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见五千万的赌注,温经理冷汗连声,的话赢了还得,要不然输了的话,布喜娅玛拉废拆了他的骨头不可以。“经理,安心吧,所有的马屁我都下了巴豆,各个腿软的都站不出来。”“你确认吗“经理,放心吧,所有的马屁我都下了巴豆,各个腿软的都站不起来。”。...

看到五千万的赌注,温经理冷汗连连,如果赢了还要,要是输了的话,东哥废拆了他的骨头不可。

“经理,放心吧,所有的马屁我都下了巴豆,各个腿软的都站不起来。”

“你确定吗?这要是输了,东哥会宰了我们的。”

“放心吧,要是我亲自下的,而且是三倍的量。”

听到这话,温经理的嘴角露出了邪魅的笑容,不过为了安全起见他还是亲自巡查了一遍,看到马栏里拉的惊天动地的马屁,温经理呕吐连连的跑了出来。

“先生,请做出你的选择吧。”服务员一脸阴笑的走过来说道。

“我要进马栏里选择。”肖央淡淡道。

服务员一听愣住了,但最好还是点头答应,一进马栏肖央下一秒如闪电般退了出来,跑到空旷地猛吸几口气。

如今的马栏已经变成了厕所,满地的马粪,臭气足以将人熏死,肖央知道这是山庄动的手脚,目的就是让他输,不过如果这点麻烦都解决不了,肖央就不是兽医了。

但是一闻到那浓浓的恶臭味,肖央着实不敢在走进马栏,感受到肖央的目光,服务员也是频频摇头,一副打死我也不进去的意思。

“你们还真是阴毒啊!”肖央冷冷道。

“先生,拉肚子天经地义,这怎么能怪我们呢。”服务员冷笑道。

肖央不在跟他争辩,偷偷给自己扎了两针等失去了嗅觉,肖央这才重新走进了马栏。

“尼玛,这群王八蛋到底有多狠,肠子都拉出来了。”

“我的乖乖,这个竟然都拉死了。”

看到不断呻吟的马屁,肖央于心不忍急忙给他们治疗起来,十分钟之后,肖央牵了一匹病恹恹几乎要嗝屁的马匹走了出来。

赛场上,看到肖央所选的马屁,众人都纷纷叫嚷这,认为肖央肯定是跟山庄合伙欺骗他们,刚才比赛都是做给他们看的。

“退钱,我们不赌了,这小子分明是在阴我们。”

“这个混蛋还真是卑鄙啊,竟然勾结黑龙山庄陷害我们。”

看到众人纷纷要退出比赛,山庄的人可不乐意了,那可是三千万啊,怎么能让他们跑了呢。

“你们可不要后悔啊,退了,可就丧失一起发财的机会了。”肖央玩味道。

“后悔你大爷,跟你赌我们才后悔。”

“赶紧退钱,我们可不会上你的当。”

“他妈的,不退钱信不信我宰了你。”

众人的退钱的态度很强烈,肖央无奈摇头,最后自己拿出三千万补上之后,山庄这才把赌资退还给了他们。

当看到山庄牵出烈风的时候,众人顿时无比庆幸,幸亏撤的快要不然肯定输定了。

“烈风,这可是上个月的世界冠军啊!”

“山庄竟然把镇庄之宝牵出来了,这小子输定了。”

“幸亏撤的快啊,要不然就血本无归了。”

但肖央确实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依然坐在自己马屁的面前进行着按摩,这匹马身患隐疾,山庄已经做好了宰杀的准备,但肖央却清楚,此马可是难得一见的宝马,就是因为性子烈,所以才不敢受辱选择绝食,以至于身体无比的虚弱。

“兄弟,吃饱喝足才有力气,你要是赢了我就把你送回山林里。”肖央自言自语起来,但原本竟然萎靡的马儿,眼睛瞬间一亮,垂下的头颅瞬间抬了起来,仿佛听懂了肖央的话一般。

“好马通灵性,果真如此。”肖央呢喃了一句,转身对着服务员说道:“给它弄点吃的。”

