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天南的话让耗子深陷了两难之地,的话至此退让就会落得没义气的名声,这但是江湖唯一的犯忌,若铁了心守护着肖央,那以后即将正面临龙家的被打压,以后的生活当然会受影响。“耗“耗子,这件事你不用插手了。”肖央开口说道。。...

龙天阳的话让耗子陷入了两难之地,如果就此让步就会落得没义气的名声,这可是江湖最大的忌讳,若执意守护肖央,那以后将要面临龙家的打压,以后的生活肯定会受到影响。

“耗子,这件事你不用插手了。”肖央开口说道。

“肖哥,我…..我不会让你受到伤害得到,没有你就没有我耗子的今天。”耗子短暂的踌躇之后,很快就下定了决心,肖央不惜危险为他不受牵连,他又怎能忘恩负义呢?

“东哥,你可要考虑清楚,跟我们龙家作对,你绝对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龙天阳满脸阴云,咬牙切齿道。

“龙少爷,这件事我非管不可,龙家虽然刺手,但我还没有忌惮的地步。”东哥脸色一沉,冷冷道。

气氛变的尴尬起来,引起仇恨的火药桶随时都要爆炸,就在此时一个冰冷切不失磁性的声音传了过来。

“龙天阳,这里可是我们冷家,你想要干什么?”

冷千雪迈着修长白皙的双腿快速的走来,精致的五官,妖娆的身材让众人眼前一两,真不愧是安城第一大美女, 就连生气都如此的妩媚动人。

“冷小姐,这小子对我不敬,我收拾他难道不应该吗?”龙天阳回道,但是语气明显弱了几分。

“你的恩怨我不管,但这里是冷家。”冷千雪语气没有丝毫感情的说道。

“那我今天就给冷小姐一个面子。”龙天阳收敛了戾气,转身对着肖央阴沉道:“小子,有种就一辈子待在冷家,要不然你就死定了。”

望着龙天阳离去的背影,肖央紧握的拳头松开了,如故没有冷千雪出来解围,事情恐怕会十分的糟糕。

“多谢!”肖央看着冷千雪笑着说道。

“我只是不许有人在冷家闹事而已。”说完,冷千雪只留下一个冷漠的背影给肖央。

望着冷艳迷人的背影,肖央莞尔,真不知道答应这个婚姻是否正确,不过肖央很快就释然了,毕竟两人都怀着各自目的才走到一起,并没有感情,只是相互利用而已,至于能维持多久,肖央无法确定。

婚宴定在三天后,现场所有宾客也都纷纷离开,此时草地上只剩下肖央和耗子等一众兄弟。

“肖哥,你还真是不简单啊,竟然把安城第一美女冷小姐给搞到手了。”耗子竖起大拇指,眼中充满了羡慕之色。

“走运而已,今天真是麻烦你了,改天我一定要好好的报答你。”

“肖哥,你这话就见外了,要不是你,哪有我耗子的今天,日后只要是你的事,就是刀山火海我耗子也不会眨一下眼睛。”

肖央会心一笑,虽然耗子这么说,但肖央还是给了他十万块的辛苦费,毕竟他的一众兄弟还是要打发的。

肖央独自一人离开冷家,刚才的事情让肖央感受颇深,有钱有地位才能不受欺负,不过他肖央可不是任人欺负的主,虽然没成功实施计划之前需要隐忍,但肖央绝不是歪蛋。

“肖央,你这几天跑哪去了,也不来店里帮忙,我都快累死了。”一位身披围裙,手拿大勺的中年油腻大叔,语气不满的说道。

大勺男子,名叫李凡,是肖央的老板,也是肖央的好兄弟,这几天肖央的突然消失让李凡感到很不爽,还以为在送餐的路上出了什么事情呢。

“嘿嘿,老板,我这不是回来了嘛。”肖央一脸的笑意,打量了一下店铺之后说道:“老板,我要辞职了。”

“辞职!”

