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言一出,众人皆是一愣,随即捧腹哈哈大笑哈哈大笑出,就像是听见世界上最好气的笑话通常,眼泪都都忍汩汩流淌了出。“天啊,我是的吧,温教授都难以医好的病情,他居然说也可以。”““天啊,我没错吧,温教授都无法医治的病情,他竟然说可以。”。...

此言一出,众人皆是一愣,随后捧腹大笑起来,就好像听到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一般,眼泪都忍不住流淌了出来。

“天啊,我没错吧,温教授都无法医治的病情,他竟然说可以。”

“大言不惭,真是大言不惭啊!现在的年轻人说话还真是不着边际。”

“这种人怎能做冷家的女婿,真是有辱门庭!”

众人无情的讥讽起来,眼中充满了不屑,鄙夷,厌恶的神色。温教授也是面如寒霜,情绪十分的激动。

这个年轻人太有些狂妄了,纵使有点医术也不能如此的持才傲物吧,想他纵横医学界数十载,更是泰斗级的人物,他都无法治疗的疾病,一个黄毛小子怎能治疗的好。

这个小子实在是太口无遮拦了,如果治不好,我非让冷家赶他出门不可。

孙老板也是一脸的不屑,温教授对他的病情可是束手无策,他一个小子又怎么能创造奇迹呢。

“肖先生,不知道你有何良方能治疗孙老板?”

“如果你能治疗好,那我温某就拜你为师,然而不能成功请你立马取消这次的婚姻如何。”

面对温教授的咄咄相逼,肖央心中冷笑连连,这个老家伙摆明了是看不起他,而且自己一旦成功恐怕他的人也就丢大发了。

“温教授可是医术界的泰斗,我怎么敢收你为徒弟呢,不过你执意如此我只能勉为其难了。”

“你……”温教授,怒目圆睁,浑身颤栗不已,差点被肖央给气死了过去,按照他的意思,这小子做他师傅感觉很委屈他似的。

“哈哈哈!”温教授冷笑几声,继续说道:“好,很好,果然是少年轻狂,只要你能治疗孙老板,我就甘心做你的徒弟。”

看到两人之间的火药桶即将爆炸,台上的冷千雪却是黛眉紧蹙,眼神复杂的看着肖央,心中思绪万千。

本以为找一个废物,就可以摆脱所有的危机,以后就可以不受婚姻的约束,谁曾想肖央性格如此的刚烈,言谈如此的狂妄,现如今得罪了温教授,她真不知道自己的当初的决定是对是错,难道选择肖央真的是个错误吗?

此时的肖央迈步走到了孙老板的面前,在其耳边嘀咕了几声之后,转身便向附近的一个客房中走去,孙老板起身看了温教授和其他人一眼,思索再三之后也跟了上去。

客房中。

“小子,不要试图劝说我配合你,毕竟温教授可是要检查的。”

“你一服务员能走到今天实属不易,但是却如此的大言不惭,装.逼无极限,你的前程也就到此了。”

“行了,你还是赶紧认输吧,我的病情我十分的清楚,你小子就别死撑了。”

孙老板对着肖央的背影喋喋不休。在他看来肖央就是死鸭子嘴硬而已,但是温教授岂是好糊弄的,所以今早的认输还能留些颜面。

“别逼逼,脱裤子。”肖央转身言道。

“什么?你小子说什么?”

“我可告诉你,老子不搞基的,你死了这条心吧。”

“还有老子有痔疮,你可不能硬来啊!”

