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愿欢这个时候将往昔的姐妹搬出,看不出有什么天光,并且合情合理。慕观樾心中隐隐有一种直觉这事也不是那么简单的,望着慕愿欢的神情,早已有了非常大的变化。更本不像是宴会时那般无精打采,垂头丧气了,慕愿欢嘴角眉梢都掩藏忍不住喜悦之情之情。慕观樾心里猜想,慕观樾心中隐隐有一种直觉这事不是那么简单,看着慕愿欢的神情,已然有了极大的变化。根本不像是宴会时那般无精打采,垂头丧气了,慕愿欢嘴角眉梢都隐藏不住喜悦之情。。...

慕愿欢这个时候将往日的姐妹搬出来,看不出来有什么破晓,而且合情合理。

慕观樾心中隐隐有一种直觉这事不是那么简单,看着慕愿欢的神情,已然有了极大的变化。根本不像是宴会时那般无精打采,垂头丧气了,慕愿欢嘴角眉梢都隐藏不住喜悦之情。

慕观樾心里猜测,极大的可能与巫马飞鸾有关,现在也只有巫马飞鸾,才会让慕愿欢这么高兴。

可是慕观樾的这些怀疑始终都只是猜测,如果这个时候再施行强硬的手段,那么慕愿欢与他之间的关系必然会恶化。

慕愿欢低着头,紧张地咬着嘴唇,时不时偷瞄一眼慕观樾,想要看一下他的态度。

“那好吧,记住不要迟迟不归,要不然再在路上发现了歹人,那么我可就帮不了你了。”

听到这句话,慕愿欢终于松了一口气,瞬间高兴了起来。

“知道了皇叔,你放心吧,这一次我肯定早点回来。”这一次慕愿欢对慕观樾的态度都好了不少。

看到慕愿欢迈着欢快的步伐,蹦蹦跳跳的背影,慕观樾终究还是无法放弃对慕愿欢的保护,立刻安排了飞影跟随。

在拥挤的人群中,昏暗的夜色下,慕愿欢还是一眼就认出了自己要找的那个人,急匆匆地跑过去。

巫马飞鸾站在远处,不禁勾起笑容,看着慕愿欢一步一步慢慢靠近。

“我就知道你肯定会来找我的,我就知道,果然是这样。”慕愿欢得意地说道。

巫马飞鸾似乎比之前的态度冷淡了几分,“今夜夜色甚内,而且街市玩乐有趣,所以特意邀请公主前来游玩。”

慕愿欢欢乐得如同一个孩童一般,只要有喜欢的事,喜欢的人,便不管不顾。

不过今日宴席上的事情慕愿欢还是没有忘却,甚至还因此丢了脸,又岂能甘心呢。

慕愿欢立刻兴师问罪道:“既然你今夜邀请我来游玩,分明还是计挂着我,可是你今日在宴席上对我爱答不理的。甚至还对我还不如一个陌生人,一句话也不说。本公主是这么能让你戏弄的吗?”

巫马飞鸾立刻向慕愿致歉,言辞恳切,“还请公主息怒,我不是有意戏弄公主的。”

“那你说,这是为什么?”慕愿欢依然不依不饶的,长这么大,还没有人这么对她这个永安公主的呢。

“我是有苦衷的。”巫马飞鸾神情黯淡下来,心中有话却吞吞吐吐的,“实在是我不敢再靠近公主了,我实在是怕啊。”

慕愿欢自然是要问个明白的,“怕什么,你说,天底下就没有我永安公主怕的人。”

巫马飞鸾为难地说道:“是你的皇叔,他派人警告我说,以后不要让我和你有往来。你是骄傲的公主殿下,我不配。还说如果我再敢和你亲近的话,一定会亲自教训我。所以今日在宴席之上,我才不敢与你说话。”

巫马飞鸾说看偷偷抬头看了一眼慕愿欢,只见慕愿欢脸上已经有了怒色。

“可恶……”慕愿欢不假思索地就听信了巫马飞鸾的话,“我就知道是我皇叔搞的鬼,这件事情也只有他能够做得出来。平日里他就一直管着我,没想到竟然还敢威胁你。”