李凡愣住了,他知道肖央会离开,但是没想会这么的快,肖央毕竟还年轻,虽然很舍不得,但还是点下了头。

“年轻人就应该出去闯荡闯荡,今天歇业,我陪你喝一杯去。”李凡,一边解开身上的围裙,一边说道。

凡圣街,安城最豪华的阶段,也是安城最好的商业闹市区,李凡最大的理想就是在这里拥有一家属于自己的饭店,只可以理想现实之间总是存在很大的鸿沟。

“你小子,该不会打算临走之前把我搞破产吧。”看到肖央来到这里,李凡幽怨道。

“嘿嘿,可是你说要请我喝酒的,你不会后悔了吧。”肖央笑道。

“算你小子狠,我认栽了,大不了在奋斗个几年。”

“哈哈哈,放心吧,今天我要送给你一个大礼。”

说完,肖央带着李凡来到了刚刚建立好的楼盘区,离开之前肖央打算完成李凡的梦想,所以直奔售楼大厅而去。

金钻售楼大厅内。

“肖央,你怎么跑来这里了,我们还是赶紧走吧。”李凡吞咽一下口说道,这种富丽堂皇的地方他还是第一次来,心中惶恐万分。

“我……”

话还没说完,肖央的话就被一个不和谐的声音打断了。

“你们两个买的起房吗?赶紧滚蛋别打扰我购房。”

“刘经理,你们这是什么成为收容所了,怎么什么人都让进来。

一位,穿金戴银,衣着光鲜的女子出言讥讽道。

“不好意思我也是来买房的,还有你怎么就认定我买不起?”肖央冷冷道。

一旁的李凡,着实被肖央的话吓了一跳,对方可是有钱人啊,这小子怎么敢得罪他们,还有这里的房价可是一平十万。

“哈哈哈!”少妇捧腹大笑,一脸傲然道:“就凭你还想买房?你就是奋斗一辈子恐怕也买不起一个厕所吧。”

“小子我可警告你,识相的赶紧滚蛋,否则不要怪我让保安扔你们出去。”少妇冷冷道。

“两位,还请你们离开,我们这里不欢迎你们。”此时,刘经理开口说道,肖央和李凡一看就是穷屌丝,要是能买得起这里的房,恐怕要奋斗十辈子吧。

“这就是你们对待顾客的态度吗?”肖央面色一沉冷冷道。

“呵呵,顾客?你也配吗?我告诉你,你奋斗一辈子都买不起这里的一个厕所。识相的赶紧滚蛋,别扫了周太太的雅兴。”刘经理轻蔑道。

“肖央,我们还是赶紧走吧,这些人我们得罪不起。”李凡怕事情闹大,急忙劝阻肖央。

肖央却没有打算离开的意思,今天他非要教训一下这狗眼看人低的家伙不成。

“这房多少钱,我买了。”肖央冷冷的说道。

“哈哈哈!”刘经理顿时狂笑起来,继续说道:“小子,你今天要是能买的起,我就给你舔脚趾赔罪。”

“没错,你要是买的起,老娘给你学狗叫,反之你就等死吧。”少妇面色阴狠的附和道。

“很好,说吧多少钱。”

“一千五百万。”

“刷卡!”

看到肖央手中的灰色卡片,刘经理顿时惊出一声冷汗,这可是极其罕见的至尊卡,隶属东泰银行,全球发行量不到一百张,而且就算是有钱人也不一定能得到。

“先,先生,我刚才是在跟你开玩笑,还请你息怒。”刘经理急忙换了衣服嘴脸,谄媚的像个奴才。

看到刘经理的反应,少妇却是一脸的懵逼,不就是一张掉了色的银行卡吗?用的着吓成这样吗?

书评(380)

我要评论
  • 古不变&意。

    “你当真阳痿?”女子冷言,面目犹如亘古不变的寒冰,让人感到入骨的寒意。

  • 可儿,&拳紧握

    “混蛋,放开可儿,他是我老婆。”肖央面露狰狞,双拳紧握,红着冷眸怒瞪着男子。

  • 此优秀&的女人

    女子名为冷千雪,冷家的大小姐,同时也是冷氏企业的总裁,但是如此优秀的女人却遭受着别父母逼婚的尴尬境地。

  • 要不是&大哥和

    “这个不用你提醒,要不是大哥和那些混蛋沆瀣一气,污蔑我是阳痿我怎么会成为这个样子。”

  • &”

    “我知道这么久以来你受了很多的苦,但是我保证结婚以后你将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 贵的气&质。

    安城锦兰小区105幢楼下。一位身高一米八,剑眉星眸,面如冠玉,清新俊逸的男子站在那里,虽然衣裳破旧但难掩其高贵的气质。

  • 让我做&。

    “本少爷,玉树临风,英俊潇洒,让我做老公可是你修来的福分,嫌我寒酸,我还嫌弃你发育不良呢。”肖央腹诽几句,把卡揣进裤兜,大大咧咧的也离开了。

  • 理由骚&能对甲

    “第三“乙方,不得以任何理由骚扰甲方,更不能对甲方产生任何的亵渎想法。”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