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面目示人。你跟这小畜牲是何关系。”剑尊道。  这是剑魔,柳无依,神界双绝之一。  “我与这小子第一次朋友见面,各位正道人士,你们冤我也可以,但切记又冤这辜的小子了。”  “这小畜牲爆出龙魔,欺师灭祖,何谈辜。你与他不识,为何又借法力“还是剑尊师弟见多识广,这都被你发现了,不像这群凡夫俗子。”。...

  人群中走出一人,负手而立,嘴角微微上扬,目光甚是瞧不起众人,唯独正眼看了易水流几眼。

  “还是剑尊师弟见多识广,这都被你发现了,不像这群凡夫俗子。”

  只见他慢慢的撕下来面上的人皮面具,成了另一个相貌。

  眉清目秀,面如冠玉,脸上淡淡的笑意,眉宇间一股不可一世的傲气。

  这人的出现,场上顿时沸腾了,全部人都显得不敢相信,一场骚动,议论纷纷。

  “阁下取笑了,人人都知道剑魔擅伪装,常易容,从不敢真面目示人。你跟这小畜牲是何关系。”剑尊道。

  这就是剑魔,柳无依,魔界三绝之一。

  “我与这小子第一次见面,各位正道人士,你们冤枉我可以,但不要又冤枉这无辜的小子了。”

  “这小畜牲放出龙魔,欺师灭祖,何来无辜。你与他不识,为何又借法力给他。”

  “你真的肯定是他放出龙魔吗?”剑魔带着讥笑,定定的望着剑尊。

  剑尊被他看着竟有些心虚了,气馁了:“好,就算龙魔不是他放出来的,那他师傅死在他身边,他又少得了干系?”

  “我告诉你们,我借他法力,只不过是看不惯你们一群道貌岸然的仙界中人欺负一个毫无法力的凡人小子,如今。你们是不是又打算给他加上一条私通剑魔,勾结魔界的罪名。哈哈哈哈”剑魔猖狂大笑。

  “岂有此理,我仙界中人向来以理服人,哪像你们魔界人是非不分。”人群中站出来一中年人,看服装应该是桃花庄的长老。

  “好一个以理服人,可我只看到恃强凌弱,以众欺人,难不成你们认为你们仙界所知道的便是理?根本不给他一个解释的机会。既是如此,那我也不便在此碍着各位说理了。告辞了。”

  却见那桃花庄长老一掌打向剑魔,以掌风拦住了他的去路,道“魔头,你今日敢来我仙界屠龙会捣乱,你别想安然离去。”

  剑魔以指做剑挡住了他的掌风,可他却不收掌,持续用法力压着剑魔,掌中还飞出几道剑气,左右围攻剑魔。

  虽然他的攻势凌冽,剑魔却不曾放在眼里,只是微微一笑,道:“魔前舞剑,小小把戏。”说完,以掌为剑,打出一道剑气将那人击退。

  “今日,寿佛不在,天帝逝世,剑圣又追龙魔去了,仙界五尊南三尊都不在,难道就凭你们拦得住我?”剑魔一向目中无人,说完便拂袖飞走,还扬声大笑:“哈哈哈哈,想算账便叫剑圣来星盘山找我吧。”剑魔虽不把众人当对手,但还是忌惮对方人多,心中清楚自己留下来肯定要吃亏的,便嘲讽了一下众人,就扬长而去。

  “刚刚那股法力是他借我的?他就是剑魔?老王八羔子的宿敌,而我以后要去挑战他。”看着剑魔远去,易水流心中有一股莫名的恐惧,这个人在众多仙界中人面前来去自如,完全不当他们是一回事,自己将来真的可以打败他吗。

  “他刚刚说剑圣追龙魔去了?剑门就剑圣不在场,难道折叶长剑在剑圣手上?”

