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央而已留下的危胁的话,并也没借助于方市长的威视而对耗子他们导致任何造成伤害。离开了包房,肖央一路无话,耗子的背叛让他有些无法选择接受,但是两人感情并也不是很深,但心里难免会有些离开包房,肖央一路无话,耗子的背叛让他有些难以接受,虽然两人感情并不是很深,但心里难免有些哀痛。。...

肖央只是留下威胁的话,并没有借助方市长的威视而对耗子他们造成任何伤害。

离开包房,肖央一路无话,耗子的背叛让他有些难以接受,虽然两人感情并不是很深,但心里难免有些哀痛。

冷家府邸。

“你个狗东西,我早就知道你就是一个丧门星。你给我滚,立马给我滚。”

“你竟然打了孙管家,你这不是把我们冷家往火坑里推吗?”

“还有,你以为你是谁?你要是不清楚,我就告诉你,你就是一个废物,一个星期干掉东哥,你算什么东西,你有这个资格吗?”

在得知刚才发生的事情之后,冷母手指肖央破口大骂,有一个废物女婿已经够丢人了,而且这个废物女婿还如此的惹是生非。

冷峻因肖央被打入院,现在有莫名的给冷家招来两个强大的敌人,短短一天的时间,肖央近乎把冷家推进了万丈深渊。

“妈,你能不能少数两句,肖央这么做还不都是为了保护我。”

“如果没有肖央,我恐怕早就成了蒋少爷和孙管家的玩物了。”

“肖央如今被兄弟背叛他已经够难受的了,你能不能安静一点。”

看到母亲的喋喋不休,和肖央的沉默不语,冷千雪再也忍受不住了。

虽然肖央跟他只是合约关系,当肖央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她,冷千雪就算再冰冷,此刻也开始融化了。

“你个死丫头,你现在还袒护这个混蛋,你是不是脑袋进水了。”

“你不管,我也不管了,就等着冷家灭亡吧。”

“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我不想活了。”

冷母坐在地上像个泼妇一样不断的撒泼,冷千雪黛眉紧蹙一脸的无奈,肖央也是脸色阴沉,冷眸中充满了复杂的神色。

“跟我回屋。”冷千雪一把拉住肖央粗壮嫩滑的手臂,就往卧室走去。留下冷母一个人在客厅。

看到没人搭理自己,冷母冷哼一声,一脸幽怨的走出了家门。

房间内。

“你不用自责,你做的都是对的,老妈是有点不讲理,请你不要生气。”冷千雪红唇微起,说道。

“我没有生气,我是在想东哥他们的事情。”肖央莞尔道。

看到肖央苦涩的笑容,冷千雪心中很不是滋味:“你我只是一纸合约,要不是我你也不会得罪他们,现在木已成舟,我会给你一笔钱,送你离开安城。”

肖央心中一颤,用着温和的目光看着冷千雪那绝美的容颜,在这么危险的时刻,冷千雪不但没有责怪她,反而还为他着想,这一点让肖央十分的敢动。

肖央笑了笑,说道:“不用担心,对付这些混蛋我还是有办法的,我出去一下,你早点休息吧。”

还没等冷千雪开口,肖央已经离开了房间。

某公园的一处僻静的凉亭,肖央端坐在哪里,手里叼着一根香烟。

此时不远处一个黑色的身形犹如闪电一般,在树林中快速的穿梭者,远在百米之外的黑影在一个三个呼吸之后,悄然来到了肖央的面前。

“王,不知召见属下有何要事!”来者一身黑衣,全身包裹的密不透风,仅露出一双深邃冰冷的眼睛,此时跪在肖央面前。

“无需多问,跟我来便是。”丢下烟蒂,肖央转身离开,黑衣人急忙瞬间消失不见。

郊外,黑龙山庄。

这里是东哥的一处产业,表面上是一个度假休闲的山庄,其实是一个赌博圣地,不过这里赌的不是牌,而是马。

此时在山庄的操场上是人声鼎沸,所有人看着赛场上的四匹骏马不停的嘶吼着。

“这位先生,要不要玩两把,马任你选。”此时一名服务员一脸媚笑的走来过来。

“带我五看看!”