慕愿欢已经想好了回去的时候,定要向慕观樾兴师问罪。

慕愿欢与慕观樾,之前亲厚的叔侄关系,现在已经变得水火不容了。

“不过你也别怪你皇叔,我想他大概是因为担心你,所以把我当成了坏人,我没事的。”巫马飞鸾不仅不恼,反而还帮着慕观樾说起好话来。

“也只有像你这样的傻子才会被别人卖了还替别人说好话。”慕愿欢不由得替巫马飞鸾委屈。

今夜的坦白,让慕愿欢与巫马飞鸾的关系更进一步了。

彼时夜市上人已渐渐散去,只有慕愿欢与巫马飞鸾还在漫无目的地闲逛着,不愿意离别的时间来的那么迅速。

巫马飞鸾突然将自己和慕愿欢身边的下人全部都支走了,“你们都下去了,我和公主想要单独走走,没有吩咐不要过来。”

慕愿欢心里也不由得一紧,现在就剩他们两个人了,孤男寡女,在空旷的夜市,着实有些不合时宜。

慕愿欢扯着手帕,心神有些慌乱,心中忽然想起来慕观樾之前告诫她的那些话。

即便她十分信任巫马飞鸾,不过慕愿欢心里更清楚,在这种情况下,她一个弱女子不得不为自己考虑,必须要提防旁人。

更何况慕愿欢身为公主,如果遭遇什么不错,日后可是要追悔莫及的。

巫马飞鸾指着远处偏僻角落里的小摊子说道:“我看那边有一些竹子编的小玩意儿,我想去看一看,公主你陪我一起去吧。”

慕愿欢望过去,再向前走已经没有人了,况且前方一片昏暗,灯光甚少,不像是什么安全的地方。

慕愿欢轻轻挪动脚步,身体有些微微颤栗不安。

若是巫马飞鸾将她引那昏暗处行不轨之事,即便慕愿欢想要呼叫,恐怕也不会有人听见的。

慕愿欢思量再三,最终还是打了退堂鼓,“不了,巫马飞鸾王子,我看天色已经很黑了。时候不早了,我得赶快回去了,否则的话,父皇母后一定会怪罪我的,我们明日再约吧。”

说完慕愿欢转身就要往回走,结果被巫马飞鸾一个箭步给拦了下来。

“你,你要干什么?慕愿欢颤抖着声音,她小心翼翼地望着巫马飞鸾,眼前的巫马飞鸾仿佛像是一个陌生人一般。

“公主,我们才刚刚游玩了这么一会儿,你怎么就想着走呢?我还有东西想要给你看呢。”说着巫马飞鸾将装着曼陀罗花粉的香囊起劲地捂在慕愿欢的口鼻之处。

“呜呜呜……”慕愿欢极力地挣扎着,她现在终于明白巫马飞鸾不是什么好人,然而现在已经为时已晚。

巫马飞鸾不怀好意地看着慕愿欢,现在她已经中了迷香,没有任何反抗能力了。

第2章 家宴

2022-05-15

第5章 婚事

2022-05-15

第9章 成婚

2022-05-15

第11章 处置

2022-05-15

第12章 重任

2022-05-15

第14章 冷遇

2022-05-15

第10章 闹事

2022-05-15

第17章 送礼

2022-05-15

书评(372)

我要评论
  • &忘回头

    不出片刻,慕愿欢就已经提着裙摆跑出了长乐宫的宫门,还不忘回头朝才收拾好东西从正殿出来的秋燕挥了挥手。

  • 可求陛&…如何

    “啊?”看着笑容灿烂的慕愿欢,杨初柔一张脸以飞快的速度红了起来,“表姐你可是公主!若是想见一面,可求陛下将人宣进宫即可,如何……如何偷偷的……”

  • 头看了&声。

    “十三叔?”慕愿欢一直没听到回话,抬头看了他一眼,轻轻喊了一声。

  • 楼第九&吃着,

    而此时,飞华楼第九层雅间内,慕愿欢正靠在窗前,手中捧着一份酥浮塔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眼神却时不时的飘向窗外熙熙攘攘的大街上。

  • 快了些&。

    “嗯,好,那十三叔自便吧,若是喜欢这些翠竹也可着人移一些到十三叔宫里,就不必知会欢儿了。”慕愿欢像是松了口气,连语气都不易察觉的变轻快了些。

  • 冲出宫&损形象

    她可是当今圣上嫡亲公主,要是让人知道她急冲冲出宫就为了看看她那未婚夫长什么模样,那她这永安公主的名号就干脆丢到城外算了,也太有损形象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