笑容。

杨初柔冷不丁地离开了宴席,“我有点不舒服,想去方便一下……”

杨氏看着杨初柔的样子,觉得有些不对经,生怕杨初柔再出什么幺蛾子,于是跟了过去。

杨初柔将一名宫女拉到角落里,窃窃私语。

只听那名宫女面有愁容,犹豫说道:“夫人,这不太好吧……”

杨初柔自然是料到了这种情况,慢慢从衣服里拿出一枚银锭。

“你放心,事成以后,还有更多赏赐。这件事情没什么难度。”杨初柔拍着宫女的肩膀安抚道。

“那好吧,那我便去了。”宫女警惕地望了望周围,小心翼翼地将银锭收入自己的口袋里。

慕愿欢在宴席心无旁物,视线总是随着慕观樾而移动,对身旁的贵族公子完全不屑一顾。

即便慕观樾人也不在宴席了,慕愿欢还是巴巴地望着他的座位。

“公主,请饮酒……”一名宫女将一杯酒水奉到慕愿欢的面前。

慕愿欢全程心不在焉,只是随手将酒水取来,没想到一个不小心酒水全部落在了慕愿欢的衣裙之上。

宫女立刻连生求饶着:“奴婢该死,奴婢该死。公主,真是对不起,奴婢把您的衣裙弄脏了。”

慕愿欢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只是洒了些酒水而已,并没有什么大碍,更何况说不定是慕愿欢刚才心不在焉,自己没接住酒水。

“没事,你不必惊慌,没什么大问题的,只是洒了些酒而已。”

“那奴婢领您去偏殿换一身衣服吧。”

“那好吧。”说完慕愿欢向皇后行礼,“母后,儿臣前去换一身衣服,前后就来。”

“嗯,去罢……”皇后并未对这段小插曲引起多大的注意。

宫女将慕愿欢带到一个偏僻的房间里,杨氏也悄悄跟了过去。

只是更换衣物而已,哪里需要走这么远,偏殿里有的是房间。

杨氏轻手轻脚地推开门,偷偷溜了进去。

躲在屏风后面,杨氏只是看见宫女伺候慕愿欢脱去了衣裳,也没有其他不妥之处。

可是杨氏明明看见杨初柔给了宫女一锭银子,不知道搞得到底是什么名堂,但是隐隐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慕观樾在殿外巡视的时候,突然一个小太监急匆匆地来。

“不好了,不好了,王爷。刚才奴才路过,看见公主被困在了一个房间里出不来,大声地向奴才呼喊。王爷,您赶快去看看公主吧,奴才一个人实在是弄不过来。”

“什么?”慕观樾一听到慕愿欢有事,心立刻跟着揪了起来,“你说公主她被困住了,她在哪里?说,现在公主在哪里?”

“就在那里……”小太监指着一处房间,低着头着急地说道,“您赶快过去吧,要是再晚一些,恐怕公主就凶多吉少了。”

听完,慕观樾立刻朝着小太监所指的方向跑去。

小太监眼见慕观樾毫无戒备地过去了,缓缓抬起头,露出诡异的笑容,而后迅速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

杨初柔盘算着,这个时候了,事情也应该进行得差不多了。

“呀,愿欢表姐怎么换衣服去了这么久啊?算一算时辰,也该回来了,别是出了什么别的事情了吧。”已经与慕愿欢反目成仇的杨初柔难得表现出温情关心慕愿欢。

“许是中途出了别的事情,所以耽搁了。你们也是知道的,欢儿这个人最是喜欢贪玩了。”

虽然皇后心中也有疑虑,不过如果反应过度,大张旗鼓,反而会增加不必要的麻烦。

“这样最好,不过我也是真的担心愿欢表姐。”杨初柔煞有其事地又提醒了一遍,“我好像记得之前愿欢表姐就是因为宫没看管住,出去了大半天。不知道遇到了什么事情,回来的时候,感了风寒,修养了好几日才好呢。”

