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小季愣了几秒钟,回来要拦阻凉千城。凉千城直接抓着江时染往胳肢窝一夹,凌厉的眼神瞟了离小季几眼,发出警告他切记多管闲事,后转身就疾步离开。他把江时染粗野地塞到自己的车上,凉千城直接抓着江时染往胳肢窝一夹,犀利的眼神瞟了离小季一眼,警告他不要多事,转身就快步离去。。...

离小季愣了几秒钟,过来要阻拦凉千城。

凉千城直接抓着江时染往胳肢窝一夹,犀利的眼神瞟了离小季一眼,警告他不要多事,转身就快步离去。

他把江时染粗鲁地塞到自己的车上,大力地关上门,不等离小季追来,开着那辆白色的帕加尼幽灵之子就离开了。

目光直视前方,眼神冷若寒冰,“江时染,我不管你跟离小季是演戏还是假戏真做,不得不说,你很成功,成功地再次引起我的注意了。你不想住在那里,我在‘秋水伊人’还有一套房子,一直空着。”

江时染有些诧异地看着凉千城,一下子忘记了挣扎。

他不是很讨厌她吗?他不是一点都不想见到她吗?他不是特意跑到嘉惠妈妈的房子里面赶她走吗?为什么还要这样做?

二十分钟后,车子停在“秋水伊人”一栋很独特的别墅面前,冰冷的声音再次响起,“这套房子,是向右送给你的18岁生日礼物,我一直都留着,现在还给你。”

说完,他把钥匙丢在江时染的面前,冷着脸看着她。

江时染站在门口,迟迟没有移动脚步。

“染染,你马上就18岁了,想要什么样的生日礼物?”

“顾向右,我想要一栋古典的房子,还有,一场中式的婚礼。”

“好。”

月光下,一个高高瘦瘦的身影站在坐在秋千上的女孩身边,静静地看着天上的星星。

顾向右,你还欠染染一场中式的婚礼,就算有了房子,染染也不会开心的。

月光下,有晶莹的珠子从江时染的眼角落下,就连呼吸都牵扯着她左心房的位置。

她慢慢地蹲下来,抱着自己的双腿。

顾向右,染染出狱了,收到你迟来的成年生日礼物,只是,我再也见不到你爽朗的笑声和曼妙的身姿,冷清地有些可怕。

江时染转身,想要从这里逃离。

被凉千城拦住了去路,冰冷的声音让她的脊梁骨都发冷,“江时染,去哪里?怎么不进去看一下向右精心为你准备的生日礼物。”

大掌抓着江时染的衣领,慢慢地走进那套复古的建筑里面,里面没有一丝生机,到处都蒙了一层厚厚的灰尘。

江时染不敢抬头看,这里的每一样东西,都是按照她的想法来设计的。

当初她只是画了一张草图给顾向右,然后说着她的想法,她没有想到,顾向右会把她说的变成现实。

“向右处处为你着想,你却想着要怎么抢她的男人,江时染,你怎么这么恶毒,这么狠心,你把她推下去的时候,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凉千城的手停留在江时染白皙的脖子上,手上青筋凸起,手指的力道微微加重了几分,他一直在忍,控制着自己,怕自己把江时染纤细的脖子给掐断了。

江时染的脸有些红,她抬起眼皮,看着凉千城,突然笑了。

第1章 出狱

2021-01-14

第2章 妈?

2021-01-14

第6章 不借

2021-01-14

第10章 擦鞋

2021-01-14

书评(290)

我要评论
  • &接开着

    江时染这时候只想逃,原以为凉千城会直接开着车离开这里,却不料,他的车子就这么毫无征兆地停在了她的面前。

  • 江时染&眼身后

    江时染看了一眼身后耗费了她五年青春的地方,她还能好好做人吗?她这五年的牢狱生活真的可以说忘就忘吗?

  • 为这么&况,他

    管家威斯如实回答,之前他没有跟凉千城说,是不想因为这么点小事打扰他,更何况,他吩咐过,只要是跟江时染有关的事,一律不要在他耳边提起。

  • 是四个&W市,

    她抬头看了一眼那辆车,车牌号码是四个八,在W市,只有一个人拥有这个车牌号码,就是凉千城。

  • 前从六&方毫不

    当时她还以为顾向右是在跟她开玩笑,却没有想到,她说完就在她面前从六十层楼高的地方毫不犹豫地跳了下去。

  • 欢薰衣&说话呗

    “染染,你知道我喜欢薰衣草,一有空,你就带几束薰衣草来我坟前跟我说说话呗!”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