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人都快无法呼吸了。  “这是哪儿?”易水流勉勉强强的坐出来,倍感浑身酸疼,四肢有心无力,再上下打量一下这个石室。  石室里什么都也没,四根柱子,空徒四壁,更有甚者连门都也没,“那我是怎么进去的?我该怎么回去?”易水流艰苦的站出来,去踹了一脚墙壁,却也没丝身世是什么?为什么这么多人说我是妖?从我身体里爆发的黑圈又是什么?。...

  龙魔出世,师傅被杀,自己却被冤枉成了这一切的凶手。

  身世是什么?为什么这么多人说我是妖?从我身体里爆发的黑圈又是什么?

  我能打败剑魔接老王八羔子出来吗?

  雪儿呢?她是不是在等我去找她,我只身能进入雪妖统治的雪城吗?

  这些天发生了这么多的事,重复的在梦境中循环重演,逼着人无处可逃,强大的压迫感压得他无法呼吸。

  易水流从梦中惊醒过来,发现自己正置身于一个黑暗的石室中,石室光线稀薄,空气稀少,人都快窒息了。

  “这是哪儿?”易水流勉强的坐起来,感到浑身酸痛,四肢无力,再打量一下这个石室。

  石室里什么都没有,四根柱子,空徒四壁,甚至连门都没有,“那我是怎么进来的?我该怎么出去?”易水流艰难的站起来,去踹了一脚墙壁,却没有丝毫影响。

  又连续踹了几脚,将四面墙壁都踢一遍,还是没有发现可以出去的门缝。

  “该死的,这是什么地方,连门都没有。”易水流狠狠的一推,墙壁还是纹丝不动。

  忽然感觉身后一阵凉风,易水流回头去看,一个少女不出什么时候站在了他身后,吧唧吧唧的眨着大眼睛,好奇的看着他。

  “啊,你能不能吭一声啊,吓死我了。”易水流被吓了一跳。

  “哦,你不喜欢我啊,那我走就是了嘛。”少女嘟着嘴转身离开。

  “诶,诶,你别走啊,这鬼地方挺吓人的。”看着这阴暗,不见天日的鬼地方,易水流有些心虚。

  “那你喜不喜欢我嘛?”少女睁着大眼睛看着他,装出哭腔道。

  “喜欢,可喜欢了。”

  “那好,那我就陪陪你吧。”少女噗嗤一笑。

  看她由蹙眉嘟嘴变成捂嘴轻笑,这一瞬间太美了,易水流不禁呆呆的看着她。

  眼前的这个曼妙少女,婆娑身姿,仿佛吹弹即破的脸蛋,还有那楚楚可怜的眼神,两手正玩弄着过肩的双马尾,一股小家碧玉娇小玲珑的感觉。

  她也静静的打量着易水流,两人的目光碰到了一起,易水流竟感觉像触电了一般,闪开道:“你盯我干什么?”

  “我是好奇你究竟是个什么妖怪,都伤成这样了还不死。”

  “我不是妖怪,我是人。”说着易水流才发现自己浑身上下缠满了绷带,想起了那天穿肠破肚的伤。

  “你不是妖怪,怎么会被关进这里。”

  “这是什么地方?”易水流惊道。

  “这是九九浮屠第一层。”

  九九浮屠,易水流还是略有耳闻的,传说中的斩妖塔,是天泽寺用来囚禁妖怪的地方。“我怎么会被关进了这里?”

