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央的话让龙霸天心中疑云满腹,也不是金钱并且虽然他作梦都想的东西。他作梦最想的那是钱,数诉不完的钱财,虽然肖央却又不给他钱,龙霸天真不明白肖央这话是几个意思。“本人愚笨,不知少爷意思,还请少爷你明示。”龙霸天谄媚道。。...

肖央的话让龙霸天心中疑云满腹,不是金钱而且还是他做梦都想要的东西。他做梦最想要的那就是钱,数不尽的钱财,但是肖央却又不给他钱,龙霸天真不知道肖央这话是几个意思。

“本人愚笨,不知少爷意思,还请少爷你明示。”龙霸天谄媚道。

“健康!你难道不想摆脱疾病的缠绕吗?”肖央指了指龙霸天的肚子,似笑非笑道。

龙霸天满心惊骇,这个肖少爷竟然仅凭一双眼睛就能得知他的身体情况,而且还是分准确的判断出他的胃有问题,如果不是怕肖央生气,龙霸天真相把肖央的眼睛抠出来,看看几面是不是安装了扫描仪。

年轻时候的龙霸天为了家族的兴旺,每天早出晚归,生活十分的不规律,酒桌上的应酬 更是每日不断,久而久之的了十分的眼中的胃病,现在生活富裕了,但是面对满桌的山珍海味却难以下咽。

更痛苦的就是每到凌晨一点左右,都会被病痛折磨醒,为了这边龙霸天访遍华夏名医,就连温教授也都请到府上几次,奈何最后的答案都是束手无策。

医学泰斗温教授都无法医治,龙霸天也就放弃了诊治的想法。

“少爷,你说的是真的吗?温教授可都无法治疗啊!”龙霸天满脸的炽热之色,如果肖央真能帮他诊治,那这块地拱手相让又何妨呢。

“呵呵,肖少爷可是从来不说假话的,你就放心吧。”老管家笑道。肖央的医术他虽不是很清楚,但是能够压制温教授可见实力也算不错。

对于肖央的医术,老管家只是用不错来形容,这要是放到外面,肯定会被乱棍打死,这口气他忒大了吧,比医学泰斗还厉害的家伙,是用不错来形容的吗,不过这话老管家也只是在心里说说而已,并没有放言出去。

看到朱老开口,龙霸天欣喜万分,他的话绝不会有假。一想到马上就要康复,龙霸天激动的像个孩子一般。

“行了,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还是等拍卖会结束了再说吧。”说完,肖央回到了座位。

“你不是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座位上肖央看着朱老嘀咕道。

“嘿嘿,掐指一算,少也有难,所以我就回来了,现在危难接触,那我就回去了。”

“你会算个犊子!”望着老管家离去的背影,肖央不爽的暴了一句粗口。

拍卖会最终以肖央夺魁而结束,龙霸天自告奋勇帮助肖央去办理繁琐的手续,而且还表现出一副很高兴的样子。

“龙老板怎么变成跑腿的了。”

“这剧情反转的太快了吧,刚才还剑拔弩张的两个人,现在怎么变的如此的融洽。”

“今天天阳没出来吗?龙老板竟然给一个穷屌丝做跑腿,真是把我的蛋都震碎了。”

“那个老头到底是谁?他们刚才说了什么啊?”

在众人猜测和震惊中,肖央起身离开了竞拍行,龙霸天急忙派人招呼着,几分钟以后,两人终于在一家娱乐场所中碰面了。

“少爷,这是所有的手续证明,还有这是你的卡!”龙霸天,双手奉上。

“脱衣服。”肖央拿回卡淡淡的说道。

“什么?脱衣服?”

