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教授的一次出手让众人激动不己,即使肖央不懂得一点儿皮毛,虽然在温教授的考核之下肯定过不了关。“小子,别再装了,待去会更丢脸的。”“是,你但是赶快否认自己是一个废物“小子,别再装了,待会会更丢人的。”。...

温教授的出手让众人兴奋不已,就算肖央懂得一点皮毛,但是在温教授的考核之下绝对过不了关。

“小子,别再装了,待会会更丢人的。”

“就是,你还是赶紧承认自己就是一个废物吧。”

“肖央,温教授可是医学界的泰斗,你若在强撑,一会可就颜面扫地了。”

众人纷纷叫嚷着,孙可儿和王川更是幸灾乐祸,出言讥讽。

对于这些羞辱的言辞,肖央冷哼一声,看着温教授说道:“请温教授出题吧。”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客气了。如果有得罪之处还请原谅。”

“如果我败了,那只能是我学术不精,怪不得教授你。”

看到肖央如此彬彬有礼的样子,温教授淡淡一笑,沉思一番之后,终于开口道:“请问这位先生的身体如何?”

温教授并没有出什么书本上的理论,身为一个医者实战技术才是主要的,所以他直接给肖央找了一个病人去诊治。

“他有病,而且病得不清!”肖央淡淡的说道。

“哈哈哈,小子你露馅了吧,这位孙老板面色红润,精神奕奕,怎么看都是健康人啊!”

“没错,孙老板可有私人医生天天守护着,他怎么可能会有病。”

“大家都看到了吧,他就是一个滥竽充数的废物而已。”

对于肖央的回答,众人都是嗤之以鼻,这位孙老板可是十分注重养生的一位,身体十分的康健,而肖央却说他病得不清,这典型的就是在撒谎而已。

但是这位孙老板却是满脸的惊讶,他的身体的确出现了问题,而且十分的严重,只不过这病有些难以启齿而已。

“的确,孙老板的确病得不清。”温教授点点头说道。

静!

整个宴会台出奇的安静,众人仿佛都能听到彼此的心跳声。

“他竟然说对了,这怎能可能?孙老板看起来可是十分健康的。”

“我的天啊,紧紧靠眼睛就能看出对方的情况,这小子比医院的仪还要厉害!”

众人都是震惊不已,肖央竟然回答对 了,这真是一个服务员该有的本事吗?这真是太让人震惊了。

“蒙的,这混蛋肯定是蒙的。”王川咬牙切齿,眼神阴毒道。

“对!肯定是蒙的,这局不算。”

众人纷纷吵嚷着,认为肖央是走了狗屎运而已。

温教授制止了众人的呼喊,看着肖央淡淡的说道:“不知道这位先生的了什么病?”

肖央迈步走到孙老板的面前,转悠了一圈之后随后回到了舞台之上,左右瞅了一下之后,来到服务员面前嘀咕了几句。

几分钟之后服务员拿来一直钢笔和一个小本子,肖央龙飞凤舞的书写着,随后让身边的服务员交给了孙老板。

“小子,你别想贿赂孙老板,我们是不会上当的。”

“没错,为什么不敢说出来,肯定是有什么阴谋。”

“孙老板,你可不要相信他的承诺,他可是一个废物没钱给你的。”

“孙老板的病情有些特殊,而且这属于他的隐私,我不能告诉你们的,如果不相信可以让温教授看看我写的什么就是了。”肖央淡淡的说道。

身为一个医者必须为病患保密,肖央这么做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情,众人也承认这一点,随后也罢目光纷纷投向了孙老板和温教授哪里。

两人打开纸条,看到上面密密麻麻的字之后,心中都已经有了结果。

“他说对了。”孙老板说道,不过眼中充满了感激的神色,肖央让他留住了颜面,这一点让他十分的感动。

看到孙老板承认还有温教授的连连点头,众人终于沉默了,如果说第一次是蒙的,那这第二次可就不是靠蒙就能混过去的,肖央的确是有本事的一个人而非服务员。

事情已经有了结果,众人也变的无话可说,孙可儿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温教授都证明了肖央的才能,她就算在诋毁肖央也就没用了。

冷千雪此时看肖央的眼光变的柔和起来,本以为找个一个废物,没想到还是一个深藏不露的医生。

冷峻此时也对肖央刮目相看起来,如果肖央继续发展下去的话,那他的成就绝对不低,或许跟温教授有的一拼,到时候冷家或许能够更上一层楼也说不定。

就在温教授准备返回作为的时候,肖央的一句话让众人如雷轰电掣一般呆立当场。

“温教授,你问完了,该我了吧。”肖央似笑非笑道。

“什么?这个家伙竟然说要考温教授。”

“大言不惭,真是太大言不惭了,这小子算什么东西竟然敢质疑温教授的医术。”

“小子,做人别太嚣张了,温教授岂是你能质疑的。”

肖央的一席话引起了众人的怒火,温教授的脸色也变得阴沉起来,这个年轻人未免太有些不知天高地厚了。

肖央的做法同样也让冷千雪十分的不解,既然已经没事了,肖央为什么还要自找麻烦呢?

肖央这样做当然有自己的想法,今天李凡被打,让肖央明白一个道理日入不难处一点本事,就不会得到冷家的任何,更会让那些保安和保姆们看不起,以后会阻碍自己的私人空间,所以适当的亮出一点本事,起码能让某些人知道忌惮。

“既然如此,那就请你提问吧。”温教授压着心中的怒火说道。

“不知道孙老板的病如何的处理?”肖央说道。

这句话让温教授顿时羞红了脸,孙老板也曾找过他,孙老板的病情实在是太复杂了,而且已经到了十分严重的地步,他也是无能为力。

“这……孙老板的病情已经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我也没有办法。”温教授羞愧道。

“小子,你这是鸡蛋里面挑骨头!”

“很多病都是无法医治的,癌症,艾滋全球都没有办法,温教授治不好也是正常的。”

“这个混蛋还真是卑鄙啊,分明是借机打压温教授。”

为了温教授的面子,为了取得温教授的好感,众人纷纷指责肖央无耻,温教授又不是神仙,不可能什么病都能治疗的。

“呵呵!如果说我能呢?”肖央冷笑一声,一双眼如鹰鸠般冷冷的扫视着众人。

书评(445)

我要评论
  • &理由骚

    “第三“乙方,不得以任何理由骚扰甲方,更不能对甲方产生任何的亵渎想法。”

  • ,让人&意。

    “你当真阳痿?”女子冷言,面目犹如亘古不变的寒冰,让人感到入骨的寒意。

  • ,你就&够了。

    “肖央,你就死了这份心吧,跟你这么久我得到了什么。”“你看看人家女孩哪一个不是穿金戴银,名牌包包满身挂,而我呢,天天跟你吃馒头就咸菜一身地摊货,这种苦逼的日子我过够了。”

  • 肖央有&族那些

    肖央有信心在接下来的两年之内把冷千雪搞到床上,而且把家族那些混蛋在他身上做的按的罪名给甩掉。

  • ,不信&波澜之

    “真的,不信你可以找人验证一下。”肖央一脸的尴色,声如蚊足,时不时打量着周围人群,看到众人无任何波澜之后,这才舒了一口气。

  • &所以这

    肖央按理说很有钱才是,但是孙可儿跟他却是天天吃着咸菜,其实对于自己是否不育肖央心里也是无法确定,所以这些钱可不能动,万一被逐出了家族,那这些钱可就派上大用场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