  “你笨啊,你被关进这里,就代表这仙界的人已经认定你是妖怪了。”

  “不可能,我堂堂天宫大弟子怎么会是妖怪。”易水流有些慌乱,不敢相信。

  “可是他们送你进来的时候说你杀了你师傅啊。”少女有些好奇的道。

  “我没有,那是他们误会我了,我要出去找到真相,替师傅报仇。”

  “你还真是异想天开啊,我在这里这么久了,都不知道见了多少妖力通天的妖王,却没见一位能逃出去的。”

  “我就不信。”易水流大力的踹打着墙壁。

  少女也不阻止他,在他身边呆呆的看着他努力,道:“这浮屠塔下埋葬着的是天泽寺镇寺之宝‘不夜避妖珠’,塔里是‘不夜锁妖阵’,所以妖族生活在这塔里,妖力会被慢慢的消磨殆尽,最终死亡。塔外一层是‘金刚斩妖阵’想要出塔,除非外面有人接应,破了斩妖阵,不然只有等天泽寺的人开恩释放了。”

  “那他们释放又是怎样释放出去的。”易水流停下来着急的问道。

  “不清楚哦,因为这么久以来都没有妖怪被释放过。好像是有一道特殊的门吧。”

  “我是人,又不是妖,他们凭什么把我关在这里。”

  少女突然神秘兮兮的,小声道:“我告诉你哦,就算凡人被关在这里面,日子久了也会死的。”

  “为什么?”易水流很是紧张。

  “因为会饿死啊。哈哈哈,笨蛋。”少女开了个玩笑,得意的捂嘴偷笑着。

  易水流不想理她,无可奈何的坐在地上想办法,不过他确实感到肚子饿了。

  看到易水流不理会,她又跑到易水流面前坐着,叉着腰道:“你肯定不知道吧,迁虹剑门说你身上有他们的不世剑法,要活抓你回去审问;而云海天宫又说你身负杀害天帝掌门的血海深仇,一定要在天帝坟前杀了你,祭祀天帝;这天泽寺更离谱,说你身上有股强大的妖力,一定要将你锁入浮屠塔,可我在你身上感觉不到半点妖气啊。看来你的利用价值有点大,他们三派为了争你,差点决裂了,最后多亏了寿佛这老小子出面,才和平的解决了,把你关进了这里。”

  “发生了这么多事我怎么不知道,我昏迷了很久么?”

  “我不知道哦,不过他们送你进来的时候你就一直昏迷不醒的。也难怪,伤成这样,不死也得趟几天啊,不过,你究竟是个什么怪物啊。”少女好奇的眨了眨大眼睛。

  “我说了我不是妖,我是人。”易水流不耐烦了。

  “那你有没有感到呼吸困难,快要窒息了。”

  被她这么一说,易水流细细想来,确实有这样的感觉,从醒来便有了,道:“你怎么知道?”

  “那就对了,还说你不是妖,这是地底下的不夜珠正在吸收你的妖气的表现,用不了多久你就会死翘翘咯。”少女得意的道。

  “那一定是碰巧,可能是我身受重伤的原因,再说了,你在这这么久了,怎么不见你死。”易水流还是不愿意承认这个事。

  “因为我是灵妖啊,没有肉体,没有妖力,所以不怕不夜珠。”

  “那除了你,就没有其他妖怪了吗?他们都死了吗?”

  “他们啊,都往上一层去了,也不知道死活,丢下我一个人在这儿无依无靠的。”少女又嘟着小嘴。

  “上去就会好一些了吗?”

  “当然啦,这第一层是最靠近地底不夜珠的,越往上就离得越远,妖力就会被吸得越少。怎么,你也想丢下我在这,一个人往上跑吗?”

  “爬的越高活得越久么?”易水流心想,又道:“我不是妖怪又不怕不夜珠,我是想往上爬找些吃的,我可不想饿死在这鬼地方。”

  “借口!那你这么想出去,出去有急事吗?”

  “我出去当然是要努力修炼,变得很强,杀了龙魔,替师傅报仇,然后替师伯打败剑魔,再去雪城找到雪儿,之后找到龙女问明白我的爹娘究竟是谁。”

  “目标是挺多的,想的不错,就不知道你出不出得去。”

  “必须做到,哪怕付出生命,所以我一定会从这儿逃出去的。”易水流紧握着拳头,目光烔烔,格外的坚毅。

  “那反正你现在也出不去,你的目标第一步就是变强,那这儿也可以修炼变强啊,笨蛋。”

  “这儿?这儿除了吸妖力还有什么吗?”

