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天,肖央是为了她才开罪龙天南的,要也不是肖央的挺狠而出,她怕是就成了对方的玩物,因为他坚决不能够让肖央出事了。“龙少爷,这里但是冷家,你最好是给我特别注意点。”冷千雪一脸“龙少爷,这里可是冷家,你最好给我注意点。”冷千雪一脸寒霜,眼神冰冷的看着龙天阳。。...

昨天,肖央是为了她才得罪龙天阳的,要不是肖央的挺狠而出,她恐怕就成为对方的玩物,所以他坚决不能让肖央出事。

“龙少爷,这里可是冷家,你最好给我注意点。”冷千雪一脸寒霜,眼神冰冷的看着龙天阳。

听到这话,冷峻心中大骇,这摆明了是要跟龙家作对,万一激怒了龙家,那冷家可真是吃不消。但话已经出口,想要阻拦也是不可能了。

“呵呵。”龙霸天冷笑一声,愤愤道:“冷家还真是嚣张啊,我倒要看看你能怎么样?”

“冷千雪,我父亲的话你听到了吧,识相的就是把肖央交出来,否则你们冷家都要跟着陪葬。”

“如果你愿意陪本小姐一晚上,那我打可以考虑考虑饶你们冷家一命。”

看到冷千雪绝美的容颜和傲人的身材,龙天阳顿时起了色心,如果能将其压在身上,那这顿打也没有算白挨。

冷千雪娇躯颤动,贝齿要的吱吱乱响,冷眸中更是充满了血色的光芒,万没想到龙天阳进入如此的无耻。

“龙天阳,我告诉你,就算我死,也不会随你心愿的,你们立马给我滚出去,滚出去。”冷千雪歇息底里的吼叫着,愤怒的吼声惊动了楼上的肖央和冷母。

“找死!”肖央面色一寒,一把推开冷母,急匆匆的向楼下跑去。

“混蛋,该死的混蛋,你竟然敢推我。”冷母咧着嘴对着肖央破口大骂,但肖央却早已消失在她的实现之中。

门外。

“贱人,敬酒不吃吃罚酒,既然你如此的不是抬举,那本少爷就玩死你。”

“我要当着那个混蛋的面玩死你,我倒要看看他怎么帮你。”

龙天阳瞬间大怒,冷千雪的话让他愤怒不已,他堂堂的富家少爷,竟然还不如一个穷屌丝,这让他的自信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打击。

一旁的龙霸天一脸的冷笑,而同为父亲的冷峻却是敢怒不敢言,当着面说要羞辱他的女儿,这让他如何的不生气,但对方可是强大的龙家,他不得不忍受这份屈辱。

此时的冷峻在心中把肖央骂了一个遍,要不是他冷家怎会得罪龙家,怎会遭受这灭门之祸。

就在这时肖央冰冷的声音,从屋内传了出来。

“你要是敢伤她分毫,我定灭你满门。”

肖央怒目圆睁,剑眉倒竖,嘴中发出吱吱的声响,一股冰冷的气息让周围空气都降低了好几度。

龙天阳连连后退,一股刺骨的寒意瞬间袭遍全身,此时的肖央犹如来自地狱的索命使者,让他感到一股致命的威胁。

看到肖央生气的样子,龙霸天也是寒蝉若禁,没想到龙天阳招惹的竟然是他这个大神,龙家在他面前连个屁都不算,而他们两父子竟然跑来威胁肖央的老岳父和羞辱的他的老婆。

“爸,就是这个混蛋,你看他多嚣张,你一定要帮我……”

“啪啪!”

