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自己肖央的羞辱,龙天南搬出来了他唯一的倚仗,先是给龙霸天打了过去的,但下一刻笑容在其脸上时间定格,并以闪电般的速度逐步转变成急切,恐惧。“真的对不起,你拨打电话的用户已直接关机。”“对不起,你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面对肖央的羞辱,龙天阳搬出了他最大的依仗,首先就是给龙霸天打了过去,但下一刻笑容在其脸上定格,并以闪电般的速度转变成焦急,恐慌。

“对不起,你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听到电话里面传来的声音,龙天阳面如死灰,心情瞬间跌落到了嘀咕,关键时候竟然关机,这不是断他后路吗。

“还有希望,我还有东哥,对,还有东哥。”龙天阳哆嗦着双手,额头的冷珠滚进眼角,眨巴着眼睛给东哥拨打了过去。

绝望的是声音再一次的传来,听到这冰冷毫无感情的提示音,龙天阳感觉好像是死神在向他呼唤。

“不知道你老爹打算什么时候来啊!”肖央一脸玩味的看着龙天阳。

“我……我爸拉肚子,要一会才来。”龙天阳磕磕巴巴,硬着头皮说道。

“哦是吗?那东哥呢?他什么时候来。”

“东,东哥在我陪我爸拉肚子。”

说完龙天阳就后悔了,这么拙劣的借口就是他本人也不相信,果然肖央听了之后捧腹大笑,狼哥等一众人也是狂笑不止,就连一向以冰冷著称的冷千雪,也捂嘴轻笑起来。

“也就是你找不来救兵了,那不好意思,我就不客气了。”说完,肖央将其一脚踹倒,纵身一跃其他龙霸天的身上,随后就是一阵疯狂的狠揍。

凄厉的惨叫声在夜空中飘荡,路边的行人在瑟瑟发抖中快速的离开。

“妈呀,这叫声太吓人了,鬼哭狼嚎的。”

“被揍的这么狠,不死也的残废啊!”

“不知是哪位大神,打架如此的生猛。”

路过的行人快速的在惊恐中快速的逃离,生怕慢一秒就会被牵连,龙天阳五官已经扭曲,如果不是做亲子鉴定的话,龙霸天肯定认不出这就是他的儿子。

龙天阳身为一个富家少爷自然有不服输的傲气,面对肖央的毒打,没有丝毫的求饶反而是面目狰狞的威胁,狠话不停的撂出。

但是十分钟以后,原本傲骨铮铮的硬汉,瞬间变成了一个可怜虫,嘴里不停发出求饶的哀嚎声,跟之前简直判若两人,就连冷千雪也惊叹龙天阳这变脸的速度。

“肖少爷请你高抬贵手,你就放过我吧,我以后再也不招惹你了。”龙天阳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苦苦哀求着,要不是肖央压在他身上,此刻他早就磕头如捣蒜了。

“记住,有事冲我来,要是敢动千雪一根头发,你就等着死吧。”肖央冷哼一声,起身带着惊魂未定的冷千雪离开。

望着惨不忍睹的龙天阳,狼哥叹息了一声,随后带着兄弟们也离开了,漆黑的夜晚,冰冷的大街上,只有龙天阳在冰凉的地面上痛苦的呻吟着。

“你下手太狠了,而且龙天阳绝不会这么善罢甘休的。”冷千雪沉吟一番,开口说道。

“那个混蛋要不给点教训,就不知道收敛,放心吧,这件事我会解决。”肖央笑道。

冷千雪点点头, 但是心里还是有些担忧,但是看到肖央毫不在乎的样子,冷千雪也没在开口。

两人就这样默默的回到了家中,肖央睡地铺,冷千雪睡床,一夜无话,一直到天亮。

次日清晨,安城医院高级病房之中。

“到底是谁,我一定要宰了那个混蛋。”看到病床上惨不忍睹的龙天阳,龙霸天睚眦欲裂,后牙槽差点咬碎,双目充满血丝,一股股让人不寒而栗的杀气瞬间弥漫整个病房。

“老爸,你一定要帮我报仇啊,那小子差点宰了我啊!”

