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驴跟馬时间赛跑,这但是从来没有会出现过的事情,并且就连三岁小孩子都明白,驴永远是都不可能会跑赢马的,但肖央却明明反其道而行。“先生,你确认吗,那但是一头山庄托运东西的驴子,“先生,你确定吗,那可是一头山庄托运东西的驴子,可不是马。”服务员嘴角抽了抽,问道。。...

用驴跟馬赛跑,这可是从未出现过的事情,而且就连三岁小孩子都知道,驴永远都不可能跑赢马的,但肖央却偏偏反其道而行。

“先生,你确定吗,那可是一头山庄托运东西的驴子,可不是马。”服务员嘴角抽了抽,问道。

毕竟肖央一看就是一个小白,分不清马和驴纯属正常,但山庄这样赢的话就显的胜之不武了,所以还是出言提醒了一下。

肖央莞尔,指了指屏幕上的驴子说道:“我知道是驴子,把他牵过来吧。”

看到肖央给出了肯定答案,服务员心中大喜,急忙命人跑去牵马,不对,是牵驴。

“不要拦着我,我要打死这个装逼的混蛋,这不是找死吗。”

“老子受不了了,我要拖鞋抽死这个嚣张的小子。”

“驴子要是能赢,我他妈也去吃屎,真是一个二逼啊!”

几分钟不到,驴子就被牵道了肖央的面前,肖央围绕驴子转了一圈,随后在其身上不停的揉捏起来。

在肖央的按摩之下,驴子发出舒爽的声音,往地上一趟任由肖央摆布。这一幕让众人纷纷咂舌。

“这小子该不是是个兽医吧,这驴子被他收拾的服服帖帖的。”

“兽医又能怎么样,这可是驴子,怎么可能会赢。”

众人一边议论,一边看着肖央在割驴子按摩,尤其看到那根红长的驴鞭,众人都不由得舔舔嘴唇。

肖央可不是简单的按摩而已,在双手抚摸驴子的瞬间,手中的银针在快速的刺激着驴子的穴道,肖央不仅能给人看病,同样也可以给动物看病,被称为兽医也不为过。

“我靠,你打算按到什么时候,赶紧开始吧。”

“别想磨蹭时间,你就是把驴按死也不会赢的。”

“小子,赶紧开始吧,这位仁兄等着吃屎呢。”

在众人的催促中,服务员也有些等不下去了,于是开口说道:“先生,可以开始了吗?”

“那就开始吧!”肖央起身说道。

“不知,赌注多少!”

“刚才的全压上。”

“什么!”

此话一出,众人杀人的心都有了,一千万,竟然拿一千万去让驴子和马比赛,这种令人发指的行为已经不能用败家来形容了。

如此的二逼行为,让众人愤怒不已,见过傻子可没见过傻到骨子里去的,这跟给别人送钱有什么区别。

对于肖央的败家行为,很多人都感到万分愤慨,几个年纪稍大的男子都气昏了过去,不过山庄的人却时乐开了花。

“我宣布比赛现在开始。”裁判员用着公鸭般的沙哑声音喊道。

马栏打开,骏马如迅捷的猎豹飞驰而出,而肖央的小毛驴在原地踏步完全跟没事人一样。

“哈哈哈,我就知道会是这样,这小子完蛋了。”

“一千万啊,算是被这混蛋给糟蹋了。”

众人咬牙切齿,被肖央的愚蠢行为气的七窍生烟,但山庄的人却狂喜不止,有几个滚在地上打起了滚。

肖央冷冷一笑,冲着驴子喊道:“再不跑,老子切了你的驴鞭。”

驴子仿佛听懂了肖央的话一般,嘶鸣一声,蹶子一尥,犹如屁股着火一般飞驰而去。

“上帝啊,这是头神驴吗,他竟然赢了。”

“赢了,驴子竟然赢了,而且马匹才跑了一般。”

“这驴子屁股没着火啊,怎么跟小火箭似的,嗖嗖的。”

