栾家小说名字叫作《爆宠邪妃:天才庶小姐》,提供更多栾家小说大结局,栾家小说结局是什么。爆宠邪妃天才庶小姐小说栾家节选:栾家。女儿真不明白这丫头到底受谁的指使人,不刻意陷害和暗害我,把我推下了山崖,女儿在此希望能父亲和母亲…...

栾家小说名字叫做《爆宠邪妃:天才庶小姐》,这里提供栾家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爆宠邪妃:天才庶小姐小说精选:“小姐,你说你是被人推下山崖的,那你有什么证据?那你又说说看,究竟是谁将你推下山崖的?”雪伶慌了,额头上的大汗竟是涔涔直下。“我究竟是被谁推下山崖的,你是我的贴身丫环,是跟着我陪嫁过去的,而你又一直跟在我的身边,在我晕过去之后,同样也只有你一个人在我身边,这一切都只有你一个人看见,我想你心里比谁都清楚。”栾汐茉说完,眼中那道眸光骤然间变得更加阴冷了。人群看着她眼中那道冷光,竟是不自觉地打了一个冷颤,这个三小姐,怎么看起…

“小姐,你说你是被人推下山崖的,那你有什么证据?那你又说说看,究竟是谁将你推下山崖的?”雪伶慌了,额头上的大汗竟是涔涔直下。

“我究竟是被谁推下山崖的,你是我的贴身丫环,是跟着我陪嫁过去的,而你又一直跟在我的身边,在我晕过去之后,同样也只有你一个人在我身边,这一切都只有你一个人看见,我想你心里比谁都清楚。”栾汐茉说完,眼中那道眸光骤然间变得更加阴冷了。

人群看着她眼中那道冷光,竟是不自觉地打了一个冷颤,这个三小姐,怎么看起来突然间变得如此阴冷,身上好像还有一股肃杀之气,让人觉得浑身不自在。

雪伶浑身也不由得一僵,心里也有些惊诧她怎么会突然间变得如此有气势,让得她的身子再次一阵哆嗦。

栾汐茉满意地一笑,忽然看了一眼一直在旁边默言不语的栾晟鼎,勾唇一笑道:“父亲,母亲,你们现在也都看到了,女儿我从小就性情懦弱,贪生怕死,根本就是连跳崖的勇气都没有。就算真的想寻死,为什么我偏偏要选择跳崖这一方式,而不是上吊?喝毒药?咬舌?或是撞墙?而女儿刚才也说过了,女儿的身边自始至终只有雪伶一个人在陪着,而她在女儿掉崖之后,又偷偷回了栾家。女儿真不知道这丫头究竟受谁的指使,刻意诬陷和谋害我,把我推下了山崖,女儿在此希望父亲和母亲明察秋毫,替我做主,惩治这个丫头。”

雪伶很快就被气急了,她实在是有些怀疑,过去那个胆小怯懦,就算被人欺辱了也都连屁都不敢放一个的三小姐,怎么会突然间变得如此胆大,无畏无惧,竟然还要让老爷惩罚她?

栾夫人的脸色也都气青了,总是觉得,今天的栾汐茉,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人群也同样惊诧万分,都想不到形势竟然会转变得这么快,这个三小姐,刚刚脸皮还那么厚,没想到这么快就在道理上占据了上风,让得人人心中都惊叹万分。

“小姐,你可要想清楚了,奴婢从小就跟在你的身边,对你忠心耿耿,从来就没有做出什么违逆你的事情来。可是你今天竟说奴婢诬陷你,还说是奴婢将你推下山崖的,这真是冤枉啊!”

雪伶又急又怒,马上就跳起脚来,指着栾汐茉,竭力为自己脱罪。

“嗯,雪伶,你也要记着了,刚才我回来的时候,你不是说过是你错了吗?你不是说过要骂要罚,就全怪在你身上吗?为何现在要罚你,你又急得跳脚了?”栾汐茉脸上挂着一抹冷冽的笑意。

“父亲,母亲,女儿我虽然是栾家的废材,但到底还是栾家的人,身上流着的是栾家的血液,因而代表的就是栾家的脸面,而我栾家这个大家族,岂容得一个小丫头肆意诬陷,今日若是不杖毙她,别人就会以为我们栾家的人很好欺负,而父亲和母亲的面子,还有栾家的面子,就不知往哪搁了,此事,还请父亲和母亲明察秋毫!”

栾汐茉又转头看着栾晟鼎和栾夫人,义正辞严地说道。

这个雪伶,本来就是栾夫人安排在她身边的爪牙,一直都在暗中帮着栾夫人为非作歹,做尽坏事。

而刚才从她出现开始,她也是积极配合着栾夫人,然后又按照她的眼神指示去演戏的,所以今天若是不狠狠地整死她,栾夫人以及栾家的其他人,都会以为她是很好欺负的。

人群听着她这一番话,再次发出了一阵议论之声,人人都觉得她太高看自己了,她不过是栾家的一个废材而已,就一口将个人的事情上升到整个家族的面子,还让家主替她出面摆平此事,就凭她,怎么能代表得了栾家的脸面呢?怎么能让家主替她出面?

此事就连栾晟鼎,也有些诧异她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然而还没等栾晟鼎发话,雪伶就已经气得快要疯了,着急地说道:“小姐,奴婢是说过要任你骂任你罚,但是你想想,奴婢要是死了,谁还服侍你?”

“你这种不忠不义,谋害主子性命的奴婢,谁还愿意要你服侍?”栾汐茉根本就懒得看她一眼,面色更加冷漠。

栾晟鼎看到这里,终于作出了一个决定:“来人,拖下去吧,杖毙。”

立刻就有几名身材结实的护卫从人群里跨步而出,一把钳住了雪伶的身子,要将她拖走。

第一章

2021-02-24

第一章

2021-02-24

第二章

2021-02-24

第二章

2021-02-24

第三章

2021-02-24

第三章

2021-02-24

第四章

2021-02-24

书评(279)

我要评论
  • “是!&们听令

    “是!”护卫们听令,掉头就向着栾汐茉逃跑的方向追去。

  • 看到压&着自己

    只是男子虽然长得很俊美,可当他看到压在自己身上的人终于瞪眼看着自己时,那一双漆黑的眸子里,立刻就散发出一抹冷冽幽深的杀气,令人看了不寒而粟。

  • 宸终于&他身上

    “三!”此时,君炎宸终于喊出了最后一声,可是栾汐茉却依旧死死地压在他身上。

  • &栾汐茉

    望着这个凶神恶煞的男人被毒尾蜂围攻,栾汐茉又挑了挑眉,顺手摘走了旁边一枚正成熟的野果,然后吞下了肚子,迅速逃逸。

  • 着刚刚&声地发

    “你们这帮蠢货,立刻去给本王把那个女人给追回来!”身后,君炎宸气得呲牙咧嘴,大声地对着刚刚闻讯赶来的护卫们大声地发号施令。

  • 爷把那&,王爷

    所以他们若是不替王爷把那个女人追回来,王爷一旦怪罪下来,他们一定都得人头落地。

  • 可是她&看到她

    可是她不知道的是,身后那正被毒尾蜂围攻得满地打滚的君炎宸,在看到她竟然摘走了他守候了七天七夜的千年净莲果时,竟是气得气血翻涌,差点就晕了过去。

  • 究竟是&,竟然

    栾汐茉不禁纳闷了,究竟是什么人,竟然在她耳边这么叫骂她的?

  • 时候,&一窝毒

    只是,就在他想要紧跟着跳进来的时候,一窝毒尾蜂突然从头顶上掉落,刚好砸中了他的头顶。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