龙天阳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两个响亮的巴掌给打断了。

龙天阳捂着红肿的脸颊,一脸懵逼的看着龙霸天,冷千雪和冷峻扶起也是一脸的错愕,龙霸天打的不应该是肖央吗,怎么变成自己的儿子了。

“放肆,你可知道你面前的是……”

“龙老板”

就在肖央快要说肖少爷这三个字时候,肖央急忙打断了他,看到肖央不停眨巴的眼睛,龙霸天心领神会。

“他,他可是你的远房表哥,你个混蛋竟然调戏表嫂,我看你真是活腻歪了,赶紧个磕头道歉。”龙霸天不顾龙天阳身上的伤势,将其一脚踹在肖央的面前。

龙天阳疼的呲牙咧嘴,眼泪都留下了几滴,对于这个表哥,龙天阳彻底的懵圈了,什么时候有的表哥,他怎么不知道。

一双疑惑不解的眼神,不停的盯着龙霸天,被龙天阳看毛的龙霸天愤怒不已,他怎么会有这么愚蠢的儿子。

“他妈的,还不快磕头道歉。”龙霸天双目一瞪,怒吼道。

龙天阳一哆嗦,急忙磕头如捣蒜,在肖央面前不停的哀求起来。

“那个,你表弟不知道你的身份,还请你能饶恕他这一次。”龙霸天不敢称呼肖央为侄子,所以只能很隐晦的表达。

“算了,起来吧。但是再有下次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肖央冷冷道。

“不敢了,再也不敢了。”龙天阳忙不迭回道。

望着龙家父子离去的背影,冷家一家人还没彻底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一个个傻愣愣的站在原地。

肖央竟然是龙家的亲戚,而且还是一个让龙霸天都忌惮的亲戚。

龙家的亲属不少,但可是没听说过有姓肖的啊!

“我父亲是龙老板的主治医师,所以他不敢对我怎么样?”看到三人投来的目光,肖央急忙说道。

三人点点头,冷峻夫妻更是长舒了一口气,幸亏肖央他爸只是龙霸天的主治医师,如果跟肖央真是亲属,那他们如此的对待肖央,要是被他父母知道了,那冷家可就玩完了。

冷峻夫妻面面相觑,心中做出了一个相同的决定,那就是对肖央必须好点,起码在父亲治好龙霸天之前。

车内。

“爸,你刚才到底怎么了,你干吗要打我,还要我给那个混蛋磕头道歉。”车内,龙天阳一脸不悦的说道。

“你给我闭嘴,你可知道你的嘴的是谁,今天要不是我来了,你小子不死也的残废。”龙霸天恶狠狠的说道。

“爸,他就是一个废物有什么好怕的,就算有冷家撑腰,我们还怕冷家不成。”

“把你的菊花给我闭紧了,我告诉你他可是肖家的少爷,我们龙家在肖家面前屁都不算,今天这事就这样过去了,你小子不想死就别再给我招惹他。”

龙天阳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后背嗖嗖直冒的凉气让他瞬间清醒了过来,今天要不是父亲,恐怕他真的就完了。

冷家门外,一脸黑色的迈巴赫听了下来,一个面上狡诈猥琐,不可一世的中年男子走了下来。

“冷老板,今天你要是不给我一个满意答复,你们冷家就彻底从安城消失吧。”男子嘀咕了一句,一脸冷笑的走了进去。

书评(166)

我要评论
  • 幢楼下&,虽然

    安城锦兰小区105幢楼下。一位身高一米八,剑眉星眸,面如冠玉,清新俊逸的男子站在那里,虽然衣裳破旧但难掩其高贵的气质。

  • 提醒,&子。”

    “这个不用你提醒,要不是大哥和那些混蛋沆瀣一气,污蔑我是阳痿我怎么会成为这个样子。”

  • 想提醒&离三年

    “老奴可没有这个胆子,只不过我想提醒少爷一下,距离三年期限没有多少了,顺便把这个月五亿生活费给你。”

  • 又多金&,你以

    “还有我已经找到新的男朋友了,他是上市公司的少爷,人帅又多金还给我买了很多奢侈品,你可以说我拜金,但我就是喜欢这样的生活,你以后别再来打扰我了。”孙可儿一脸寒霜的说道。

  • &神中充

    “可儿这个不会就是你那个穷屌丝男朋友吧!”男子打量着浑身装扮不足百元的肖央,眼神中充满了鄙夷的神色。

  • 为了证&样才能

    为了证明肖央不是阳痿,他必须在三年内结婚并孕育出子嗣,这样才能证明清白,只有这样才能得到家族的创业资金,和族内的其他人员争夺家主的位置。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