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管家的无情地拒绝,令肖央怒火万丈,也没家族的帮主,肖央一时间束手无策,望着病床上的冷峻,肖央内疚万分。“爸,真的对不起,这件事都是我好,令你伤了。”坐在病床前,“爸,对不起,这件事都是我不好,令你受伤了。”坐在病床前,肖央满脸愧色,不敢直视冷峻。。...

老管家的无情拒绝,令肖央怒火万丈,没有家族的帮主,肖央一时间束手无策,望着病床上的冷峻,肖央愧疚万分。

“爸,对不起,这件事都是我不好,令你受伤了。”坐在病床前,肖央满脸愧色,不敢直视冷峻。

对于这个女婿,冷峻是一万个不满意,但今天肖央的态度让冷峻改变了以往的看法,肖央对冷千雪的态度不是装出来的,那是发自内心的爱,招婿本就是对冷千雪的一次伤害,但肖央的真心让他得到些许安慰。

“这个不怪你,你能如此的守护千雪,我真的很高兴,只可惜蒋家势力庞大,我们冷家着实得罪不起。”冷峻一脸的无奈之色,双眸中充满了复杂的情绪。

“老爸,这个蒋家到底是何来头,如果只是商业伙伴,我们可以在寻其他的啊!”肖央问出了心中所获,因为冷骏对蒋家的忌惮有些抬不寻常了。

冷峻哀叹一声,眼光瞬间暗淡,精神也变得有些萎靡起来,看了看四周这才开口。

“如果是单纯的商业,我还不会如此的忌惮,自古官商一家,蒋家的后台就是省城的大领导,有这个庞大的靠山,任何企业都别想在蒋家面前翻身……”

通过冷峻的讲述,肖央已经基本了解了两家的情况,冷家有安城的领导守护着,而蒋家则是省级的领导袒护,官大一级压死人,面对如此的庞然大物冷家只有妥协的份。

“爸,你放心,这件事我会处理好的。”还没等冷峻回答,肖央便起身起来了。

“肖央,肖央……”冷峻大声呼喊,但无济于事,肖央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安城,锦兰酒店内。

“不识抬举的东西,老子一定要在了他,还有冷千雪那个小娘们,我一定要把她弄上床。”回到酒店之内的孙虎,怒火中烧,肖央的嚣张蛮狠让他心惊的同时又怒火万丈。

“孙管家,不知道是谁惹你发这么大的火啊,告诉我,我帮你宰了那个不长眼的东西。”狼哥出言说道。

听闻此言,孙虎心中大喜,如果除掉肖央这个绊脚石,那蒋少爷想要得到冷千雪就顺利的多了,不过这里可是安城,一旦事情败露就不好收拾了。

“这个先不急,等我汇报以后再说。”孙虎犹豫了一翻,说道。

狼哥点点头,他只是说句客套话而已,既然孙虎不同意,他正求之不得呢。

夜晚,一家高档酒店之内。

孙虎左拥右抱,身边更是一群安城的大佬在一旁端茶倒水,孙虎虽然只是一个管家,但蒋家背影让他地位瞬间提高了不少。

“孙管家,冷家的女婿你无须忌惮,他就是一个废物而已。”

“没错,他以前就是一个小面馆的服务员,也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被冷千雪给相中了。”

“孙管家,如果你需要,我们可以背地里给你安排人手,保证让那小子跪在你的面前。”

为了了解肖央的情况,孙管家约见了安城的几个大佬,在得知众人的讲述之后,孙虎脸的变的无比的阴沉。

他堂堂蒋家的关家,那个见了他不都是点头哈腰,和颜悦色,谁曾想竟然别一个服务员出生的家伙给教训了,这让他倍感脸上无光。

“冷家竟然找了一个废物做女婿,我看冷家没必要在安城混下去了。”孙虎冷冷道。

听到这里众人心中一喜,冷家在安城也是排行前十的存在,而且有市领导罩着,根本就无法撼动,如今蒋家出手,他们当真是欣喜若狂。

“嘭!”

