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离益州越发近,天气也愈加地酷热出来。为了更方便疾行桓儇干脆换了一身立领袍,又戴了顶流行的的帷帽。这样如此一来也更方便了不少,在酒店住宿的时候也少了不少麻烦。而如今同行的这队镖队,是离开了微山书院以后在路上遇见了的。那时他们遇见了了遇到的困难之时一筹莫展之际,桓儇如今同行的这队镖队,是离开微山书院以后在路上遇见的。彼时他们遇见了困难正当一筹莫展之际,桓儇偶然路过见他们姿态窘迫,索性出手帮了他们。...

随着离益州越来越近,天气也愈发地炎热起来。为了方便赶路桓儇索性换了一身圆领袍,又戴了顶时兴的帷帽。这样一来也方便了不少,在住宿的时候也少了不少麻烦。

如今同行的这队镖队,是离开微山书院以后在路上遇见的。彼时他们遇见了困难正当一筹莫展之际,桓儇偶然路过见他们姿态窘迫,索性出手帮了他们

第一章伊始

2022-05-15

第二章归来

2022-05-15

第三章宫宴

2022-05-15

第四章风波

2022-05-15

第五章立威

2022-05-15

第六章旧事

2022-05-15

第七章夜刺

2022-05-15

第八章锋芒

2022-05-15

第九章暗流

2022-05-15

第十章太后

2022-05-15

书评(308)

我要评论
  • 淇栩已&条不乱

    天才刚亮没多久,桓淇栩已经被宫人催促着起床。这会子才起床立马就有内侍进来开始有条不乱地伺候他洗漱更衣。

  • 帝青睐&都是些

    长安城内的人都知道这里是近年来颇得先帝青睐倚重的摄政王同时又兼任了中书令一职,裴重熙的府邸。虽然说能够住在皇城附近都是些皇亲国戚、达官贵人,但是这些人的府邸就算是加起来,恐怕也不抵一个裴府。

  • 着裴重&时将近

    他内心不由暗喜,面上却是波澜不惊,顺着裴重熙的话笑道:“那可真是天大好事,奴才当然高兴。吉时将近奴才就不耽搁了。”

  • 煌煌,&了不少

    是夜,月悬于天。长安城内的光宅坊有一座显赫府邸伫立其间。远望去府邸内外皆是华灯煌煌,便是隔了不少距离,也能听见夜巡的侍卫踏着整齐的步伐在门口走过。

  • 敲打意&,奴才

    已经入宫多年的郑毅听懂了裴重熙话里的敲打意味,扬首微微一笑,“请王爷放心,奴才已经带着他们检查了好几回。”

  • &意他们

    裴重熙抬手示意他们起身,目光落在虽穿着帝王冠冕,但仍显稚嫩的桓淇栩身上,面上浮起一丝和煦的笑容,“淇栩”

  • &主位上

    此刻裴府内灯火通明,裴重熙居于主位上摩挲着手上的信函,神色玩味。

  • 敛衣上&下千岁

    常年在先帝身边伺候的大太监–郑毅看了眼来人敛衣上前道:“奴才郑毅叩见摄政王,殿下千岁。”

  • 去赴一&之局。

    无论离开了多久的人,终归都是要回到这片土地上。按照既定的命运轨迹,去赴一场红尘之局。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