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赵娘子倒不如来教教,本公子什么叫作335kg?”余清疏轻声一笑伸出手欲解开我桓儇衣上锦带。见此桓儇冷冷一笑一声趁余清疏发愣之际一掌将其房门,余清疏被这一掌拍地远远地趴在地上不停地大口喘气,望着一脸冷意的桓儇面上显露出几分惧意。“的确但是一个泼辣大胆的,本公子貌似小看见此桓儇冷笑一声趁余清疏愣神之际一掌将其推开,余清疏被这一掌拍地老远趴在地上不停喘气,看着一脸冷意的桓儇面上显出几分惧意。。...

“那赵娘子不如来教教,本公子什么叫做自重?”余清疏低声一笑伸手欲解开桓儇衣上锦带。

见此桓儇冷笑一声趁余清疏愣神之际一掌将其推开,余清疏被这一掌拍地老远趴在地上不停喘气,看着一脸冷意的桓儇面上显出几分惧意。

“看来还是一个泼辣的,本公子倒是小瞧你。不过你今日的确逃不出这里了……”

闻言桓儇勾唇冷笑径直走到余清疏身边,一脚将他踢了出去借力将门踹开。

这不小的动静将整个三楼的人都引了出来,看着雅间外这对男女不知发生了何事。

只看见余清疏蜷缩在地上不停地打滚嚎叫,而那名月白襦裙的女子却是一脸冷意。

在对面的雅间上有一人见此场景不由失声大笑。桓儇抬眸凝视那人片刻后纵身跃了过去,抬掌劈向那人。

那人对此倒也不恼与桓儇缠斗在一起朗声笑道:“大殿下,您如今身份贵重。何必让这样的货色近你的身呢?以您的身份想要什么样的男子伺候没有。还是说阿鸾你喜欢这样的男子?”

话落在耳中的瞬间余清疏已然是面如死灰,他能够在长安城内混迹度日,自然也是有几分能力的。

如果他连大殿下是谁都不知道的话,那也确实够蠢的。况且他本来也就不笨,大魏上下只有一个人能被称作大殿下,那就是镇国大长公主桓儇,而他听家中人说过桓儇小字昭鸾。

他早该想到的这般美貌女子孤身在外,必然是颇具权势。赵鸾,赵鸾可不就是昭鸾的意思吗?他不由恼恨,这大殿下为何要如此这般戏弄自己。

虚晃一招后桓儇折身退开几步,理平衣襟上皱褶扬眸看着裴重熙勾唇笑道:“倘若本宫想要你侍寝呢?”

“那我可不敢,我怕我也同那柳綦一样是个短命。”话落裴重熙扫量桓儇一眸,眼中露了些许揶揄,“虽然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但是本王还想好好多逍遥快活几年。”

知晓这二人身份以后原本在周围围观的人,也都纷纷躲进了雅间内,留下了伏跪在地上的余清疏。

门外那两个位高权重的大人物可不是他们惹得起的,不过这世上约摸着也就摄政王裴重熙,敢当着大殿下的面提柳綦的名字。

要说来也有意思。当年柳綦求娶还是秦国公主的桓儇,原本就是想借着桓儇的身份为柳家谋权。

虽然当时桓儇已被成帝冷落多年但到底还是有一个公主名头在身上担着,多多少少能够利用一二。可是柳家千算万算也没有算到,桓儇竟是将柳家利用的彻头彻尾,与先帝重新夺权最后将柳家满门诛杀。

周围气氛骤冷,吓得余清疏更是不敢大声喘气。

好半响桓儇哑然失笑,看着裴重熙眼中冷意渐散,“柳家狼子野心,逼宫篡位按我大魏律理当诛杀以儆效尤,至于柳綦更是死有余辜。难不成裴家也有这般心思?”

“不敢。”裴重熙话峰一转扬唇笑道:“往事何须重提。倒是这人阿鸾你打算如何处置他。”

刚刚二人间还是剑拔弩张这会子二人间又恢复往日模样,旁人见了多少会觉得有些奇怪。

不过裴重熙变脸之快,桓儇也并非第一次见到。当下哂笑一声,移步走向仍旧伏跪在地上的余清疏。

见桓儇越走越近,余清疏越发地抖如筛糠。现下竟是连话也说不出来。

“刚才余郎君同本宫说什么?”桓儇凤目眯了眯凝于余清疏背上笑道:“哦,本宫想起来来了,你刚刚好像是说从了你可保本宫富贵无虞?啧啧,好像还说要本宫教你什么叫做自重?”

