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于此时的益州行宫内,徐姑姑确认无人跟随以后,才扶着韦昙华进了内殿。内殿桓儇倚着在软榻上,见她二人进去点了点点头,挥手示意她坐定。桓儇早她一步进了行宫,再行拾掇一番才会出现在众人面前。“昙华,这一路幸苦你了。所获如何?”桓儇轻轻颌首,语气柔和温暖。“按内殿桓儇倚靠在软榻上,见她二人进来点了点头,示意她坐下。桓儇早她一步进了行宫,先行收拾一番才出现在众人面前。。...

至于此时的益州行宫内,徐姑姑确定无人跟着以后,才扶着韦昙华进了内殿。

内殿桓儇倚靠在软榻上,见她二人进来点了点头,示意她坐下。桓儇早她一步进了行宫,先行收拾一番才出现在众人面前。

“昙华,这一路辛苦你了。所获如何?”桓儇微微颔首,语气柔和。

“按照您的吩咐,这一路上

第一章伊始

2022-05-15

第二章归来

2022-05-15

第三章宫宴

2022-05-15

第四章风波

2022-05-15

第五章立威

2022-05-15

第六章旧事

2022-05-15

第七章夜刺

2022-05-15

第八章锋芒

2022-05-15

第九章暗流

2022-05-15

第十章太后

2022-05-15

书评(117)

我要评论
  • &侍候的

    这郑毅一开口,负责侍候的内侍宫女们自然也忙碌起来,扶着桓淇栩上了銮轿,一路往太极殿而去。

  • 意思是&帝,故

    先帝的意思是说是担忧他不能好好照顾幼帝,故而召回长公主,其实还不是怕他有所图谋。

  • 最高的&物。

    正当他们准备起驾的时候。寝宫内突然迎来了本朝除了皇帝以外身份最高的一位人物。

  • 他思虑&和温家

    “您真的不打算派人去截杀桓儇吗?”见裴重熙不说话他思虑一番继续询问,“属下担心桓儇会和温家结盟。毕竟他们俩家才算亲戚。”

  • 什么似&唇边浮

    不过桓儇啊……裴重熙想起什么似得阖眸,自他唇边浮起一丝温和笑意。

  • 宫女也&礼。

    再郑毅的带领下,原本侍立在殿内的内侍宫女也齐齐行礼。

  • 起身,&”

    裴重熙抬手示意他们起身,目光落在虽穿着帝王冠冕,但仍显稚嫩的桓淇栩身上,面上浮起一丝和煦的笑容,“淇栩”

  • &此刻裴

    此刻裴府内灯火通明,裴重熙居于主位上摩挲着手上的信函,神色玩味。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