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见刘经理一脸惊惧,瑟瑟发颤的样子,少妇一脸的不屑之色,做为一个经理,居然被一张不会掉色的银行卡吓成这样,啊憋屈送到家了。“刘经理,你浑身哆嗦什么,这不是一张不会掉色的储“刘经理,你哆嗦什么,这不就是一张掉色的储蓄卡吗?”少妇一脸的不屑,冷眸中充满了鄙夷的神色。。...

看到刘经理满脸惊恐,瑟瑟发抖的样子,少妇一脸的鄙夷之色,身为一个经理,竟然被一张掉色的银行卡吓成这样,真是窝囊到家了。

“刘经理,你哆嗦什么,这不就是一张掉色的储蓄卡吗?”少妇一脸的不屑,冷眸中充满了鄙夷的神色。

刘经理擦了擦额头的冷汗,脸色顿时变的难看起来,要不是这个贱女人,他也不会得罪这么大的贵客,然而面前的少妇背景可不一般。

少妇是安城狼哥的情人,狼哥一个仅次于东哥的超然存在,传闻跟东哥是结拜兄弟,两人亲密无间,依仗东哥的势力,狼哥在安城无人敢招惹。

“周太太,这卡并非掉色,而是至尊卡.”刘经理压着心中的怒火说道。

“哼,什么狗屁至尊卡,在安城我要多少卡都不是问题,赶紧让他给我混蛋,要不然小心狼哥回头找你麻烦。”少妇恶狠狠的说道。

听到这里,刘经理倍感头大,一方是身份尊贵的贵客,另一面是本地地头蛇的周磊的情人,两方都是他得罪不起的存在,两者相较取其轻,一番思量之后,刘经理终于做出了决定。

“对不起周太太,这个商品房是这位先生的了。”刘经理强作镇定道。

“什么?刘经理竟然把房子让给了这个穷屌丝。”

“不会吧,周太太可是狼哥的女人,这小子到底什么来历竟然让刘经理甘愿得罪狼哥。”

“经理脑袋进水了吧,他怎么敢驳周太太的面子呢?”

周围的销售人员都是一脸的匪夷所思,纷纷交头接耳起来。

听道这个答案,周太太如耿在喉,脸色通红,臃肿的身躯不停的颤抖者,双眸厉芒闪烁,恨不能把刘经理给撕碎了,一个小小的经理今天敢打她的脸。

“你……你好大的胆子,你竟然敢违背的我意愿,你给我等着,我这就让狼哥给我出气。”少妇气的娇躯乱颤,胸前更是起伏不定,急忙拿出手机给狼哥拨打了过去。

经理虽然万分惊恐,但为了肖央他只能这么做,带着苦笑看着肖央说道:“先生,请这边请。”

肖央点点头,随后带着李凡跟随经理,去办理相关的手续,一旁的少妇则满目狰狞的注视着他们,牙齿吱吱的声响让人不寒而栗。

“肖央,我们还是赶紧走吧,一会狼哥可就来了。”

“狼哥,那可是地头蛇东哥的把兄弟,为人凶恶手辣,残忍无比。”

“隔壁的老张头一家,上个月是怎么死的你不会忘记了吧。”

李凡瞥了一眼面目可憎的少妇,打了一机灵,急忙劝说肖央赶紧离开,但是换来的确实肖央充耳不闻的态度。

李凡无奈的摇摇头,虽然很想离开,但这件事毕竟是肖央为了他才做的,他已经做好了跟肖央同生共死的想法。

“人呢,是哪个不长眼的东西敢欺负我的女人。”一名裸着上身,留着桃心发型,满身刺青的恶汉,带着五名手下气势汹汹的走了过来。

“狼哥,你可算是来了,我都被人给欺负死了。”少妇急忙迎了上去,添油加醋的把事情讲述了一边。

“什么?一个穷屌丝竟然欺负我的女人,我非把他扒皮抽筋了不可。”狼哥双目一瞪,一股森然的杀意让人不寒而栗,周围的销售人员纷纷低着头不敢言语。

少妇的嘴角露出一丝阴笑,急忙带着狼哥来到了肖央所在的贵宾室之中。

“嘭!”

