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时染愣了一下,接着松手手,把门关上再打开。凉千城也不说话的,径自走入房子里面,望着这里跟“秋水伊人”的别墅十分相似的布局,脸上也没任何表情。了三年也没单独的朋友相处过的他们,凉千城也不说话,径直走进房子里面,看着这里跟“秋水伊人”的别墅相似的布局,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江时染愣了一下,然后松开手,把门打开。

凉千城也不说话,径直走进房子里面,看着这里跟“秋水伊人”的别墅相似的布局,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已经五年没有单独相处过的他们,气氛变得有些怪异。

昨天晚上,在周苏琴家里发生的一切,在脑海回旋。

江时染深呼吸一口气,然后张了张嘴,“凉先生,请给我一天的时间,我找到房子之后,马上就会搬离这里。”

这套房子,是凉千城的,上次她准备卖的时候他就跟她说了。

他那么讨厌她,来这里,肯定不会是单纯的想要看她过得好不好,他是来要房子的。

她已经做好被他赶的准备了,只是,她没有想到,他来得这么快。

听到她这句话,凉千城心里莫名的不爽。

他没有说话,目光在她的身上打量,最后停留在她左手的手腕处。

上面有一天粉红色丑陋的疤痕,像一条恶心的蜈蚣一样,静静地趴在她的手腕上。

江时染感觉到凉千城的视线停留的位置,一脸惊慌失措地把手往袖子里面缩了缩。

当初她狠下心,拿着刀子对着左手手腕用力划下,只是想要见他一面而已。

躺在冰冷的水泥地上,等来的,只是救护车的声音而已。

如今,她已经不想再见到他了,却总是在无意中遇到他。

“给你一个小时。”凉千城看着江时染的手往回缩,眼神一冷,薄唇一张一合,不带一丝感情,“我就在这里看着你收拾”。

话说出来的时候,凉千城脸上的表情微微有些惊讶,很快,他就恢复正常了。

江时染不知道凉千城想要做什么,现在的她,只想离这个男人远一点,越远越好。

“凉先生,如果你想要来为难我,那么,恭喜你,做到了,如你所见,这里的东西这么多,我一个小时收拾不过来,如果说,你只是舍不得五年前我一直追在你屁股后面跑的那种优越感,那么不好意思,我已经不是五年前的那个江时染了。”

转身,准备上楼收拾东西。

凉千城的眼神变得更冷了,周围的温度瞬间下降了好几度,“我只是怕我甩不掉你这个麻烦而已。”

江时染的身子微微颤抖,目光垂在地上,没有说话。

是的,五年前的江时染是一个大麻烦,五年后的她,还是一样麻烦。

走到二楼她的房间,其实她并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收拾,出狱的时候,她就拿着一个大背包,现在依然如此。

打开嘉惠妈妈的抽屉,里面早就不像五年前那样,摆满了各种名贵的化妆品和首饰。

取而代之的是一本被翻得有些烂的记账本,上面记着一笔笔为她打官司而借的钱。

眼泪顺着她的脸颊落在那本旧旧的记账本上,嘉惠妈妈为了她,付出了一切,可是五年前的她,却总是骂她是个不要脸的小三。

画室里面,那本画满了对凉千城的爱的画册,被一个很精致的盒子装了起来。

打开盒子,拿出画册,粗糙的手指抚、摸着那本画册。

突然,她拿起那一本画册,把画全部都撕了,连同曾经她对凉千城的那份爱一起丢进垃圾桶里面。

而站在门口的凉千城,静静地看着这一切。

第1章 出狱

2021-01-14

第2章 妈?

2021-01-14

第6章 不借

2021-01-14

第10章 擦鞋

2021-01-14

书评(309)

我要评论
  • 去抓住&向右,

    当时的她想要去抓住向右,可谁知,不但没有抓住,反而被冲上来的凉千城和妈妈误会是她把她推下去的……

  • &狱长是

    一个瘦弱的身影站在女子监狱的门口,监狱长是唯一一个送她出狱的人。

  • 坟前,&。

    江时染坐在顾向右的坟前,手里拿着是矿泉水,五年的监狱生活,早就把她的胃折磨的弱不禁风了,现在别说是酒了,就算是生冷的食物她都会受不了。

  • 高的地&跳了下

    当时她还以为顾向右是在跟她开玩笑,却没有想到,她说完就在她面前从六十层楼高的地方毫不犹豫地跳了下去。

  • 芳18&手粗糙

    她记得当初她进来的时候,刚上大学,年芳18,如今,她双手粗糙,满脸沧桑,一点都不像一个23岁的女孩子。

  • 家路窄&出来,

    她眼神有些闪烁,还真是冤家路窄,她才出来,就遇见他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