“冷家,冷家的女婿打的我,冷家必须灭亡。”

听到冷家,龙霸天瞬间大怒,一个小小的冷家竟然欺负他的儿子,这分明是不把冷家放在眼里,如果不给冷家一点教训,那日后他怎么坐稳安城商业霸主的地位。

“哼,好一个冷家,今天老子非得让他们得到教训不可,我要让们知道谁才是安城的霸主。”龙霸天冷哼一声,甩手而去。

看到这一幕,龙天阳心中大喜,有老爸出马那一切就绝对没问题,随后急忙喊道:“老爸,带上我啊,要不然冷家不承认怎么办。”

龙霸天顿足沉吟了一番,看向身边的两人:“把少爷带上。”

冷家府邸。

冷家一家人此刻正坐在客厅中享受早餐,由于昨天的闹剧让饭桌上的氛围变的有些不融洽,冷峻夫妻恶狠狠的看着肖央,嘴中快速的蠕动着,好像撕咬的不是食物而是肖央一般。

冷千雪心中一阵苦涩没有任何的言语,肖央更是毫无反应,冷峻夫妻的表情他压根就没有看见,他此时正在思考如何把商业地皮合理的送个冷千雪。

“那个,我吃饱了你们慢慢吃。”肖央随便一个家口,走上了落楼,因为刚才一个好的想法出现在脑海中,他要回去好好琢磨才行。

肖央刚上楼不久门外一声暴喝传来。

“姓冷的,赶紧给我滚出来,今天要是不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就别怪我不客气。”

冷峻面色一寒,这声音他在熟悉不过,急忙放下碗筷走了出去,冷千雪也是面对担忧跟了上去。

“原来是龙老板,不知道什么事让你生这么大的火啊!”冷峻谄媚道。

“少他妈的装糊涂,你女婿打了我儿子,你说这是怎么办?”

“什么!”冷峻心中大骇,没想到肖央竟然把龙天阳给打了,而且看到担架上面怒全非,包扎如木乃伊的龙天阳,冷峻更是冷汗连连双腿打颤。

“龙老板,这其中肯定是有什么误会。还请你调查清楚啊!”冷峻忙不迭说道。

“误会个屁,赶紧把你那个混蛋给我叫出来,否则你们冷家就等着在安城消失吧。”

“没错,赶紧让他给本少爷磕头道歉,要不然你们都得跟他陪葬。”

听到龙家父子的话,冷峻叫苦不迭,如果把肖央交出去,那冷家以后真就没脸在安城混了,如果不交,那冷家也是死路一条。

虽然他很想肖央死,但是他毕竟是冷家的女婿,如果被外人给废了,这传出去冷家可就颜面扫地了。

“龙老板你放心,我早就看这个废物不顺眼了,我这就给你把他抓出来。”冷母说完,急忙转身跑向楼去。

冷千雪想要阻止,但为时已晚。

书评(175)

我要评论
  • ,更不&亵渎想

    “第三“乙方,不得以任何理由骚扰甲方,更不能对甲方产生任何的亵渎想法。”

  • 为了证&能证明

    为了证明肖央不是阳痿,他必须在三年内结婚并孕育出子嗣,这样才能证明清白,只有这样才能得到家族的创业资金,和族内的其他人员争夺家主的位置。

  • 无论是&了地狱

    肖央,肖家百世难遇的决定天才,无论是交际,管理,还是智商都是鹤立鸡群的存在,是公认的下任家族的继承人,然而这一切却因为一个奇怪的家规,把肖央从天堂打入了地狱。

  • 老公这&一一个

    “奶奶的,这那是找老公这简直就是找奴隶啊!”肖央在心中愤愤的抱怨着,但冷千雪是目前唯一一个愿意跟他结婚的女人,所以肖央还是默默承受了这一点。

  • 确定,&被逐出

    肖央按理说很有钱才是,但是孙可儿跟他却是天天吃着咸菜,其实对于自己是否不育肖央心里也是无法确定,所以这些钱可不能动,万一被逐出了家族,那这些钱可就派上大用场了。

  • “混蛋&子。

    “混蛋,放开可儿,他是我老婆。”肖央面露狰狞,双拳紧握,红着冷眸怒瞪着男子。

  • 升飞机&上走了

    嗡嗡嗡……此刻一阵轰鸣声响起,随后就是一阵狂风肆虐,肖央瘦小的身躯在狂风中摇摆不定,下一刻一个老头从直升飞机上走了下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