服务员楞了一下,转身看了一眼温经理,在得到示意后这才匆匆离开。

不多时,上好的马饲料被端了上来,肖央等马儿吃完了之后,又开始长达半小时的按摩。

不过,众人谁都没有粗崔,毕竟肖央的按摩已经震撼了他们两次,这一次是否能在闯奇迹谁都无法预测。

“经理,这小子可是兽医,不会把马治疗好了吧。”

“这匹马不听训,身上隐疾很多,又加上绝食多日,你以为按摩一下就能好了吗,就算好了,有怎能跟烈风相比。”

如果是拉稀,温经理兴许会有些慌乱,但是这匹马他却是十分的有信心。

台上议论,台下也是议论纷纷。

“我感觉很悬,这马离死不远了,肯定输。”

“这马群我知道,不听驯服,没少遭毒打。”

“管他呢,反正输的不是我们的钱。”

就在众人议论纷纷的时候,肖央终于站起了身。

“可以开始了。”

看到肖央说话,服务员急忙把两匹马拉上了赛道。在裁判员的一声令下之后,比赛正式开始。

两匹马冲出马栏,一开始齐头并进都会都没有占半分便宜。这一幕的出现让温经理霍然起身,脸上阴晴不定,双眸中更是深情复杂。

“快速通知狼哥前来。”温经理叮嘱一名手下说道。

看到悄悄离去的服务员,肖央的嘴角露出一抹邪笑,等的就是这一刻。

赛场上两匹马你来我往,竞争十分的激烈,台下的观众更是屏住呼吸,精神紧绷,目不转睛的看着赛场的情况。

“烈风输了,世界冠军的烈风竟然输给了病恹恹的破马。”

“怎么可能,这太让人意外了,烈风竟然输了。”

“我恨啊,错失了一次发财的机会。”

在最后的关头,肖央的宝马以些许的优势取得了胜利,看到这个结果肖央深舒了一口气,温经理却是直接瘫坐在座位上,脸色煞白,身体抽搐不已。

“温经理,给钱吧!”肖央冷笑道。

温经理这才缓过神来,但是一亿五千万,打死他也拿不出来啊!但如果拒接的话,那以后就没人来此赌马了。

“资金太多,需要一些时间,请你跟我道贵宾室休息等待一下。”温经理只能拖延时间,只要狼哥一来那事情就好办多了。

“各位,你们稍等一下,等我拿了钱,给你们分红啊!”说完,肖央跟随温经理离开了舞台。

众人顿时欢呼,但是温经理却是叫苦不迭,肖央这句话彻底把观众留了下来,狼哥来了就算想使手段,恐怕也不容易。

书评(485)

我要评论
  • 关系了&,随后

    “你给我闭嘴,你我之间再也没有关系了。”孙可儿怒斥了肖央一声,随后挽着男子的手臂,小鸟依人的离开了这里。

  • 以任何&任何的

    “第三“乙方,不得以任何理由骚扰甲方,更不能对甲方产生任何的亵渎想法。”

  • &得侵犯

    “第二“没有甲方的同意,男方禁止跟女方说话,更不得侵犯女方。”

  • 蚊足,&。

    “真的,不信你可以找人验证一下。”肖央一脸的尴色,声如蚊足,时不时打量着周围人群,看到众人无任何波澜之后,这才舒了一口气。

  • 点。”&去。

    “你先去买件像样的衣服衣服,下午按照这个地址来找我,记住一定要穿的体面一点。”说完,冷千雪面无表情的离去。

  • 的男朋&来打扰

    “还有我已经找到新的男朋友了,他是上市公司的少爷,人帅又多金还给我买了很多奢侈品,你可以说我拜金,但我就是喜欢这样的生活,你以后别再来打扰我了。”孙可儿一脸寒霜的说道。

  • 犹如亘&古不变

    “你当真阳痿?”女子冷言,面目犹如亘古不变的寒冰,让人感到入骨的寒意。

  • 上,而&他身上

    肖央有信心在接下来的两年之内把冷千雪搞到床上,而且把家族那些混蛋在他身上做的按的罪名给甩掉。

  • 进行挽&。

    就在肖央准备进行挽留的时候,一个西装革履带着绿水鬼手表的斯文男子快速的走了过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