一声炸响,房门被暴力的踢开,刘经理和李凡皆是一哆嗦,唯独肖央露出一抹邪笑,看来正主来了。

“狼哥,就是他们,你可要为我做主啊!”女子的酥胸不停的蹭着狼哥粗壮的手臂,随后对着肖央恶狠狠的说道:“小瘪三,今天你死定了。”

狼哥上下打量着肖央,浑身不足一百的地摊货,满身的油渍,跟个路边乞丐一般,此时肖央也在打量着对方,一百八的身高,大腿粗般的手臂,胸前的肌肉更是隆起如小山丘。

“小子,你他妈的活腻歪了是不是,竟然欺负我的女人,识相的赶紧磕头道歉否则今天就废了你。”

“另外在拿几千万作为补偿费,要不然休想活着离开。”狼哥本没有勒索的心思,但是听到少妇的一席话,顿时改变的了主意,没想到面前的穷屌丝还是一个暴发户。

肖央冷冷一笑,走到狼哥面前,甩手就是一巴掌。

静!

整个房间鸦雀无声,众人都是张大了嘴巴。

“肖央竟然打了狼哥。那可是安城的大爷啊!”

“天啊,这小子真是太疯狂了,竟然给了狼哥一巴掌。”

“这……这小子活腻外的不成,他怎么敢打狼哥。”

屋内的众人瞠目结舌数不出话来,最为惊讶的当属少妇和狼哥的一种兄弟,肖央的这一把巴掌的冲击力不亚于地球爆炸。

“你他妈的敢打我。”狼哥捂着红肿生疼的脸庞,瞪着红如鲜血的双眸,犹如一饥饿的巨蟒,露着两个森冷的獠牙想要将肖央吞噬。

“一个爬虫在敢在我面前嚣张,我不打你都对不起自己。”肖央轻蔑道。

“什么?爬虫?好小子,我现在就废了你。”狼哥怒火中烧,撸起袖管就要朝着肖央招呼。

“你难道不怕东哥要你的小命吗?”

就在拳头快要接近肖央面门的时候,狼哥急忙停了下来。

“什么?你认识东哥?”狼哥疑惑道。

“当然,你要是敢动手我,信不信他废了你。”肖央淡淡道。

听到这话,狼哥狂笑不止,双手不停擦拭着眼泪,东哥会为了这个小子废了他,这真是天大的笑话。他们可是生死之交的把兄弟。

“小子,你他妈脑袋进水了吧。东哥跟我们狼哥可是亲如兄弟。”

“小子,装.逼也是要付出代价的,你以为你是谁?”

“别拦着我,看到装.逼的,我就想拖鞋抽他。”

“我的钢管呢,我非把这个混蛋的菊花给爆了,真是太不要脸了。”

狼哥的之中手下感到可笑的同时又无比的愤慨,见过装.逼的,但头次见装的如此不要脸的。纷纷吵嚷着要收拾肖央。

“小子,你要是能让东哥废了我,就是教你一声老爸。”狼哥,冷笑道。

那我就把东哥叫过来看看,他到底是帮你还是帮我。”肖央嘴角露出一抹邪笑,随后掏出了电话。

书评(270)

我要评论
  • 狂风肆&下来。

    嗡嗡嗡……此刻一阵轰鸣声响起,随后就是一阵狂风肆虐,肖央瘦小的身躯在狂风中摇摆不定,下一刻一个老头从直升飞机上走了下来。

  • 发育不&卡揣进

    “本少爷,玉树临风,英俊潇洒,让我做老公可是你修来的福分,嫌我寒酸,我还嫌弃你发育不良呢。”肖央腹诽几句,把卡揣进裤兜,大大咧咧的也离开了。

  • &至于阳

    肖央当务之急就是找个小妞结婚,至于阳痿这个耻辱的帽子他是不在意了,毕竟这对他来说就是赤裸裸的陷害而已。

  • 他伤心&不是因

    望着离去的两个狗男女,肖央悲痛万分,他伤心不是因为失去了女友,而是失去了家族的家族的创业资助。

  • &,更不

    “第三“乙方,不得以任何理由骚扰甲方,更不能对甲方产生任何的亵渎想法。”

  • 女子名&母逼婚

    女子名为冷千雪,冷家的大小姐,同时也是冷氏企业的总裁,但是如此优秀的女人却遭受着别父母逼婚的尴尬境地。

  • 鹤立鸡&一切却

    肖央,肖家百世难遇的决定天才,无论是交际,管理,还是智商都是鹤立鸡群的存在,是公认的下任家族的继承人,然而这一切却因为一个奇怪的家规,把肖央从天堂打入了地狱。

  • ,就算&这个家

    冷千雪却是看上了肖央阳痿这一点,就算这个家伙对他有不良想法也做不出实质上的伤害。打量肖央几秒钟以后。

  • 为了证&得到家

    为了证明肖央不是阳痿,他必须在三年内结婚并孕育出子嗣,这样才能证明清白,只有这样才能得到家族的创业资金,和族内的其他人员争夺家主的位置。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