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央伫足,拧眉,面对自己冷峻的呼喊,肖央倍感十分的惊诧,平时里这个岳父对他十分的不不待见,看见他也不是冷哼,就是立刻转头拍屁股走人,昨天的一反常态让肖央倍感有些怪异。“爸,不“爸,不知道你找我什么事?”肖央露出一丝勉强的笑意问道。。...

肖央驻足,蹙眉,面对冷峻的呼喊,肖央感到十分的诧异,平日里这个岳父对他十分的不待见,看到他不是冷哼,便是立马扭头走人,今天的一反常态让肖央感到有些古怪。

“爸,不知道你找我什么事?”肖央露出一丝勉强的笑意问道。

冷峻面色阴沉,面对肖央的这声爸感到十分的不悦,看了一眼身边的妻子之后,冷峻言道:“我不知道当初千雪为什么会选择你,但你们身份悬殊太大,所以你离开吧。”

肖央呆若木鸡,早料想到冷峻没有好话要说,万没想到冷峻要休了他这个女婿,这件事肖央万不会答应,要不然他所做的努力都将化成泡影。

“为什么?这是千雪的意思吗?”肖央说道。

“没有为什么,你就是一个穷屌丝而已,不根本就配不上我们家千雪。”

“我们冷家家大业大,但你以为成为冷家的女婿就可以继承的话,那几大错特错了。”

“你如果答应,我们就会给你一笔钱送你离开,并说你车祸去世,如果不同意那你将一无所有,甚至……”冷母面色阴沉,眼神恶毒的说道。

肖央心中冷笑连连,这件事恐怕在结婚的当天他们就想好了吧,为了保存冷家的名声,他们竟然相处如此卑鄙的想法,而且如果他要是不答应恐怕小命就难保了吧。

“这话如果是千雪所说,那我别无二话立马走人,如果是你们的意思,那我绝不妥协,还有,别试图用愚蠢的行为来触碰我的底线。”肖央面色阴冷,声音低沉,滔天的杀气和上位者的威压瞬间绽放出来。

“你……”看到肖央那可怕如恶魔般的眼神,冷母活生活的把话咽了下去,浓墨眼妆的俏脸此刻变的如纸人般惨白可怕。

冷峻也是心中万分的慌乱和惊恐,肖央那西里深邃的眼神,那高贵如上位者的气息让他有种的窒息的感觉。他无法相信这种霸气威严的气势,是一个穷屌丝的身上散发而出的,而且他这种见过无数打老板也未感到惶恐。

“他……反了,这个混蛋反了,回头我就让千雪赶他离开。”看到肖央消失在楼梯口,冷母顿时变的胆大起来。

扯着嗓子在楼下谩骂不已,难听的言语肖央悉数入耳,五指被其握的咔咔乱响,但是下一刻五指瞬间松开。

“上门女婿还真是不好当!”肖央苦笑一声,突然深情变的无比阴冷起来:“如果敢有人破坏我的计划,那就杀无赦。”

夜晚,冷千雪面容憔悴,精神萎靡,托着疲惫,瘦弱的娇躯回到了家中。

竞拍行的结果他已经知晓,本以为会是龙家所的,那样他略施手段或许能从龙天阳手中得到一部分利益,但进入被一个无名的男子所得手,这让冷千雪的心一落千丈。

为了冷家的发展,她牺牲了很多,更牺牲了最宝贵的爱情,为了家族的命运他不惜嫁给了一个窝囊废,本以为这样就会让冷家更进一步,但现实却狠狠的给了她一巴掌。

“千雪,你可算回来了,今天你必须给我把他给我赶走。”

“离婚,你们必须离婚,否则以后就别叫我妈。”

“我和你爸已经商量好了,这个家有我们没他,有他没我们。”

看到冷千雪回来,冷母急忙迎了上去,一开口就是逼迫冷千雪做出离婚的决定。

面对母亲的胡搅蛮缠,冷千雪有种像离家出走的冲动,公司的事情已经让她心力憔悴,回到家中本想享受一下片刻的安静,但家里似乎更加的让人烦忧。

冷千雪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的父亲,看其沉默不语的样子,冷千雪知道肯定是母亲擅自做主的。

“妈,你别闹了好不好,我已经够心烦的了,你能不能让我安静一会。”

“什么?我闹,你这丫头还有没有良心,今天你知道发生了什么吗?”