看到这一幕,山庄管理者直接从座位上掉落了下来,双目大睁跟见了鬼一般,驴子赢了马,这不是扯淡吗。

“经理,这小子不一般啊,要不要把烈风牵出来。”此时一名服务员急忙搀扶起温经理说道。

烈风,山庄最好的马匹,在国际上获得了无数的大奖,上个月刚刚拿到了世界马赛的总冠军,是山庄的镇庄之宝,只有才最需要的时候才会亮相,不过山庄成立几年来还没有让烈风出马过。

“不用,这小子或许是运气好而已,而且他不一定会继续比赛。”温经理冷冷道。

此时的整个马场鸦雀无声,众人在深深的震撼中无法回神,这一幕彻底颠覆了他们的世界观,这个结果就等于耗子把猫给办了,而且还生出了崽。

“带我去拿钱吧!”肖央笑道。

服务员点点头,一脸苦涩的上前领路。

观众席上,就在肖央离开舞台几分钟之后,众人这才缓过神来。

“小子,你该履行你的诺言了。”观众台上,一名黝黑魁梧的壮汉,对着身边的男子说道。

“什么诺言,我说什么了?”

“赢了你就吃屎啊!”

听到这话男子脸色一沉,表情变的凶狠起来,但是看到黝黑壮汉和身后举起拳头的众人,男子都市怂了。

“能不能给我一瓶老干妈伴着吃。”男子苦逼道。

“可以,兄弟你去拉屎,你去买老干妈!”

“我去拉吧,最近闹肚子,忍不住了。”

听到这话,吃屎男两眼一黑昏了过去,这一幕引得众人哈哈哈大笑。

就在众人以为比赛已经结束,准备离席的时候,肖央带着服务员再一次的折返了回来。

肖央今天的目的很明显,就是让耗子走投无路,赌马场是耗子最大的经济来源,如果把这个给干掉了,耗子非气死不可,而且有方市长在耗子又不能那他怎么样。

他要让耗子看到金钱丢失和众叛亲离的滋味,耗子给他的他要十倍偿还不可。

“各位,我的技术大家都看到了,有没有想跟我一起发财的啊。”肖央晃了晃手中的卡笑道。

“看你兽医的份上,我愿意。”

“这位兄弟一看就不是简单人物,大家跟着他一起发财吧。”

“难道碰到今天这样的事情,就算输了我也心甘,兄弟我支持你。”

在肖央的号召之下,众人开始纷纷凑钱给肖央,而山庄这边吩咐把烈风带出来,同时对其他马匹开始动手脚,无论如何也不能让肖央迎了。

半小时之后,聚拢了近三千万的资金,而肖央又拿出了赢来的两千万,而且出于必胜的心里,山庄竟然给出了一比五的优待,如果赢了那可就是一亿五千万。

书评(108)

我要评论
  • &。

    为了应付父母的逼婚,冷千羽不得不寻觅一男士跟她假结婚,虽然担心对方会假戏真做,但是面对父母那边的压力,冷千雪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 市公司&我了。

    “还有我已经找到新的男朋友了,他是上市公司的少爷,人帅又多金还给我买了很多奢侈品,你可以说我拜金,但我就是喜欢这样的生活,你以后别再来打扰我了。”孙可儿一脸寒霜的说道。

  • 子我过&”

    “肖央,你就死了这份心吧,跟你这么久我得到了什么。”“你看看人家女孩哪一个不是穿金戴银,名牌包包满身挂,而我呢,天天跟你吃馒头就咸菜一身地摊货,这种苦逼的日子我过够了。”

  • “这个&以老爷

    “这个是真是假我无法帮你证明,其他人也是一样,所以老爷子才给你三年的时间。”

  • 犹如亘&的寒冰

    “你当真阳痿?”女子冷言,面目犹如亘古不变的寒冰,让人感到入骨的寒意。

  • 的离开&了这里

    “你给我闭嘴,你我之间再也没有关系了。”孙可儿怒斥了肖央一声,随后挽着男子的手臂,小鸟依人的离开了这里。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