就在众人添油加醋,谋划如何陷害冷家的时候,包厢的房门被人暴力的给踢开了。

肖央出了医院之后,就在大厅孙虎的下落,来到包房外的时候,肖央就听到这些无耻的家伙在商量谋害冷家的事情,尤其是针对冷千雪的手段,让肖央更是睚眦欲裂,抬起脚就踹门而入。

看到肖央众人一惊,有种被人抓奸在床的感觉,纷纷地头不敢言语。

“好小子,老子不找你,你却找上门来了。”孙虎脸色狰狞,咬牙切齿道。

“老东西,看来白天的教训还不够,那本少爷就好好的收拾你。”肖央冷哼一声,迈步朝着孙虎走去。

“你,你干嘛,你给我站住,我警告你,你要是刚伤害我,你个整个冷家都的完蛋。”孙虎惊恐万状,双腿忍不住哆嗦了起来,身体不停的往后倾斜。

“我的天啊,这小子不会真的敢伤害孙管家吧。”

“疯了,真是疯了,孙管家可是蒋家的人啊!”

“家门不幸啊,冷家有了这样的女婿真实不想没落也难啊!”

肖央的举动让众人惊恐的同时却又鄙夷不已,年少轻狂可是要付出代价的,肖央的举动在他们眼中是那么的愚蠢。

对于众人 的议论肖央冷笑连连,等收拾了孙虎在收拾这帮孙子,拎起茶几上的酒瓶,抬手就往孙管家的脑袋上招呼。

一招这下,孙管家鲜血飞溅,血肉模糊,但肖央依然没有停手的意思,正所谓搬砖必须拍,大人必须嗨,肖央现在正是嗨的不得了,哪有停手的意思。

“疯了,疯了,孙管家快被打死了。”

“这小子是吃了龙胆了吗,这胆子也太肥了吧。”

“快点通知狼哥,孙管家要是死了,我们也脱不了干系。”

看到孙管家惨不忍睹的样子,众人心中大骇,急忙请狼哥前来支援。如果孙管家死了,他们也难逃罪责的。

十几分钟以后,狼哥带着一群人冲了进来,但看到肖央时,狼哥瞬间愣住了,怎么又是这个家伙。

“小,小狼,赶紧给我宰了这个混蛋。”孙虎咬牙切齿的喊道。

“孙管家,肖少爷打不得,不过你放心我这就劝劝肖少爷,让他放你一马。”狼哥苦笑道。

“一个废物而已,有什么打不得了,赶紧给我废了他,老子给你五百万。”孙虎怒吼道。

五百万的天价,让众人都咂舌不已,不愧是蒋家的人,一个管家都能随手出五百万,肖央心中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个狼哥真有可能会了五百万而伤害他。

看道狼哥眼中幽绿的目光,和嘴角勾起了弧度,肖央知道这个家伙价钱眼开了。

书评(246)

我要评论
  • &就是找

    肖央当务之急就是找个小妞结婚,至于阳痿这个耻辱的帽子他是不在意了,毕竟这对他来说就是赤裸裸的陷害而已。

  • 肖央按&是孙可

    肖央按理说很有钱才是,但是孙可儿跟他却是天天吃着咸菜,其实对于自己是否不育肖央心里也是无法确定,所以这些钱可不能动,万一被逐出了家族,那这些钱可就派上大用场了。

  • 如冠玉&,清新

    安城锦兰小区105幢楼下。一位身高一米八,剑眉星眸,面如冠玉,清新俊逸的男子站在那里,虽然衣裳破旧但难掩其高贵的气质。

  • 着绿水&男子快

    就在肖央准备进行挽留的时候,一个西装革履带着绿水鬼手表的斯文男子快速的走了过来。

  • ,不信&央一脸

    “真的,不信你可以找人验证一下。”肖央一脸的尴色,声如蚊足,时不时打量着周围人群,看到众人无任何波澜之后,这才舒了一口气。

  • 法帮你&你三年

    “这个是真是假我无法帮你证明,其他人也是一样,所以老爷子才给你三年的时间。”

  • 为了应&一男士

    为了应付父母的逼婚,冷千羽不得不寻觅一男士跟她假结婚,虽然担心对方会假戏真做,但是面对父母那边的压力,冷千雪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 去的两&他伤心

    望着离去的两个狗男女,肖央悲痛万分,他伤心不是因为失去了女友,而是失去了家族的家族的创业资助。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