“少爷,没想到你爱好这一口,不过我年纪大了,你能不能换个人。”

“还有我的菊花已经枯萎了,没有了韧性,要不你还是选择我的两个保镖吧。”

“少爷,不脱好不好,我实在是做不出来。”

听到龙霸天的话,两个保镖只感觉菊花一紧,随后捂着臀.部,万分惊恐的看着肖央,而肖央则是满脸的黑线,这个老混蛋竟然把他想的如此的龌龊。

“本少爷对你们的菊花没兴趣,赶紧脱衣服,我好施针治病。”肖央没好气的说道。

龙霸天顿时老脸通红,原来是他想多了,脱下衣服以后,龙霸天裸着上半身站在肖央的面前。

看着其腹部明显的凸起和青紫色,肖央皱了皱眉头,怪不得温教授都束手无策,这病就算是他也要费一番手脚才是,而且没有多次的诊治是无法痊愈的。

没有过多的废话,肖央拿出一个牛皮小包,里面是一排排细小的银针,取出一枚,肖央对着穴道快速的捻入。

龙霸天只感觉一副热流在小腹处盘旋,随后袭遍全身,整个人就好像处在在晒日光浴一般温暖舒爽。

“噗!”

一滩黑血从龙霸天的嘴中喷洒而且,两个保镖面色一寒就要朝肖央动手。

“都给我助手。”龙霸天心中大骇,急忙制止了两人的鲁莽,随后对着肖央说道:“少爷,真乃在世华佗,我感觉好多了。”

“你的毒素侵体太久,想要一次治愈乃是不能的,你放心我后续会给你继续治疗,现在你每天不会再受病痛折磨了。”肖央淡淡道。

“多谢少爷,少爷的大恩大德我没齿难忘,日后有用的着我的地方,你尽管开口。”

“放心吧,以后我会多多劳烦你的,还请你到时候不要厌烦。”

“不会不会,少爷放心就是。”

“那好,三天后你再来这里就行了。”说完,肖央转身走了出去。

离开娱乐城,肖央坐在树荫处眉头紧锁,时不时揉着凌乱的发型。

那块地已经到手了,但是如何交给冷千雪去成为了一个棘手的问题,自己去送那显然是不可能的,冷千雪之所以选择他,就是因为他是一个穷屌丝而已,不会对冷家造成威胁。

如果被冷千雪知道他的身份如此惊人,那冷千雪绝对会毫不客气的选择跟他离婚,到那时肖央可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自己不能送,找外人吧,又找不到合适的理由,这让肖央倍感头大。

“奶奶的,不想了,以后有机会再说吧。”肖央腹诽一句,拍拍屁股踏上了回家的路。

回到家中,冷千雪还没有下班,肖央在跟两老打过招呼以后,便转身向走上走去,但是刚迈出脚步,就被冷峻的给喊住了。

书评(205)

我要评论
  • 晨,肖&后,来

    次日清晨,肖央精致的打扮一番之后,来到了欧雅咖啡厅。

  • 却是天&育肖央

    肖央按理说很有钱才是,但是孙可儿跟他却是天天吃着咸菜,其实对于自己是否不育肖央心里也是无法确定,所以这些钱可不能动,万一被逐出了家族,那这些钱可就派上大用场了。

  • &但是如

    女子名为冷千雪,冷家的大小姐,同时也是冷氏企业的总裁,但是如此优秀的女人却遭受着别父母逼婚的尴尬境地。

  • ,不得&,更不

    “第三“乙方,不得以任何理由骚扰甲方,更不能对甲方产生任何的亵渎想法。”

  • &响起,

    嗡嗡嗡……此刻一阵轰鸣声响起,随后就是一阵狂风肆虐,肖央瘦小的身躯在狂风中摇摆不定,下一刻一个老头从直升飞机上走了下来。

  • 肖央,&管理,

    肖央,肖家百世难遇的决定天才,无论是交际,管理,还是智商都是鹤立鸡群的存在,是公认的下任家族的继承人,然而这一切却因为一个奇怪的家规,把肖央从天堂打入了地狱。

  • &会成为

    “这个不用你提醒,要不是大哥和那些混蛋沆瀣一气,污蔑我是阳痿我怎么会成为这个样子。”

  • “真的&到众人

    “真的,不信你可以找人验证一下。”肖央一脸的尴色,声如蚊足,时不时打量着周围人群,看到众人无任何波澜之后,这才舒了一口气。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