  被剑魔轻易走掉,剑尊心中虽然不甘,但也无可奈何,若真打起来自己还不一定是他的对手,为了掩饰尴尬,缓解气氛,又将话题转回易水流身上,道:

  “各位师弟,暂且不论剑魔的事,今天对付这小畜生替天帝报仇才是主题。”

  易水流看着场上众人都将目光转向自己,且无不恶狠狠的,都是欲先杀之而后快的眼神。

  “师叔,连你也认为是我放出了龙魔害死了师傅吗,听我说,困龙剑阵需要剑门中人才知道解除方法。”易水流对着他师叔辩解道,可他师叔脸上依然一片死寂,不理会他。

  “一派胡言,你是想将责任推到我剑门身上吗?你连我剑门不世的剑法都知道,更别说解除剑阵的方法了,还想狡辩。”剑尊大怒道。

  “来啊,众师弟,布下降魔剑阵,将这小畜生活抓了再审。”剑门大弟子指挥道。

  这时,周围的剑门弟子纷纷拔剑将易水流围在中间,开始念咒转圈,被围住的那块地上竟发出蓝光。

  “张口闭口小畜牲,你们太欺负人了,是我强行带他上落英山的,他根本就没想害他师傅,你们不要黑白不分。”韩江雪怒道。

  “一个小女子说的话,我们凭什么相信,请你快快退到一旁,被剑阵伤了可怨不得我。”风冬庭道。

  “小女子怎么了,让你尝尝本女侠的厉害。”长弓拉满,对着剑门弟子就是一阵乱射,虽然不知道降魔剑阵是什么,但这么多人一齐布下的阵法,一定很厉害,所以便放箭阻挠他们布阵。

  但已经来不及了,众剑门弟子已然站好了位置,布好阵了,他们纷纷祭出手中飞剑,双手合成剑指,念着口诀。

  霎时天地变色,风起云涌,剑门弟子围着易水流形成了一个法力膨胀的光圈,圈里飞剑乱舞,不断袭击易水流。

  无数把飞剑如流星般划过,易水流没有法力根本抵挡不了,身上好几处被割伤了。

  看着易水流危在旦夕,韩江雪眉头紧皱,竟也跳进阵里替他挡下了致命的飞剑。

  韩江雪又射出一箭在空中形成了一个保护罩,暂时将飞剑全部挡在外面。

  “你怎么这么傻,你跳进来干什么,我不想连累你,你快走。”

  “不行,如果我没逼你上落英山,没带你上这,你根本不会这样。既然我带你上来,那我便是死了也要带你下去。”望着易水流,韩江雪目光坚毅,世间绝对没有什么会让她转移目光,改变想法的了。

  可紧接着,剑门弟子大喝一声“破”,感觉大地都抖了抖,一把巨大的光剑从天而降,击碎保护罩,插向易水流,不,不止,而是一把紧接着一把,源源不断的巨大光剑,插到地上,虽然插不到二人,但也封住了他们的退路,使他们更加难躲避空中飞剑的追击。

  巨大光剑越来越多,插在地上如石碑,面对飞剑的夹击,二人几乎无地可退了。

  韩江雪心想:这样下去,迟早被巨剑落中,没办法了只能拼了。

  只见她回头对易水流道:“希望你还能当我是朋友。”

  易水流不解她突然说这话时什么意思,刚欲开口问,却见韩江雪慢慢的浮到空中,手握白光,低头默念着。

  顿时,不倒峰上方,天昏地暗,乌云蔽日,感觉得到,天地的能量正往韩江雪身上汇聚。

  韩江雪的头发竟然在一眨眼间全部变白了,背后一双全白羽翅破衣而出,剧烈的挥动着,同时,天上下起了大雪。

  在场的所有人无一不被韩江雪忽如其来的变化给震撼到,纷纷指着韩江雪道,“是雪妖,她是雪妖。”