语调中呷着的慵懒与妩媚,像是情人的手拂过面上又好似轻纱拂过肌肤直叫人心痒痒,明明还是三月的天气然而余清疏背上已经是大汗淋漓。

在桓儇极具压迫力的注视下他将头低得更低了,简直是恨不得能立马消失不见。

桓儇却是有意磋磨他。眼神越发玩味起来干脆俯下身,毫不客气地如同男子一般挑起余清疏下巴,仔细扫量一番后语气有几分轻挑,“模样尚可,只不过本宫觉得你比起裴重熙来说还是相差甚远。”

话落随即放开手在桓儇眼中闪过几丝厌恶,她走到裴重熙身边,轻车熟路地从他袖中取了一方锦帕出来擦拭手指。

见此裴重熙皱眉看了眼被桓儇握在手里的帕子继而唇角微勾。

“按照律法余清疏欺辱皇室,应当徙放千里。”裴重熙似乎是没听到桓儇刚刚揶揄之言转头附在桓儇耳边道:“但是阿鸾,这余氏是温家的姻亲。”

话落耳际桓儇脸上笑容一滞。听裴重熙这么一说她倒是想起来这个余氏是何来历,余氏大房的嫡次子娶了温氏三房的庶长女温明玉,从此攀上了温家。

而余清疏则是余氏二房嫡长子。现在余家两房都在京中任职,虽然说官不大,但是都是有实权的,这么说来余氏暂时确实动不得。不过事情可不能就这么轻易算了。

敛眸掩去了眼中闪过的厉色冁然莞尔,“本宫瞧余公子品行端正,为人温顺甚喜之。本宫想邀请余公子暂且搬入本宫的府邸小住几日。”

闻言余清疏不禁一愣。

裴重熙略有所思地蹙眉看了眼面前的桓儇。搬入她府邸小住几日?啧……亏她想得出来,虽说余清疏算不得什么东西,但是好歹也是余家二房的嫡子,她就这么把人当面首圈养起来?

“好了,先带你们公子回府侯着,晚些时候本宫遣人去接他。”转头看向同样愣在原地的余家家丁冷声吩咐道。

待余清疏一离开。桓儇便懒得挂着笑意,看了裴重熙一眸后两个人才一块走进刚刚的雅间内。

桓儇屈膝坐在锦垫上勾唇冷笑一声,“裴重熙,你可真是好手段。这么多年没见你的手段倒是越发精进。”

“阿鸾,这话可真是冤枉我了……我可什么都没做。”裴重熙倒也不恼,从袖中取了丝帕出来投入熏炉中看着它燃烧殆尽。

“如果我想的不错……温家那边的消息也是你放出去的吧?”桓儇挑眉仿佛已经看穿裴重熙心中所想,凤目中有掩饰不住的厌恶,“你是想让温家误会我与你关系密切然后再等温氏发难之际再借我的手打压温氏,对吧?”

“阿鸾,真是聪明。我原以为你不会轻易回来,没想到你还是回来了。”

心中想法已经被猜出,裴重熙也懒得再加以掩饰。

第一章伊始

2022-05-15

第二章归来

2022-05-15

第三章宫宴

2022-05-15

第四章风波

2022-05-15

第五章立威

2022-05-15

第六章旧事

2022-05-15

第七章夜刺

2022-05-15

第八章锋芒

2022-05-15

第九章暗流

2022-05-15

第十章太后

2022-05-15

书评(297)

我要评论
  • 又联络&。

    当年见到那人时她明明狼狈不堪无依无靠的公主,可偏偏慧黠过人敢与温家结盟,又联络了自己。

  • 条不乱&地伺候

    天才刚亮没多久,桓淇栩已经被宫人催促着起床。这会子才起床立马就有内侍进来开始有条不乱地伺候他洗漱更衣。

  • 为瓦,&人间。

    是以坊间有诗戏曰,“白玉为堂金为瓦,东珠为灯檀为柱。移步闻香溢千里,疑似天宫坠人间。”

  • 待钧天&香炉中

    待钧天离开以后,裴重熙将信笺拢于掌心用力碾碎撒入香炉中。行至书柜前拿起书柜上的一巴掌大小的方盒,在盒内放着一把白玉梳。

  • &意他们

    裴重熙抬手示意他们起身,目光落在虽穿着帝王冠冕,但仍显稚嫩的桓淇栩身上,面上浮起一丝和煦的笑容,“淇栩”

  • 栩离开&向太极

    至于裴重熙目送桓淇栩离开以后,也从另一侧绕向太极殿。

  • 的话,&……”

    “郑总管,长公主她就要回来了。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今日就能到了……”裴重熙勾了勾唇,“见到她你们一定很高兴吧?本王也很高兴呢。”

  • 边伺候&敛衣上

    常年在先帝身边伺候的大太监–郑毅看了眼来人敛衣上前道:“奴才郑毅叩见摄政王,殿下千岁。”

  • 片土地&场红尘

    无论离开了多久的人,终归都是要回到这片土地上。按照既定的命运轨迹,去赴一场红尘之局。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