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提供更多爆宠邪妃:天才庶小姐第三章的全文深度阅读,望着雪伶哭得肝肠寸断,人群中的人登时又是一阵窃窃私语,说什么这个三小姐真的是混蛋,那就跳下悬崖了,那就索性死了算了,干吗就要回去,她在栾家只...“雪伶,你这小丫头到底在胡言乱语一些什么?汐茉因受不了刺激去跳崖,本来就已经受了惊吓了,哪里还受得了你在这里哭哭啼啼,拉拉扯扯的?”又是一道熟悉的声音在人群里响起。。...

看着雪伶哭得肝肠寸断,人群中的人顿时又是一阵窃窃私语,说什么这个三小姐实在是该死,既然跳崖了,那就干脆死了算了,干吗又要回来,她在栾家只不过是一个废物而已,而在封家也成了寡妇,回来了让人看着也不养眼,还不如死了更好。

“雪伶,你这小丫头到底在胡言乱语一些什么?汐茉因受不了刺激去跳崖,本来就已经受了惊吓了,哪里还受得了你在这里哭哭啼啼,拉拉扯扯的?”又是一道熟悉的声音在人群里响起。

说话之人,正是栾家家主府的正室,栾夫人,也就是栾汐茉的嫡母。

此刻,她就站在人群中,笑容可亲,然而那双闪着幽深光芒的眼眸,在看着栾汐茉的时候,竟是带着一抹令人看不透的寒意。

“夫人,小姐她只是一时想不通才会去跳崖的,奴婢只是担心她而已,奴婢并没有胡言乱语,夫人,你为人宽容大度,千万不要因此责怪奴婢……”雪伶有些手足无措,急得不知如何是好。

“你这丫头又胡说什么了?我哪里会责怪你?汐茉这孩子虽然不是我亲生的,但却是我一手拉扯大的,她一时想不通去跳崖,其是我这个做母亲的失职,哪能怪你呢?”栾夫人的脸上再次流露出了一丝和蔼的笑容,雪伶看了,稍稍宽了心。

“夫人宽容大度,奴婢在此替小姐谢过夫人。”雪伶又十分恭敬地说道。

栾夫人看了她一眼,便是不再理会,而是把目光转到了栾汐茉的身上。

“汐茉,你这孩子既然跳崖了还能活着回来,母亲也就用不着替你担心了。现在就听老爷的话,跟雪伶一起回府吧,一会儿,封家会派人来接你的。”栾夫人脸上又堆起了一抹虚伪的笑容,让得栾汐茉不着痕迹地嘲笑了一声。

“母亲,我这次跳崖,本来是该死的,可是我竟然活着回来了,难道你的心里就不失望吗?”栾汐茉望着她脸上那抹虚伪的笑容,语气阴寒地问道。

栾夫人浑身不由得一震,不知道她究竟想要表达一些什么。

“不知母亲刚才在和雪伶说话的时候,为何总是口口声声说我是自己主动跳崖的,而不是说我是被人丢下去的?难道你们就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吗?难道你们亲眼看到我自己去跳崖了吗?”栾汐嘴唇边沾染了一丝杀气,目光有些咄咄逼人。

“汐茉,母亲不是这个意思,母亲只是替你担心而已。”栾夫人颤声道,袖袍底下的拳头,竟是紧紧地握了起来。

抬眸看向栾汐茉的眸子,那幽深的瞳孔里,正散发出一股冷冽的杀气,让得她一时有一种错觉,以为自己看错了人。

“既然母亲不是这个意思,那么在大庭广众之下就不要一口咬定自家女儿因受不了刺激,而主动去跳崖。否则的话,别人都会以为我们栾家的人性子都很懦弱,受了一点儿小刺激都会自动去送死,而瞧不起我们栾家的人。”栾汐茉再次阴笑道。

栾夫人的脸色禁不住一白,原本满是笑容的脸上瞬间僵滞,一时有些哑口无言。

栾汐茉没有再对周围人予以理会,转身便要跨步走进大门。

却不想,雪伶却是一把抓住了她的手,哭丧着脸说道:“哎哟,我的小姐哟,你不会是因为跳了一次崖,脑子都傻了吧?夫人处处维护栾家的面子,维护你的面子,你怎么能跟她说出这样的话来呢?”

栾汐茉看了她一眼,眉毛轻挑,她都不打算跟她计较了,可是这小丫头却是死活不肯放过她,偏要把她往死里整,不愧是栾夫人安排在她身边的狗腿子,跟她演戏都如此配合。

可她毕竟是活了两世的人了,哪能由得着这些人在她头上作威作福,既然她们如此不仁不义,那也休怪她不客气!

“父亲,有一些话我不知道当说不当说。”栾汐茉眸子里闪烁着冷冽的光芒,目光落向了一旁的栾晟鼎身上。

“你说吧。”栾晟鼎虽然对她厌恶至极,但是此刻,在大庭广众之下,他并不想失去一家之主的风范,还是点头应允。

“父亲,女儿我以前一直都是胆小懦弱,贪生怕死的,你说像我这种性格的人,有勇气去跳崖寻死吗?世上寻死的方法有千千万万条,你说女儿我若是真的要去寻死,为什么非要选择去跳崖?而不是上吊,喝毒药,咬舌,或是撞墙?”栾汐茉继续冷漠地开口说道,“今天的事情,我希望父亲能明辨是非,我想说有些人就是不要脸,想要对付我,想要我死,至于是谁,父亲用脑子想一想便知道了。”

第一章

2021-02-24

第一章

2021-02-24

第二章

2021-02-24

第二章

2021-02-24

第三章

2021-02-24

第三章

2021-02-24

第四章

2021-02-24

书评(363)

我要评论
  • 正被毒&竟是气

    可是她不知道的是,身后那正被毒尾蜂围攻得满地打滚的君炎宸,在看到她竟然摘走了他守候了七天七夜的千年净莲果时,竟是气得气血翻涌,差点就晕了过去。

  • 却是已&了过来

    可是,栾汐茉却是已经从大脑短路中反应了过来,立刻就像一根弹簧一样,从他身上弹跳开了。

  • 就在他&想要紧

    只是,就在他想要紧跟着跳进来的时候,一窝毒尾蜂突然从头顶上掉落,刚好砸中了他的头顶。

  • 追回来&一旦怪

    所以他们若是不替王爷把那个女人追回来,王爷一旦怪罪下来,他们一定都得人头落地。

  • 二十一&在执行

    她,栾汐茉,二十一世纪华夏国的一名地下雇佣兵,因在执行任务时组织内出了叛徒,被人踢下了山崖。

  • 这帮蠢&声地对

    “你们这帮蠢货,立刻去给本王把那个女人给追回来!”身后,君炎宸气得呲牙咧嘴,大声地对着刚刚闻讯赶来的护卫们大声地发号施令。

  • 们听令&方向追

    “是!”护卫们听令,掉头就向着栾汐茉逃跑的方向追去。

  • 界另外&内。

    没想到,掉崖之后,她的灵魂竟然穿越了时空,进入到了异世界另外一个同样被人推下山崖的少女身体内。

  • “一!&宸一边

    “一!”君炎宸一边暗中运气,一边咬牙切齿地喊出了第一声。

  • 的气息&脑足足

    就在他连续喊出了两声之后,栾汐茉忽然感到了一股极其危险的气息扑面而来,终于在大脑足足短路了几秒钟之后,她一下子就醒悟过来了,莫非她穿越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