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时染默默的地拾掇餐具,上次她而已吃了一口而已。刚把东西拾掇好,有人按门铃。再打开门,邹逸晗拿着热腾腾的午餐站在门口。江时染有些吃惊地望着邹逸晗,除了他手里丰盛的美食的午刚把东西收拾好,有人按门铃。。...

江时染默默地收拾餐具,刚才她只是吃了一口而已。

刚把东西收拾好,有人按门铃。

打开门,邹逸晗拿着热腾腾的午餐站在门口。

江时染有些惊讶地看着邹逸晗,还有他手里丰盛的午餐。

“怎么?不欢迎我?”

邹逸晗本来还在工作室,被离小季一个电话叫过来了。

看到坐在沙发上的那个男人,他才知道,离小季叫他来这里的意图。

“没,没有,请进。”

江时染打开门,侧身让邹逸晗进去。

看着出现在他家里的两个大男人,江时染有些头疼。

邹逸晗也不说话,只是把东西放在餐桌上,示意江时染跟他一起共进午餐。

房子里面的气氛,变得有些奇怪。

还不等江时染关上门,林落雪也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来了。

“染染,我跟你说,我被房东赶出来了,从今天起,你要负责收留我,直到我找到新的住的地方为止。”

还没有进门,就听见林落雪的大嗓门。

“咦?”林落雪一脸莫名其妙地看着房子里面的两个大男人,“染染,你脚踏两条船被抓包了?”

话音刚落,气氛变得更加的诡异。

凉千城跟之前一样,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邹逸晗也跟没事人一样,优雅地坐在餐桌前,吃着他那一份午餐。

走进房子,她看见坐在沙发上的凉千城,“呵,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凉大少爷,我说您那么忙,怎么会有时间来关注我们这种小人物的生活呢?”

江时染也不说话,她知道,林落雪一直对她入狱的事耿耿于怀。

每次林落雪去监狱看她,都会骂凉千城几句。

“小雪,房子是凉先生的,他是来收回房子的。”

江时染看着林落雪的大包小包,知道她是担心自己才故意找那么烂的借口搬过来的。

只是,她很快就要没有地方可以住了。

“我说凉大少爷,你也不缺这一套房子的钱吧,想把我们家染染赶尽杀绝吗?”林落雪把东西放下,双手叉着腰,走到凉千城的面前,“我们家染染从来都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你的事,从来都只有你对不起染染,这个世界上,谁都有可能去伤害你,唯独染染不可能,真应该把你的狗眼挖出来洗一下。”

“林落雪,你够了。”江时染不想提起那段不堪的过去,错了就错了,她已经失去了所有的一切,现在的她,不想跟这个男人有任何瓜葛。

凉千城站起来,走到江时染的面前,用力地抓着她的手腕,弯下腰,他的脸离她只有一公分,“江时染,我是不是该夸你的演技好呢,可以把不要脸演的这么出神入化?”

江时染抬起头,看着凉千城的侧脸,笑了,“既然被凉先生发现了,证明我的演技还不够好,还有待提高啊。”

林落雪还想说什么,被江时染用眼神制止了。

“啪啪啪”,从餐厅的位置传来一阵掌声,邹逸晗站起来,朝江时染的方向走过来,“真是让我看了一场好戏呢。”

第1章 出狱

2021-01-14

第2章 妈?

2021-01-14

第6章 不借

2021-01-14

第10章 擦鞋

2021-01-14

书评(97)

我要评论
  • 有些闪&真是冤

    她眼神有些闪烁,还真是冤家路窄,她才出来,就遇见他了。

  • ,满脸&个23

    她记得当初她进来的时候,刚上大学,年芳18,如今,她双手粗糙,满脸沧桑,一点都不像一个23岁的女孩子。

  • 一个瘦&狱的门

    一个瘦弱的身影站在女子监狱的门口,监狱长是唯一一个送她出狱的人。

  • ,一脸&鄙夷地

    凉千城打开了车门,他的脚慢慢地从车上放下来,一脸鄙夷地看着站在路边穿着一袭素色衣服的江时染。

  • 衣草,&记得,

    她买了一束薰衣草,因为她一直都记得,顾向右站在六十层楼高的天台上跟她说的最后的那句话——

  • 和妈妈&的……

    当时的她想要去抓住向右,可谁知,不但没有抓住,反而被冲上来的凉千城和妈妈误会是她把她推下去的……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