比赛的规则很简单,在众多的马匹之中,客人可以任选两个,而山庄的人同样选择两个,四匹马进行比较,四匹马可以同时比赛,也可以一对一。

“就他们两个了。”肖央在两个雄壮高大的马匹之前拍乐拍说道。

“没问题。”服务员眼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邪笑,随后牵出了两只马匹。

十分钟以后,终于轮到了肖央开始竞赛,但众人看到肖央所选马匹的时候,都发出了不屑的讥讽之声。

“我擦,这是谁选的马,真他妈的太没眼光了。”

“这两匹看着俊美高大,其实是外强中干的,这小子算是输定了。”

“真是瞎了眼了,这不是找输吗!”

就在众人,谩骂不已的时候后,屏幕上的赌注让他们倒吸一口凉气。

“我擦,五百万,这小子竟然下了五百万。”

“对方是二逼吧,这不是再给山庄送钱吗!”

“败家子啊,要是我儿子,我非打死他不可。”

面对众人的谩骂,肖央充耳不闻,而是在两匹骏马身上摸索了一边,随后点头表示可以开始。

在裁判的一声令下之后,比赛正式开始,四匹骏马如离弦之箭一般快速的狂奔而出。

结果正如众人所预料的一样,肖央的两匹马出于劣势,跟前者相差很大的距离。

“这小子输定了,五百万算是打水漂了。”

“这小子要是不输,我就去吃大便。”

“真是家门不幸啊,竟然出现一个败家子。”

面对众人的腹诽,肖央吹了一下口哨,下一刻不可思议的一幕发生了,看的众人目瞪口呆。

只见肖央的两匹骏马,跟吃了兴奋剂一样,瞬间加速,不但反超,而且还把对手远远的抛在了身后。

“这,这怎么可能,他怎能可能会赢,这可是山庄最差劲的几匹马。”

“我的眼没花吧,这小子竟然用两个废物马匹赢的了比赛。”

“完犊子,我要去吃大便去了。”

这个结果让人大跌眼镜,就连山庄的人员都感到匪夷所思,这两匹马中看不中用,是用来套路小白的,但结果却赢了。

“先生,请跟我去拿奖金。”服务员说道。

“不急,我还要继续,把那个给我牵过来。”肖央指了指屏幕上的一头小毛驴说道。

“我靠,这小子疯了,选头驴来比赛。”

“这小子眼睛有问题吧,看不出来那是一头驴吗。”

“这个混蛋要是还能赢,我就真的去吃屎。”

肖央这一次的举动,让众人再一次的震惊无比,而且隐约间感觉蛋蛋都快被震碎了。

书评(158)

我要评论
  • 冷千雪&一下,

    冷千雪把一份文件推到了肖央的面前,冷冷道:“你看一下,如果可以就签字。”

  • 众,智&底击垮

    身为肖家的子孙必须能力出众,智商超标,基因强大,这样才能孕育出更强的后代,这样才能保证肖家长久不衰,其他族人跟肖央比起来都显得逊色不少,但是一个致命的缺点彻底击垮了肖央。

  • 家的大&却遭受

    女子名为冷千雪,冷家的大小姐,同时也是冷氏企业的总裁,但是如此优秀的女人却遭受着别父母逼婚的尴尬境地。

  • &的时间

    “这个是真是假我无法帮你证明,其他人也是一样,所以老爷子才给你三年的时间。”

  • &想法也

    冷千雪却是看上了肖央阳痿这一点,就算这个家伙对他有不良想法也做不出实质上的伤害。打量肖央几秒钟以后。

  • &能对甲

    “第三“乙方,不得以任何理由骚扰甲方,更不能对甲方产生任何的亵渎想法。”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