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逸晗眯着眼睛望着凉千城,离小季还啊给他找了一个大麻烦。凉千城回过头看了几眼邹逸晗,绕开林落雪,走到江时染的旁边。一把把握住江时染的手腕,扛着她往外走去。再打开车门凉千城回头看了一眼邹逸晗,绕过林落雪,走到江时染的旁边。。...

邹逸晗眯着眼睛看着凉千城,离小季还真是给他找了一个大麻烦。

凉千城回头看了一眼邹逸晗,绕过林落雪,走到江时染的旁边。

一把抓住江时染的手腕,拖着她往外走去。

打开车门,把江时染丢进那辆白色的帕加尼幽灵之子,然后开着车,迅速地离开。

江时染有些惊慌地坐在副驾驶座上,看着车上还放着以前她经常会点燃,但是不抽的香烟。

伸出手,还没有碰到烟,她的身子因为凉千城突然的急转弯而重重地撞在车门上。

也许是太久没有坐过快车了,江时染觉得有些反胃,趴在窗边,脸色有些不太好。

凉千城斜着眼睛瞟了一眼江时染,然后慢慢地把车速降了下来。

“凉,凉千城,我,我想吐。”

江时染忍不住了,朝凉千城的身边倒去,对着他的西装吐了他一身。

凉千城把车子靠边慢慢地停了下来,黑着一张脸看着江时染。

然后一瓶纯净水,被送到江时染的面前。

江时染接过水,赶紧下车,她走到行道树旁边,手撑在树上,对着树干吐。

凉千城站在江时染的身后,伸出手,想要帮江时染拍一下背,还没有碰到她的背,就缩了回来。

吐了大概十分钟这样子,江时染总算是吐干净了,慢慢爬起来,她拿着水,正准备拧开漱口,水被拿开了。

凉千城拿着水,拧开之后,才递给江时染。

“谢谢。”

江时染接过水,然后走到另外一颗树旁边,开始漱口。

听着江时染生疏而有礼貌的语气,凉千城觉得胸口有一股莫名的躁意,让他很想发火。

把自己整理好了之后,江时染才走到凉千城的旁边,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他,“你的衣服,我会赔给你的。”

本来有些躁意的凉千城,听到江时染要赔他的衣服,彻底怒了。

他进粗鲁地把自己的领带解,开,然后把衣服从身上脱下来,砸到江时染的身上,薄唇发出冰冷的声音,“帮我洗干净,送到我公司去。”

江时染愣了一下,手里的水瓶也因此而掉到地上,抬起头看着凉千城。

刚才他说,让她把衣服洗干净,送到他公司去。

她应该没有幻听吧?

江时染眨了眨眼睛,看着凉千城小麦色的胸膛,手里还抱着他脱下来的西装外套和白色衬衣。“上车。”

凉千城打开车门,示意江时染上车。

开着车,他往商场的方向走去。

这次,他的车开得很慢。

车上的两个人都不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前方的路。

突然,车子在一辆很高档的店前面停了下来。

江时染也跟着下了车,然后一起走进店里,看着里面满目琳琅的衬衣和西装外套。

她记得,以前她最喜欢来这里帮凉千城买衬衣,然后让顾向右拿去给他。

没想到,他一直穿着都是这个牌子的衬衣。

他一直都不知道,他所有的东西,都是她买的,他每年生日得到的礼物,都是她花很长时间精挑细选再以顾向右的名义送给他的。

她习惯性地走到一个区域,然后拿起凉千城码子的衬衣。

突然想到什么,她正准备把衣服挂回去的时候,被凉千城拿了过去,直接就套在身上,然后拿着卡去付钱了。

第1章 出狱

2021-01-14

第2章 妈?

2021-01-14

第6章 不借

2021-01-14

第10章 擦鞋

2021-01-14

书评(313)

我要评论
  • 在乎这&证她故

    反正她已经不在乎这个结果了!从凉千城和自己的亲生母亲同时出现在法庭现场指证她故意杀人的时候,她的心就已经死了……

  • 这时候&只想逃

    江时染这时候只想逃,原以为凉千城会直接开着车离开这里,却不料,他的车子就这么毫无征兆地停在了她的面前。

  • 不禁风&她都会

    江时染坐在顾向右的坟前,手里拿着是矿泉水,五年的监狱生活,早就把她的胃折磨的弱不禁风了,现在别说是酒了,就算是生冷的食物她都会受不了。

  • 唯一一&出狱的

    一个瘦弱的身影站在女子监狱的门口,监狱长是唯一一个送她出狱的人。

  • 凉千城&误会是

    当时的她想要去抓住向右,可谁知,不但没有抓住,反而被冲上来的凉千城和妈妈误会是她把她推下去的……

  • 日子还&了。”

    “出狱之后,忘记这里的一起,好好做人,你还年轻,日子还长,千万不要再犯错了。”

  • 顾向右&她说的

    她买了一束薰衣草,因为她一直都记得,顾向右站在六十层楼高的天台上跟她说的最后的那句话——

  • 看见水&个小女

    当初她跳下水是想自杀的,谁知,看见水里有个小女孩,她就顺手把她捞了上来,偏偏那个小女孩是局长的女儿,所以,她被减刑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