听到孙老板的话,肖央满脸的黑线,这个混蛋还真是奇葩啊,怪不得会阳痿,感情天天想的如此龌龊,这要是不阳痿那就见鬼了。

通过肖央的观察,孙老板是纵欲过度,加上不良的嗜好和不规律的作息以及药物的滥用,导致他的小钢炮已经彻底的不举了,说白了孙老板已经称得上是一个太监了。

孙老板的是肾脏已经开始衰竭,身体各方机能也开始削弱,海绵体和肾上腺素更是出奇的底下,也就是说孙老板已经是没有康复的希望了。

但是那只是对于其他人而言,身为肖家的子孙,这点技术还是有的,肖央几千年来都是靠着医术发家,几千年的经验积累可不是别人所能比拟的。

“快点,老子对你的菊花没兴趣,抓紧时间让我治疗,别耽误老子洞房。”肖央没好气的说道。

“这……老子豁出去了。”孙老板牙一咬,心一横,哗啦一下脱掉了裤子,反正已经没有康复的希望,就当一次小白鼠让着小子试一次吧,就算被爆.菊也认了,自己不能爽,能让别人爽的话也算是积功德了。

二十分钟之后。

肖央打开房门走了出去,孙老板一脸潮红的提上裤子也急忙跟了出去。看到孙老板也怪异的表情,众人都忍不住发出一声“咦!”

“我的乖乖,孙老板的表情好骚啊,该不会是被……”

“像,实在是太像了,我的乖乖,这小子还真是重口味啊!”

冷千雪更是俏脸蒙霜,恨不能一脚踢死肖央这个无耻混蛋,他们竟然在里面…..

一想到两人在屋内的画面,冷千雪只感觉胃内一阵翻腾,忍不住吐了出来。

“干嘛这样看着我,老子可是纯洁的你们都给我别瞎想。”看到众人怪异的目光,纵使肖央脸皮厚也忍不住害羞起来。

温教授此时可没有心思关心他们两人在屋内做了什么,他最想知道的就是治疗的结果如何,这毕竟关系到他的名誉。

“小子,别故弄玄虚了,快说你的结果是什么?”温教授冷冷的说道。

“你检查一遍不就知道了 。”肖央耸耸肩,一副你自己看的表情。

温教授剜了肖央一眼,快步走到了孙老板的面前,做起对方的左手就买时进行了把脉。

随着时间的推移,温教授的身体忍不住颤抖了起来,有些浑浊双眸中充满了震惊的神色,孙老板的情况虽没有治愈,但里康复那只是时间的问题了。

“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温教授身体踉跄后退几步,难以置信道。

“什么?这小子真的把孙老板治好了,这可是连温教授都束手无策的病情啊!”

“天啊,这小子比温教授还要厉害,关键还如此的年轻,怪不得会被冷小姐相中。”

看到温教授的反应,众人都知道了事情的结果, 肖央真的治疗好了孙老板,一个被泰斗级的医者判成死刑的病情,竟然被一个年情人给治愈了。

此时众人把目光都锁定在了温教授的身上,不知道接下来温教授将如何面对肖央,难道真的愿意做肖央的徒弟不成吗?

书评(155)

我要评论
  • 信心在&族那些

    肖央有信心在接下来的两年之内把冷千雪搞到床上,而且把家族那些混蛋在他身上做的按的罪名给甩掉。

  • “混蛋&瞪着男

    “混蛋,放开可儿,他是我老婆。”肖央面露狰狞,双拳紧握,红着冷眸怒瞪着男子。

  • 把一份&如果可

    冷千雪把一份文件推到了肖央的面前,冷冷道:“你看一下,如果可以就签字。”

  • ,就在&候,所

    面对女朋友孙可儿的狠心抛弃,肖央悲痛万分,下个月就是结婚的大喜日子,就在肖央以为目的就要达成的时候,所有的努力在此刻变得烟消云散。

  • 所以这&了。

    肖央按理说很有钱才是,但是孙可儿跟他却是天天吃着咸菜,其实对于自己是否不育肖央心里也是无法确定,所以这些钱可不能动,万一被逐出了家族,那这些钱可就派上大用场了。

  • 止跟女&,更不

    “第二“没有甲方的同意,男方禁止跟女方说话,更不得侵犯女方。”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