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见狼哥贪婪的欲望的目光,和歹毒的表情,肖央大惊,这个混蛋居然敢要造成伤害他,他么就就怕耗子废了他吗?“狼哥,你敢伤我?你么就就怕东哥拾掇你吗?”“肖少爷,鸟为食亡鸟“但你更应该知道义比千金,你可要考虑清楚了,动了我,小心狼哥要了你的命。”肖央在说话的时候,偷偷的给东哥拨打了电话,并通过跟狼哥理论的时候,把信息传送给耗子。。...

看到狼哥贪婪的目光,和阴毒的表情,肖央大惊,这个混蛋竟然敢要伤害他,他难道就不怕耗子废了他吗?

“狼哥,你敢伤我?你难道就不怕东哥收拾你吗?”

“肖少爷,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的道理你不会不懂吧。”狼哥一脸的鄙夷之色,这可是五百万,他相信就算是耗子来了,也会跟他做同样的选择。

“但你更应该知道义比千金,你可要考虑清楚了,动了我,小心狼哥要了你的命。”肖央在说话的时候,偷偷的给东哥拨打了电话,并通过跟狼哥理论的时候,把信息传送给耗子。

“小子,少他妈的给我废话,我跟东哥的情义比你重的多。”狼哥冷哼一声,随后挥挥手,示意身后的兄弟动手。

肖央连连后退,几根银针出现在手心之中,如今东哥没来,只能凭借自己的能力自保了。

此时一个熟悉的声音,让肖央激动万分,这个声音在此时显的是那么的亲切。

“都给我住手。”

众人侧目,只见东哥龙行阔步,一脸怒气带着五十多名兄弟闯了进来。

“啪!”

未等狼哥开口,就挨了东哥的一巴掌,脸上火辣辣的痛感让狼哥直咧嘴。

“东哥,你为了这个废物竟然伤害我。”狼哥双目赤红,不甘的吼道。

“闭嘴,肖哥可是我的恩人,没有他就没有我的今天。”

“那都是以前的事情了,不就是几万块钱吗,还他不就行了,现在孙管家可是愿意出五百万要他的命。”

五百万!

听到这个数字,东哥一脸的惊愕,五百万这可是他好几年的收入啊,现在只要杀一人就能得到五百万,这太让人匪夷所思了。

“东哥是吧,只要你帮我废了这小子,我再加五百万。”看到东哥有些动容,孙虎阴笑道。

看到东哥犹豫的表情,肖央心中一颤,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果真是金钱能改变一个人的良知啊!但东哥的一句话,让肖央长舒了一口气。

“不好意思,肖哥对我恩重如山,我不能这么做。”

孙虎脸色一沉,倍感不悦,不过他就不相信天下没有不爱钱之人,就算不爱财,那对权利肯定抵抗不了。

“安城这地界着实小了一点,东哥在这里实在是有些屈才,如果你愿你跟我们蒋家合作,我相信省城的地下世界定会属你东哥。”孙虎继续糖衣炮弹的攻势。

“省城!”

听到这个名字,东哥一脸的向往之色,那可是他朝思夜想的地方,只可惜他的实力不足以染指那个地方,不过要是蒋家肯帮助,那真的很有希望。

“耗子,别听他的,他只是在利用你而已,还有,这些我也可以帮你做到。”看到耗子神色的变化,肖央忙不迭说道,如果再不劝住耗子,那他今晚真就别想走出这里了。

“哈哈哈,我没听错吧,一个废物竟然敢跟蒋家比较。”

“不行了,笑死我了,一个屌丝服务员竟然如此的大放厥词。你以为你是谁?”

“真是痴人说梦,在蒋家面前你连个屁都不是。”

对于肖央的话嗤之以鼻,看肖央目光便的更加鄙夷,轻蔑起来,肖央还真是大言不惭啊!

孙虎更是笑的前仰后合,不过脸上的伤痛让他不由得倒吸几口凉气,表情显得十分的怪异。

东哥虽然没有反应,但是心中却是一阵鄙夷,肖央虽是冷家的姑爷,但是说如此的大话,还真是不知羞耻啊!