  少女长长的舒了一口气,道:“你不知道,这儿往上爬,也是要代价的,每一层都被其他的妖怪霸占了,你要留在那一层就必须得打败他。懂了吗?笨死了。”

  “那你不留在那一层,不就好了,接着往上爬,那层主也不会为难你吧。”

  “这九九浮屠,是九九八十一层,但其实妖怪分为两拨,生活在下面三十层还好,只要你不和他们抢地盘,他们是不会为难你的,但三十层以上就不同了。”少女看着他,有些无奈。

  “哦?怎么不同?”

  “三十层以上的五十一层,不夜珠的效果开始便弱了,那里的妖怪们像一个组织,他们服从八十一层妖王的命令,各自安分的守在各自的层里,若与其中一层的为敌,便是与整个上五十一层为敌,除非你投降,加入组织,否则,不用你上到他们的层数,他们就会下来追杀你。”

  听她这么一说,易水流似乎有了头绪,她是要我往上爬,一路上降妖伏魔来提升自己的实力,便道:“那我就去上五十一层看看,我要提升实力去了。不过还是谢谢你告诉我这么多,我等下就要上去了,也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再见,我叫易水流,你呢?”

  “我叫释娴画,喜欢我的人都叫我画画。”小女子俏皮的眨了眨眼睛。

  “哦,花花,麻烦你在告诉我怎么上去上一层。”这里一眼望去就只有柱子,墙壁,哪来的楼梯上去。

  “哼,我不告诉你,你刚刚才说你喜欢我的,现在又要丢下我了。”画画装出一副要哭的模样。

  易水流急忙安慰她:“我不是要丢下你啊,只是我不能待在这了啊。”

  “你要是真喜欢我,你可以带我上去的啊。”她马上摆出来一副惊喜的模样。

  易水流连连摇头道:“不行,不行,我一个人上去都危险重重了,还带上你,我照顾不好你。”

  “借口,我又不用你照顾,我在这生活了那么久,我当然有我保命的本领拉。哼,我告诉你,你要是不带上我,我就不告诉你上去的办法了。”释娴画不屑的扭过头去。

  “那你也可以等我上去了,你自己再上啊,为什么非要跟着我。”易水流对她无可奈何了。

  “呜呜~你个流蛋,欺负我。人家在这塔里孤零零的生活了那么久,只是想找个伴嘛。”她又是一副哭腔,蹙着眉头撇着嘴。

  “好好好,我怕了你了,我就带上你吧,但你要照顾好自己。不是,你先解释下,流蛋是什么,我们再上去。”看到她这要哭的样子,易水流都心软了,又有些无奈。

  “流蛋就是你啊,你不是说你叫流蛋吗?”

  “我什么时候说了,再说一次,我叫易水流。”易水流伸手去拉住她的两条马尾。

  “就是流蛋,流氓加笨蛋,你放开我可爱的马尾。”

  “臭牛蛋。嘿嘿,我就死缠着你,看看你究竟是什么怪物,能受了这么重的伤还不死,还可以让三大派抢你。”释娴画心里暗笑着。

书评(213)

我要评论
  • 师傅,&我们到

      “剑门地界,落英村。师傅,我们到了。”少年看着不远村前石碑道。

  • 手握法&一眨眼

      易见时嘱咐完徒弟,便手握法诀,脚下生风,一把巨剑渐渐从他脚下浮现,慢慢的载起他,飞向落英山,一眨眼便不见人影了。

  • &跪下,

      那大叔见况连忙跪下,不停的磕头道:“上仙本领高强,还请救命,那都是些吃人的妖怪啊。”

  • 子定当&竭尽全

      “是,师傅,弟子定当竭尽全力守护村子安全,师傅此行注意安全。”

  • 山后,&。”

      “回上仙,见辰上仙上山后,小人就一直在村口站岗等待见辰上仙的师兄,却一直未曾见到见辰上仙下山。”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