“那个混蛋,就是你给我们找的好女婿,他竟然敢威胁我们,离婚,必须跟他离婚。”

冷母一副母老虎的样子,面狠言恶的说个不停,把肖央贬低的一无是处,大有冷千雪不同意,她就不罢休的意思。

“爸,这是真的吗?”冷千雪一楞,把目光锁定在冷峻的身上,看到父亲点了点头,冷千雪愣住了,她会怀疑母亲的话,他是父亲是从不撒谎了 的,看来肖央今天在家里的确做了什么出格的事情。

冷千雪来不及换拖鞋,便面色阴沉的蹭蹭跑上楼去,满腔怒火却在开门的一瞬间消散的无影无踪。

父亲虽不会撒谎,但前提是母亲不在的情况下,如果她莫名的冲着肖央发活,或许就中了母亲的圈套。

“今天……”冷千雪话说半句又咽了下去。

肖央莞尔,刚才楼下的争吵,他听到真真切切,所以他没有隐瞒,而且他也没必要隐瞒。

“我们能出去谈吗?”肖央笑道。

“嗯!”冷千雪犹豫了一番,还是点了点头。

一个昏暗的路灯下,一股微风轻轻吹过,撩起冷千雪那漆黑如墨的长发,那半遮半掩的容颜此刻暴露无遗,这一刻肖央看的有些痴了,嘴角露出傻傻的笑容。

“混蛋, 你受了这么大的委屈怎么还笑。”事情的经过冷千雪已经知晓,但是没想到肖央竟然还会傻笑。

“你真美!”话刚出口,肖央就意识到说错了,急忙改口道:“没事,我被人欺负惯了,无所谓了。”

接着昏暗的灯光,看到肖央那有些俊逸的脸庞,冷千雪发现面前的男子也不是想象中的那么不堪。

如黑宝石般深邃的冷眸,刀削般俊美的面庞,一头赶紧清爽的短发让冷千雪也心生涟漪。

“我这想什么呢?我冷千雪一辈子都要贡献给家族,怎么跟其她女子一样呢。”冷千雪心中暗暗自责,但是嘴角那一抹笑意,却展现了她真实的想法。

“外面冷,我们回去吧。”肖央说道。

“嗯!”冷千雪点点头,转身走在肖央面前,生怕被发现她滚烫的脸颊。

“就是这个小子,给我拦住他。”就在此时,一声暴喝从身后传来。

书评(226)

我要评论
  • 子冷言&意。

    “你当真阳痿?”女子冷言,面目犹如亘古不变的寒冰,让人感到入骨的寒意。

  • ,更不&亵渎想

    “第三“乙方,不得以任何理由骚扰甲方,更不能对甲方产生任何的亵渎想法。”

  • 虐,肖&上走了

    嗡嗡嗡……此刻一阵轰鸣声响起,随后就是一阵狂风肆虐,肖央瘦小的身躯在狂风中摇摆不定,下一刻一个老头从直升飞机上走了下来。

  • 将是世&幸福的

    “我知道这么久以来你受了很多的苦,但是我保证结婚以后你将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 到了肖&冷道:

    冷千雪把一份文件推到了肖央的面前,冷冷道:“你看一下,如果可以就签字。”

  • 如冠玉&,虽然

    安城锦兰小区105幢楼下。一位身高一米八,剑眉星眸,面如冠玉,清新俊逸的男子站在那里,虽然衣裳破旧但难掩其高贵的气质。

  • 的黄发&。“可

    男子的对面是一位身材火辣,衣着性感,五官精致,胸部傲人的黄发波浪女。“可儿,下个月就是我们结婚的大好日子了,你怎么能突然改变注意呢。”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