  这大雪应韩江雪召唤而来,含有她的妖力,冻住了诸多飞剑,伤了许多剑门子弟,一瞬间降魔剑阵便被毁得七零八落,人人回剑自保。

  天上的韩江雪一见剑阵破了,便马上降落到易水流身边,她知道易水流心中定有千万疑问,但此时也不容她解释了,得趁众人没反应过来,大雪暂时阻碍住他们,才能逃脱。再次抓住易水流的衣领,扇动翅膀便带着易水流快速飞离不倒峰。

  飞到了不倒峰上方那会,还能听到了下方众人的七嘴八舌。

  “居然是雪妖,看她使弓,就应该猜到她是雪妖了。”

  “快追,绝不能让那小畜生逃了。”

  “该死的,这大雪含有妖力,使我无法御剑。”

  “快,快,乘风去追。”

  ......

  二人渐渐飞离不倒峰。

  降落在不倒峰附近空地,放下了易水流,而她自己也支撑不住了,倒了下来,看她的脸色变得十分苍白,甚是虚弱。

  “你没事吧,看你的样子很虚弱啊。”易水流扶起她。

  “我没事,只是刚刚唤雪用去了我太多的妖力,好好休息一会就恢复了。怎么,你看见我这样子,不怕我吗?”韩江雪坐在地上,凝气聚力,恢复了少许,身后那洁白无瑕如白雪般美丽的翅膀轻轻的摆动着。

  “有什么好怕的,我感激你还来不及呢,若不是你,我此时肯定被剑阵伤的尸骨无存了。”

  “我师傅曾说,你们人族向来当我们雪妖是吃人的妖怪,一看见便是怕的要死,仙界有句话说,雪妖入关,人人得而诛之。”

  “又是你师傅说的,你师傅就会骗你。你不知道,你这样白发披肩,背上还有双翅膀的样子更美,简直是美得让我不敢多看呢,就跟仙女一样。”

  “你说你不怕,那又为何眼神飘忽不定,不敢多看我一眼。”

  “因为啊,你那样子太美了,我怕多看几眼,就被你给迷住。”

  听他这么一说,韩江雪苍白的脸微微的发红了,忍不住捂嘴露出淡淡的笑意,“都什么时候了,还油嘴滑舌的”。

  那含羞的样子,真是美极了。

  就像那在大雪中含苞待放的桃花,美得不可方物。

  你不知道,你是有多美,美得连大雪都甘心成为你美的背景。

  我明知道,多看几眼会陷入无可自拔的痴迷,可我还是禁不住不去看你。

书评(146)

我要评论
  • 一眨眼&人影了

      易见时嘱咐完徒弟,便手握法诀,脚下生风,一把巨剑渐渐从他脚下浮现,慢慢的载起他,飞向落英山,一眨眼便不见人影了。

  • 行上山&在村中

      “水流儿,事态紧急,我得先行上山,你留在村中保护村民和等你师叔吧。”易见时先行一步。

  • 物的来&”

      “你不必着急,只管将这些怪物的来历细细道来,正巧我要上剑门,我可以帮你转告剑门。”

  • 脸生脓&着双手

      怪人们渐渐地靠近,慢慢的可以清楚的看清他们的样貌了,头顶双角,脸生脓疮,流出毒液,铜铃红眼,血盆大口,还有一双巨大的手臂,长有利爪,像是因为手臂太重,才伸不直腰,垂着双手。

  • 事相告&。”

      “不敢再劳烦上仙,只是刚刚听上仙言语似乎在等另一位上仙,这才有事相告。”

  • ,见辰&一直未

      “回上仙,见辰上仙上山后,小人就一直在村口站岗等待见辰上仙的师兄,却一直未曾见到见辰上仙下山。”

  • 叔一个&了,我

      “水流儿,你师叔一个人上山三天了,恐怕是遇阻了,我得上山帮他,你留在着协助这位大叔守护村子吧。”

  • 知,百&山摆下

      “据我所知,百年前,剑门诸多前辈在落英山摆下困龙大阵封印了作恶多端的龙魔,难道这些怪物的出现和这龙魔有关?”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