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时染就这么呆呆地地望着凉千城的背影,手还能保持着拿着衬衣的姿势。她的身后,有两个员工嚼着舌根。“那个男人也不是凉千城吗?怎么会带着一个女孩子会出现在这里,并且还穿的这她的身后,有两个员工嚼着舌根。。...

江时染就这么呆呆地看着凉千城的背影,手还保持着拿着衬衣的姿势。

她的身后,有两个员工嚼着舌根。

“那个男人不是凉千城吗?怎么会带着一个女孩子出现在这里,而且还穿着这么寒碜。”

“谁知道呢,你有没有觉得这个女孩子看起来有点眼熟啊?”

另外一个女孩子又来搭话,看着江时染的背影。

“我记起来了,她是江时染,就是那个跟姐姐抢男人,还把姐姐害死的那个女的。”

“是她啊,我记得她画画很厉害,当年好多人都好迷她的画。”

江时染咬着牙齿,双手死死地抓着衣角,身子在微微颤抖,快步朝着门口的方向走去。

凉千城付完钱,有些奇怪地看着江时染,随即跟了上去。

江时染站在店门口,双手很用力地抓着她的衣角,眼神有些恐惧地看着前方。

她害死了顾向右,是她害死了顾向右。

凉千城走到江时染的身后,伸出手,还没有碰到江时染的肩膀,他的手机响了。

他把手收了回来,接通电话,还没有开口说话,那边就传来一个糯糯的声音,“千城哥哥,你在哪里?爸爸说晚上叫你来家里吃饭,有些事要跟你商量一下。”

凉千城看了一眼江时染,然后转身小声地说道,“我知道了。”

“千城哥哥,我在爸爸公司,爸爸他有事,你能不能来接我回家啊?”

周苏琴越来越觉得,她都快要变成第二个江时染了。

“嗯。”挂了电话,凉千城走到江时染的面前,薄唇一张一合,“去吃东西。”

江时染一点反应都没有,还是保持着之前的动作,好像根本就听不到凉千城的声音一样。

“还不走?”

凉千城有些怒意,眯着眼睛看着江时染。

江时染站起来,像一具行尸走肉一样,跟在凉千城的身后。

凉千城在以前江时染最爱的那家店门口停下,然后点了一大堆好吃的,示意江时染吃。

看着眼前七分熟的牛排,上面撒了红红的一层辣椒粉,江时染低下了头。

现在的她,早就不是五年那个无辣不欢的江时染了,这些东西,只要一碰,她就会胃疼的难受。

“吃。”

凉千城拿着刀叉,很优雅地切着牛排。

江时染拿起刀叉,切了小小的一块放进嘴里,刚咽下,就觉得胃里一阵翻江倒海,然后冲进了洗手间。

凉千城站在洗手间的门口,看着那个趴在洗手盆上面瘦弱的身影,脸上划过一丝担忧,一闪而逝。

以前她最爱吃的就是这种超辣的牛排,如果不够,她还要去骂服务员。

没想到,现在的她,连辣椒都不能碰了。

江时染再出来的时候,那份超辣的牛排已经被换成了一碗热腾腾的粥了。

吃完之后,他要送江时染回家,被拒绝了。

凉千城离开之后,江时染往医院的方向走去,看了嘉惠妈妈之后,就去找房子了。

找了整整一个下午,江时染都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地方。

摸着有些空荡的口袋,现在的她,哪怕是浪费一分钱都是不被允许的。

离小季开着车,路过公交车站牌的时候,看见一个瘦弱的身影,正在等车。

“染染,你怎么在这里?”摇下车窗,离小季看着坐着发呆的江时柒,“还没有吃饭吧,我们去吃饭。”

第1章 出狱

2021-01-14

第2章 妈?

2021-01-14

第6章 不借

2021-01-14

第10章 擦鞋

2021-01-14

书评(488)

我要评论
  • 儿,所&以,她

    当初她跳下水是想自杀的,谁知,看见水里有个小女孩,她就顺手把她捞了上来,偏偏那个小女孩是局长的女儿,所以,她被减刑了。

  • 她说的&那句话

    她买了一束薰衣草,因为她一直都记得,顾向右站在六十层楼高的天台上跟她说的最后的那句话——

  • 车离开&车子就

    江时染这时候只想逃,原以为凉千城会直接开着车离开这里,却不料,他的车子就这么毫无征兆地停在了她的面前。

  • &向右之

    如果可以,她宁愿从来没有认识过凉千城,更不会成为他跟顾向右之间的传信工具!

  • 手粗糙&,满脸

    她记得当初她进来的时候,刚上大学,年芳18,如今,她双手粗糙,满脸沧桑,一点都不像一个23岁的女孩子。

  • 一个瘦&个送她

    一个瘦弱的身影站在女子监狱的门口,监狱长是唯一一个送她出狱的人。

  • 草,一&几束薰

    “染染,你知道我喜欢薰衣草,一有空,你就带几束薰衣草来我坟前跟我说说话呗!”

  • 她还能&就忘吗

    江时染看了一眼身后耗费了她五年青春的地方,她还能好好做人吗?她这五年的牢狱生活真的可以说忘就忘吗?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