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时染也没表示拒绝离小季,不是直接跟随他走了。离小季特地为江时染点了一些粥之类的暖胃的食物,还把整个餐厅的晚餐时间都包了下去。这是江时染入狱后,吃的第二顿温暖的的晚餐离小季特意为江时染点了一些粥之类的暖胃的食物,还把整个餐厅的晚餐时间都包了下来。。...

江时染没有拒绝离小季,而是直接跟着他走了。

离小季特意为江时染点了一些粥之类的暖胃的食物,还把整个餐厅的晚餐时间都包了下来。

这是江时染出狱后,吃的第二顿温暖的晚餐。

“染染,吃完粥,我带你去医院检查一下。”

离小季特意又跑了一趟监狱,查了江时染在监狱曾经住院的资料,知道她曾经自杀,也知道她的胃已经被折腾坏了。

江时染低着头,一口一口很认真地吃着碗里的粥。

从监狱出来,除了嘉惠妈妈跟林落雪,离小季是唯一一个没有用鄙夷和讥讽的眼神去看她的人,他还帮她找工作,叫人给她送午餐。

第一次,她觉得自己吃的不是粥,而是一份暖到心窝里面的温柔。

抬起头,轻皱了一下眉头,“离先生,我不想去医院,我还没有找到房子呢。”

她不知道凉千城下次什么时候又会去那里叫她搬家,她只知道,越早离开那个房子越好。

等她凑够给嘉惠妈妈做手术的钱之后,她就会带着嘉惠妈妈离开这里,走得远远的。

离小季有些奇怪地看着江时染,为什么要急着搬家,转念一想,他明白过来,微微地点了点头,“好,等一下我陪你去找房子,不过,你要先吃饱,然后去医院做检查,你也不想宋阿姨出院你就病倒了吧。”

江时染把头垂了下来,双眉之间,有一股淡淡的哀愁,双唇抿成一条线,她现在连嘉惠妈妈的手术钱都没有凑够,租房都勉勉强强,更何况,还去检查身体。

她本可以读完大学,拿到一个高学历,然后像周苏琴他们一样,出国深造,或者子承父业,有一个全新的人生,可是顾向右那一跳,毁了她的一切。

她从来没有怪过顾向右,这一切都是她自作自受,如果不是她的固执,不是她非要缠着凉千城,怎么会甩了下去。

曾经的她,也是一个骄傲的人。

离小季也没有回家,而是一直陪着她一起找房子。

像她这样盲目的找,先不说能不能找到房子,很有可能会跟一些不太好的人拼租。

站在江时染的身后,看着江时染记公交牌上的信息,晚风吹过,有些凉意,他走上前去,给江时染披上一件外套,张嘴说道,“染染,也不急在这一时,等有空再继续找吧,已经很晚了,我先送你回去。”

江时染看了一眼时间,便跟着离小季回家了。

站在家门口,江时染正准备开门,看见她家旁边贴了一张招租的传单。

传单上面印着一套小型的独立别墅,有花园和游泳池,旁边写着,由于全家移民,别墅不想就这么空着,以防以后回国没有地方住,整栋别墅出租,不需要房租,水电费之类的自理,只要保证别墅干净即可,再后面是联系方式。

江时染把传单撕下来,很认真地看着上面的信息。

站在旁边的离小季,眯着眼睛看着那张胶水还没有干透的传单,嘴角微微上扬。

第1章 出狱

2021-01-14

第2章 妈?

2021-01-14

第6章 不借

2021-01-14

第10章 擦鞋

2021-01-14

书评(271)

我要评论
  • 他的脚&鄙夷地

    凉千城打开了车门,他的脚慢慢地从车上放下来,一脸鄙夷地看着站在路边穿着一袭素色衣服的江时染。

  • 地停在&了她的

    江时染这时候只想逃,原以为凉千城会直接开着车离开这里,却不料,他的车子就这么毫无征兆地停在了她的面前。

  • 或者说&悔他这

    “顾向右,没想到这个锅,我一背就是五年,你说,如果凉千城知道事情的真相,会不会更加恨我?又或者说,会后悔他这么做?”

  • “本来&金,所

    “本来是十年,但是最近她好像因为见义勇为,救了局长的千金,所以提前把她放出来了。”

  • 就把她&不禁风

    江时染坐在顾向右的坟前,手里拿着是矿泉水,五年的监狱生活,早就把她的胃折磨的弱不禁风了,现在别说是酒了,就算是生冷的食物她都会受不了。

  • ,更何&是跟江

    管家威斯如实回答,之前他没有跟凉千城说,是不想因为这么点小事打扰他,更何况,他吩咐过,只要是跟江时染有关的事,一律不要在他耳边提起。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