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后一抬手免了众人的礼,后才施然下了马车,迈步走入段渐鸿。站在段渐鸿面前备感压力的韦昙华,环视四周,冲口而出赞道:“段刺史无心。”因着韦昙华戴着幂篱,段渐鸿瞧看不见她神情如何。自然而然一时之间也摸不清韦昙华这话究竟是什么意思。“大殿下谬赞,臣但是是竭尽全力站在段渐鸿面前倍感压力的韦昙华,环顾四周,脱口赞道:“段刺史有心。”。...

先是抬手免了众人的礼,之后才施然下了马车,缓步走向段渐鸿。

站在段渐鸿面前倍感压力的韦昙华,环顾四周,脱口赞道:“段刺史有心。”

因着韦昙华戴着幂篱,段渐鸿瞧不见她神情如何。自然一时间也摸不清韦昙华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大殿下谬赞,臣不过是尽力而为。”思虑一番后,

第一章伊始

2022-05-15

第二章归来

2022-05-15

第三章宫宴

2022-05-15

第四章风波

2022-05-15

第五章立威

2022-05-15

第六章旧事

2022-05-15

第七章夜刺

2022-05-15

第八章锋芒

2022-05-15

第九章暗流

2022-05-15

第十章太后

2022-05-15

书评(224)

我要评论
  • 日后双&。

    昭德六年三月初,钦天监夜观天象后呈上奏章说是,三日后双曜合璧,五星聚奎,乃天意之吉日,诸事皆宜。应当顺承天意,奉幼帝登基。

  • 猾之徒&这桓俶

    这桓家的人果然都是老奸巨猾之徒,真是一窝的狐狸。没想到这桓俶竟然还留了这么一手。

  • 面上浮&起一丝

    裴重熙抬手示意他们起身,目光落在虽穿着帝王冠冕,但仍显稚嫩的桓淇栩身上,面上浮起一丝和煦的笑容,“淇栩”

  • 安城内&了不少

    是夜,月悬于天。长安城内的光宅坊有一座显赫府邸伫立其间。远望去府邸内外皆是华灯煌煌,便是隔了不少距离,也能听见夜巡的侍卫踏着整齐的步伐在门口走过。

  • 过人敢&结盟,

    当年见到那人时她明明狼狈不堪无依无靠的公主,可偏偏慧黠过人敢与温家结盟,又联络了自己。

  • 儇啊…&什么似

    不过桓儇啊……裴重熙想起什么似得阖眸,自他唇边浮起一丝温和笑意。

  • 熙居于&信函,

    此刻裴府内灯火通明,裴重熙居于主位上摩挲着手上的信函,神色玩味。

  • 了一眼&拜见。

    内侍们面面相觑互看了一眼,十分默契地上前恭敬行礼拜见。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