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里的离小季看见江时染切记命地朝着他的车子的方向冲过去的,在离她除了3厘米的位置处停下去了。他赶快下车后,看见滑倒在他车前的江时染。他赶快去扶江时染,“染染,你没事儿他赶紧下车,看到摔倒在他车前的江时染。。...

车里的离小季看到江时染不要命地朝着他的车子的方向冲过去,在离她还有3厘米的位置处停下来了。

他赶紧下车,看到摔倒在他车前的江时染。

他赶紧去扶江时染,“染染,你没事吧。”

“救,救我。”江时染用力地抓着离小季的衣袖,眼神充满了恐惧。

身子也不由自主地朝着离小季的方向靠过去,她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了这个突然出现的男人身上了。

这时候,钟离洛也追了出来,看到缩在离小季身后的江时染,嘴里骂骂咧咧,“小贱人,没想到你勾/引男人的手段挺高明的,刚跑了一个凉千城,现在又来一个离小季。”

走过去,伸出手,想要去扯江时染的头发。

手还没有碰到江时染,就被离小季打掉了。

“钟离洛,嘴巴放干净点,如果不想你家老头子知道这件事,最好现在滚。”

离小季把江时染护在身后,扶了扶脸上的银白色镜框,声音不大,但足够慑钟离洛。

“,又来一个多管闲事的。”钟离洛低声骂了一句,然后就离开了。

见钟离洛离开,离小季这才脱下、身上的外套,披在江时染的身上,然后扶着她上了车。

在不远处,已经打开车门的凉千城一直静静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一股莫名的怒意涌上心头。

不等他们离开,他迅速地把车开到这边,对着离小季的车按喇叭。

离小季并没有理会凉千城,而是细心地帮江时染系好安全带,然后才缓慢地启动车子。

这一切都被凉千城看在眼里,他有些不耐烦地继续按着喇叭。

车子从凉千城的车子旁边经过的时候,江时染看到了他那张冷峻的侧脸,脸上满是厌恶。

离小季并没有马上就送江时染回家,而是把车子停在了一家很高档的店前面。

走进店里,离小季很认真地找了一套雪纺长裙放在江时染的手上,“染染,你的衣服都破了,快换上吧,我等你。”

三分钟后,江时染穿着那套全新的雪纺长裙走出来了,纤纤细腰,白嫩的大长腿,配上一张精致的娃娃脸,让人眼前一亮。

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她那双粗糙的手,拂过雪纺长裙的时候,几乎把纱都勾出来了。

江时染已经有多久没有穿过这么好看的长裙了,看着镜中的自己,她有些发愣。

回到家里,房子冷冷清清的,一点生机都没有。

“染染,你好好休息,我明天再来看你。”

离小季从林落雪那里听说了江时染的事情,也知道了她卖房子的原因。

“谢谢你。”

除了谢谢,江时染真的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眼前的这个男人,一米八几的身高,文质彬彬,跟凉千城是完全不同的类型。

只是,她当初被凉千城蒙蔽了双眼,根本就看不到其他的人的存在。

“染染,我知道你正在找工作,刚好我有一个朋友开了一家摄影店,他们缺人。”

离小季知道江时染缺钱,他也知道,江时染不会接受他无缘无故的帮助的。

“好。”

江时染是高中学历而已,还有前科。

对于这样的她来说,只要有工作,她就很满足了。

“那我先走了。”

说完,离小季就急匆匆地离开了。

而在暗处,一辆白色的帕加尼幽灵之子,一直都静静地停在一个角落里。

第1章 出狱

2021-01-14

第2章 妈?

2021-01-14

第6章 不借

2021-01-14

第10章 擦鞋

2021-01-14

书评(475)

我要评论
  • 反正她&了!从

    反正她已经不在乎这个结果了!从凉千城和自己的亲生母亲同时出现在法庭现场指证她故意杀人的时候,她的心就已经死了……

  • ,如今&沧桑,

    她记得当初她进来的时候,刚上大学,年芳18,如今,她双手粗糙,满脸沧桑,一点都不像一个23岁的女孩子。

  • &个送她

    一个瘦弱的身影站在女子监狱的门口,监狱长是唯一一个送她出狱的人。

  • 起,好&长,千

    “出狱之后,忘记这里的一起,好好做人,你还年轻,日子还长,千万不要再犯错了。”

  • 来没有&!

    如果可以,她宁愿从来没有认识过凉千城,更不会成为他跟顾向右之间的传信工具!

  • 衣草,&顾向右

    她买了一束薰衣草,因为她一直都记得,顾向右站在六十层楼高的天台上跟她说的最后的那句话——

  • 是生冷&她都会

    江时染坐在顾向右的坟前,手里拿着是矿泉水,五年的监狱生活,早就把她的胃折磨的弱不禁风了,现在别说是酒了,就算是生冷的食物她都会受不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