“肖哥,我知道你的意思,但是我身后也有很多兄弟要我照顾,所以……”东哥虽没有说出那两个字,但是他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肖央脸色一沉,深情变的极其冰冷,一股滔天恨意瞬间弥漫开来,众人都忍不住打起了哆嗦。

“耗子,你竟然还背叛我。”肖央咬牙切齿的说道。

“少爷,做人可不能自私啊,我身后还有喝多兄弟要养活呢。”

“好,很好,你们给我等着,一星期之内,我定要宰了你们。”

肖央的话在一次引的众人的哂笑,就好像听道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一般。

“大言不惭,真是大言不惭啊,竟然说一周之内灭了东哥。”

“可笑,真是可笑啊,东哥一个脚趾头恐怕都能压死你。”

“这个逼装的绝对满分,可以也就是装装而已。”

“小子,你能不能活过今晚还未可知呢,还谈什么一周。”

东哥也是狂笑不止,肖央一个废物而已,就算成为了冷家的女婿又怎么样,冷家难道会为了一个废物跟他对抗不成。

“肖央,你未免也太看起自己了,以前的你或许有这个实力,如今你就是一个废物服务员而已。”

“就算走了狗屎运成了冷家姑爷又怎样,我告诉你,我东哥毫不在乎。”

“老二,送肖哥去阴间。”

东哥挥挥手,示意身后的兄弟送肖央最后一程。

肖央双目喷火,牙关紧咬,手中的银针又增添了许多,但对方人多势众,要想或者离开必须另想他发,肖央不由得把目光锁定在了孙虎的身上,那他做人质最合适不过。

“肖哥,有我在你伤害不了他。”识破肖央意图的东哥,急忙闪道孙虎的面前,一脸玩味的看着肖央。

肖央身体不断的后退并向窗户那边靠拢,不过东哥并没有阻拦,这可是顶楼,跳下去之后死路一条。

“东哥,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在我辖区杀人。”

东哥虎躯一颤,急忙回首,只见一群警察冲了进来,为首的正安城的市长方天正,站在他身边的乃是冷千雪。

在受到冷峻的电话以后,冷千雪就到处寻找肖央,在得知这里的情况之后,变急忙给方正天打了电话。

“老公你没事吧。你不用害怕,方市长在没人敢伤害你。”冷千雪道。

肖央点点头,看着面前这位,气宇轩昂,仪表非凡,充满上位者气息的方天正,心中大喜,随后目光锁定在了东哥的身上。

“你记住,一周内,你要是不死,我就跟你姓。”说完,肖央走到了冷千雪的身边。

方振天也没有把事情闹大,毕竟东哥的势力可不小,在达到目的之后,便带着肖央他们二人离开了。

书评(192)

我要评论
  • 耻辱的&意了,

    肖央当务之急就是找个小妞结婚,至于阳痿这个耻辱的帽子他是不在意了,毕竟这对他来说就是赤裸裸的陷害而已。

  • 是我保&幸福的

    “我知道这么久以来你受了很多的苦,但是我保证结婚以后你将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 嗡嗡嗡&随后就

    嗡嗡嗡……此刻一阵轰鸣声响起,随后就是一阵狂风肆虐,肖央瘦小的身躯在狂风中摇摆不定,下一刻一个老头从直升飞机上走了下来。

  • &他人员

    为了证明肖央不是阳痿,他必须在三年内结婚并孕育出子嗣,这样才能证明清白,只有这样才能得到家族的创业资金,和族内的其他人员争夺家主的位置。

  • 了,顺&个月五

    “老奴可没有这个胆子,只不过我想提醒少爷一下,距离三年期限没有多少了,顺便把这个月五亿生活费给你。”

  • ,不得&扰甲方

    “第三“乙方,不得以任何理由骚扰甲方,更不能对甲方产生任何的亵渎想法。”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