杨初柔含蓄提及的就是上一次巫马飞鸾绑架慕愿欢的事情,听杨初柔这么一说,皇上和皇后也开始有些神色紧张。

上一次绑架事件影响之恶劣,是难以相信的,好不容易才摆平了,皇上和皇后绝不可能重蹈覆辙。

皇后望了望皇上,并未说话,心中却也开始慢慢犹豫。

杨初柔又望了望慕观樾的方向,“对了,怎么王爷也不见了呢?我记得王爷出去的时间和愿欢表姐差不多,别是愿欢表姐碰到了什么事情,所以王爷一直守着她吧。王爷确实挺心疼愿欢表姐的,之前三番两次愿欢表姐遇险,都是王爷出手相助的。”

皇后听到这也渐渐坐不住了,如果慕愿欢真的遇到什么事儿了,慕观樾在她身边又赶不回来叫救援,那可就真的糟糕了。

皇上掩盖住内心的焦虑,反而哈哈笑了起来,“欢儿这丫头,一向最是古灵精怪,最喜欢调皮捣蛋的了。咱们也出去看看她到底在干什么,等回头咱们好好笑话她。”

慕观樾找到慕愿欢所处的房间,用力地撞开房间,只见慕愿欢穿着单衣慌乱的躲在屏风后面,在角落里的还有杨氏。

慕愿欢既羞怯又紧张,“你怎么会在这里的?你要做什么啊?”

“坏了,有诈……”慕观樾深感不妙,这根本不像是小太监说的慕愿欢被困,看起来是有人存心想要给他设套。

“怎么了吗?”慕愿欢看慕观樾神色紧张,还不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你先穿上衣服……”慕观樾对着屏风后面的慕愿欢说道,而后背过身去。

紧接着慕观樾又开始询问起杨氏来,“杨夫人,你怎么会在这里?”

杨氏慢吞吞地说道:“我看见领着公主的那个小宫女有些面生,而且毛手毛脚的,不太放心,所以跟过来看看。”

第2章 家宴

2022-05-15

第5章 婚事

2022-05-15

第9章 成婚

2022-05-15

第11章 处置

2022-05-15

第12章 重任

2022-05-15

第14章 冷遇

2022-05-15

第10章 闹事

2022-05-15

第17章 送礼

2022-05-15

书评(355)

我要评论
  • ,修眉&,微挑

    长乐宫外围着宫墙种满了竹林,而此时就在几步远的地方,斑驳竹影下一袭青衣的男子静静的站在那里,修眉挺鼻,绸缎一般的黑发以银冠束起,微挑的凤眼像是泛着光,墨一般的双眸透过晃动的光影落在慕愿欢身上。

  • ,如同&太阳一

    眼前的慕愿欢,乖巧可爱,小白兔一样,可她平日里,分明娇俏明艳,如同太阳一般……

  • 小皇叔&个世人

    “十三叔?”慕愿欢有些尴尬的行了个礼,她这小皇叔虽说是个世人皆知的出尘人物,在宫外的名声比天上的神仙还神仙,可慕愿欢总有些不愿见他。

  • 眉,摇&早膳都

    杨初柔蹙了蹙眉,摇头,她早膳都还没用完就被叫到了此处,传话那人还说非来不可,她上哪知道是为了什么事。

  • 内,慕&时不时

    而此时,飞华楼第九层雅间内,慕愿欢正靠在窗前,手中捧着一份酥浮塔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眼神却时不时的飘向窗外熙熙攘攘的大街上。

  • “欢儿&是又要

    “欢儿这里的翠竹四季常青,近日想来看看,这是又要出宫去?”慕观樾淡淡说道,目光所及之处,秋燕刚好追了上来。

  • 看着眼&曜石珠

    “是吗……”看着眼前少女眨巴着一双明眸,目光分明躲闪却又耀眼的如同日光下开出彩眼的黑曜石珠子,慕观樾滞了滞,却只道:“今日是例行家宴,太后娘娘最是不喜迟到,记得早些回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