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见他的话,江时染的身子轻轻一抖,伸出手手抄起地上的笔,粗燥的手紧握紧拿笔。没想起入狱后的她,除了机会抄起这只画笔。站在那张白色的纸面前,深呼吸的节奏口气。“给我一个没想到出狱后的她,还有机会抓起这只画笔。。...

听到他的话,江时染的身子微微一抖,伸出手抓起地上的笔,粗糙的手紧紧握着笔。

没想到出狱后的她,还有机会抓起这只画笔。

站在那张白色的纸面前,深呼吸一口气。

“给我一个小时。”

当初,站在远处的她,害怕那个少年随时会离开,她只用了十五分钟就完成了。

现在的她,已经没有那么自信了。

“我一个小时后过来。”

说完邹逸晗就走了,并没有多做停留。

偌大个房间里面只有她一个人,调好颜料,拿起画笔,看着那张画纸,又看了一眼旁边的那副模仿她的画。

这次,她再次拿起画笔,不是为了凉千城,而是为了一份工作。

拿起画笔,在上面画下了第一笔,手还是在不停地颤抖。

正准备下第二笔的时候,她的手机响了,是离小季发来的信息。

“染染,我相信你。”

脑海浮现离小季那张温文儒雅的脸,闭上眼睛,在心里默默勾勒出他的样子。

等她再次张开眼的时候,那副画里的翩翩少年已经变成了离小季了,她的手也不再颤抖了。

离小季站在门口,偷偷看着拿着画笔在纸上挥洒的那个女孩,有那么一瞬间,她好像回到了18岁之前,那种自信,那种骄傲,是那个18岁之前的江时染特有的。

他的心里一阵难受,明明那么自信那么骄傲的一个女孩,却因为自己不好的经历变得自卑,低微。

如今,他找到了曾经的江时染,他一定不会让这份自信和骄傲消失的。

一个小时之后,邹逸晗按照约定来了。

站在江时染身后的邹逸晗,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

看来这个赌,他还是赢了的。

离小季一直站在门口,偷偷地看着里面,刚才的那一幕,真的让他惊出了一身冷汗。

看着江时染坚定的眼神,他心里的大石头总算是放了下来。

“画勉强过得去,给你一个月的时间去调整,当然,这一个月,有工资,不过不是白给你的,如果一个月你不能画出让我满意的的东西,那么,不好意思,我这里不养吃闲饭的人。”

“我知道了。”江时染不是一时冲动,她是真的想要可以继续延续自己的骄傲,当初她是为了凉千城才拿起画笔,如今,她选择再次拿起这个东西,不是为了谁,而是她想要为自己活一次。

“你先回去吧,明天来上班。”

说完,邹逸晗就转身离开了。

走出摄影店,江时染看着天上的太阳,虽然很亮却不刺眼,还带着一丝温暖。

现在,她最主要的事就是从凉千城的房子里面搬出来。

“染染,面试怎么样了?”

第1章 出狱

2021-01-14

第2章 妈?

2021-01-14

第6章 不借

2021-01-14

第10章 擦鞋

2021-01-14

书评(191)

我要评论
  • &一个瘦

    一个瘦弱的身影站在女子监狱的门口,监狱长是唯一一个送她出狱的人。

  • 当初她&时候,

    她记得当初她进来的时候,刚上大学,年芳18,如今,她双手粗糙,满脸沧桑,一点都不像一个23岁的女孩子。

  • 来没有&会成为

    如果可以,她宁愿从来没有认识过凉千城,更不会成为他跟顾向右之间的传信工具!

  • “染染&有空,

    “染染,你知道我喜欢薰衣草,一有空,你就带几束薰衣草来我坟前跟我说说话呗!”

  • 牌号码&W市,

    她抬头看了一眼那辆车,车牌号码是四个八,在W市,只有一个人拥有这个车牌号码,就是凉千城。

  • 事情的&我?又

    “顾向右,没想到这个锅,我一背就是五年,你说,如果凉千城知道事情的真相,会不会更加恨我?又或者说,会后悔他这么做?”

  • 出来,&她并没

    从监狱出来,她并没有急着回家,而是去了顾向右的坟墓。

  • &经死了

    反正她已经不在乎这个结果了!从凉千城和自己的亲生母亲同时出现在法庭现场指证她故意杀人的时候,她的心就已经死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