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染,你先在这里等一下,一会有人回来面试环节。”离小季挥手示意邹逸晗去另外边。离小季跟邹逸晗走了后,陆续有几个面试环节的人来了。邹逸晗眯着眼睛望着来的几个人,嘴角离小季跟邹逸晗走了之后,陆陆续续有几个面试的人来了。。...

“染染,你先在这里等一下,一会有人过来面试。”离小季示意邹逸晗去另外一边。

离小季跟邹逸晗走了之后,陆陆续续有几个面试的人来了。

邹逸晗眯着眼睛看着来的几个人,嘴角微微上扬,“我说小季,你这戏还做的挺全套的,居然还装模作样的找了几个人来当群演。”

“逸晗,染染她刚刚出来,对这个社会还不是很适应,她在绘画方面还是很有天赋的,你有空就多指导一下她。”

离小季靠在长长的走廊的墙上,点燃一根香烟。

那是以前江时染最爱的牌子,只是,五年过去了,她早就戒掉了,他却迷上了这个味道。

“小季,不是我说你,她一个坐过牢的女人,你是政府的人,跟她扯上关系,对你的前程没有什么好处,更何况,现在我们还没有跟凉千城斗的资本。”

“如果可以在她这个位置留有一席之地,那些东西不要也罢。”

离小季伸出修长的手指,指了指他左心房的位置。

他从来都没有在乎过他在政府机关的那份工作,如果这一切都没有改变,江时染还是以前那个嚣张跋扈的江时染,没有被陷害入狱,他根本就不会为了查清江时染入狱的真相而进入政府单位工作。

“说吧,要我怎么做?”

邹逸晗跟离小季是穿同一条裤衩长大的,当初离小季选择从政,他就毅然决然选择从商。

“帮她重新抓起画笔。”

画笔是江时染最初的骄傲,也是他一直想要守护的。

他喜欢看到拿着画笔一脸自信的江时染,喜欢用一支画笔傲视这个世界的江时染。

“这可真的太为难我了,在一片沙漠里面种出一片绿洲。”邹逸晗抢过离小季手里的香烟,丢进垃圾桶,“少抽点,这种东西对肺不好,对心也一样。”

坐在面试官面前,江时染有些紧张。

她的双手紧紧地抓着自己的衣角,不知道等一下面试官要问些什么问题。

面试官还没有张嘴,邹逸晗就进来了。

他在江时染的面前坐下,仔细打量着她,她的身上已经没有了当初的嚣张和傲娇,只剩下卑微。

“我不废话,直接进入主题,我这里需要一个画画的人,我这里是摄影店,有些人喜欢更加有意义的,用画笔为他们摄影,如果你可以,就留下。”

江时染低着头,粗糙的手指往衣角里面缩进去。

用力地咬着嘴唇,她不敢回答邹逸晗。

“看来你不能胜任这份工作,那你回去吧,我们公司暂时不需要保洁阿姨。”

邹逸晗眯着眼睛,看着一直低着头不说话的江时染。

他不是第一次见这个女孩。

当初,她用一支画笔,打败了他们系所有的前辈,而他,也是其中一个。

如果不是因为凉千城,她恐怕会是他们学校的奇迹。

过了几分钟,江时染还是没有任何反应,邹逸晗站起来,转身准备离开。

“等一下。”江时染咬着嘴唇,抬起头,一脸认真地看着邹逸晗,“我可以。”

邹逸晗没有理会江时染,而是径直离开了。

江时染站在那里,有些不知所措。

不一会儿,邹逸晗回来了,手里还拿着一幅画,架在她面前。

这是她遇到凉千城画的那幅画!

只是,这幅画少了一丝灵气。

这不是她画的那副画,因为那幅画在完成之际就拿去送给凉千城了。

后来,顾向右拿去参加绘画比赛,拿了一个冠军,从那以后,这幅画就成为了她江时染的标志。

而她对凉千城的那点小心思,也变成了天下尽知了。

再后来……就变成她江时染抢姐姐的男人了。

邹逸晗斜着眼睛看了一眼已经呆住的江时染,画旁边又放了一张空白的纸,然后丢给她一只画笔,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你可以不是嘴巴说说,证明给我看。”

那支新的画笔,从江时染的手上滑落到地上。

颤抖的双手,连笔都抓不起。

那双黑色的大眼睛,看着掉落在地上的画笔,嘴唇在颤抖。

她蹲下来,粗糙的手在悬在空中,颤抖的十分厉害,在快要碰到那支笔的时候,手像触电般立马缩了回来。

手,伸出去了几次都缩了回来。

邹逸晗看着有些不耐烦了,冰冷的声音有些许的鄙夷,“如果你不行,就不要浪费我的时间,后面还有很多人等着我面试!”

第1章 出狱

2021-01-14

第2章 妈?

2021-01-14

第6章 不借

2021-01-14

第10章 擦鞋

2021-01-14

书评(249)

我要评论
  • 只有一&码,就

    她抬头看了一眼那辆车,车牌号码是四个八,在W市,只有一个人拥有这个车牌号码,就是凉千城。

  • 宁愿从&间的传

    如果可以,她宁愿从来没有认识过凉千城,更不会成为他跟顾向右之间的传信工具!

  • 上来的&误会是

    当时的她想要去抓住向右,可谁知,不但没有抓住,反而被冲上来的凉千城和妈妈误会是她把她推下去的……

  • 是在跟&高的地

    当时她还以为顾向右是在跟她开玩笑,却没有想到,她说完就在她面前从六十层楼高的地方毫不犹豫地跳了下去。

  • 她捞了&被减刑

    当初她跳下水是想自杀的,谁知,看见水里有个小女孩,她就顺手把她捞了上来,偏偏那个小女孩是局长的女儿,所以,她被减刑了。

  • &了。”

    “出狱之后,忘记这里的一起,好好做人,你还年轻,日子还长,千万不要再犯错了。”

  • 个锅,&更加恨

    “顾向右,没想到这个锅,我一背就是五年,你说,如果凉千城知道事情的真相,会不会更加恨我?又或者说,会后悔他这么做?”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