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需要了,你的衣服我哪里敢穿。”江时染也没那么抠门,虽然她也也没又大方到也可以跟一个内心这么危机四伏的女人做朋友。“小染,你是也不是一场误会我什么了?”周苏琴也没再次哭了,只江时染没有那么小气,但是她也没有大方到可以跟一个内心这么险恶的女人做朋友。。...

“不用了,你的衣服我哪里敢穿。”

江时染没有那么小气,但是她也没有大方到可以跟一个内心这么险恶的女人做朋友。

“小染,你是不是误会我什么了?”周苏琴没有继续哭了,只是把被江时染扇过的那边脸,对着凉千城的方向。

见江时染不理会她,又继续说道,“你身上的衣服不能再穿了,去我房间吧,我记得你特别喜欢漂亮的长裙。千城哥哥送了我很多呢,你可以随便挑你喜欢的。”

听罢,凉千城原本就有些不太好看的脸色又冷峻了几分,一脸厌恶地看着江时染。

向右最喜欢长裙,江时染就经常模仿她的穿着。

“我说了不用了,你听不懂人话?”

江时染看清了周苏琴的嘴脸,懒得跟她虚与委蛇。

五年前,她是个傻子,看不懂人情世故,只顾着自己追在凉千城的身后跑就行了。

五年的监狱生活,已经把她的棱角都磨平了,凉千城是她永生不遇的海,她也认清了。

转过身,她往休息室的方向走去。

看到江时染眼神里的那一抹淡漠和倔强,凉千城的眉心皱了一下,很快就散开了。

还没有等江时染走进休息室,一件带着温度的西装外套,被丢在江时染的身上。

她转身的时候,一身白色衬衫的凉千城跟着周苏琴转身离开了。

在休息室没有找到可以换的衣服,江时染只好披着那件还留有凉千城温度的西装外套。

如果是五年前的她,凉千城这么对她,也许她会高兴的睡不着觉。

她没有拒绝那件外套,她这一身破破烂烂的衣服,实在是没脸见人。

而且休息室根本就没有可以换的衣服,她不想一晚上的工作白干。

终于熬到工作结束,好在事情发生之后,领事让她留在后台工作。

刚走出小区门口,一辆路虎揽胜就映入她的眼帘。

钟离洛靠在车上,手里夹着一根点燃的香烟,眯着眼睛看着江时染。

江时染拉了拉身上凉千城给她的那件西装外套,然后快步朝相反的方向走去。

还没有走出几步,她的手腕就被人抓住了。

“小宝贝,刚才出了一点小意外,现在没事了,我带你去看房子,今晚我们就住进去。”

钟离洛贴着她的耳朵,热气喷在上面,脸在她的小脸上蹭着,双手环过她的腰抱着,像是一对正在打情骂俏的小情侣一样。

瘦弱的江时染,就这么被钟离洛往他的车上拖,她身上的西装外套也掉在了地上。

而在他们不远处,凉千城正坐在驾驶座上,看着这里发生的一切。

薄唇露出一丝冷笑,想不到江时染的演技还是这么好。

刚才在周苏琴的生日party上面,他就差点被她骗了,真的以为她是个受害者。

他唇边自嘲的意味有些浓烈,既然你不肯悔改,那么,就别怪他狠心了。

眼看着江时染就要被钟离洛拖上他的车了,这时候,一辆开着远光灯的车子朝这边开过来了,强烈的光线使他们两个人眼睛都睁不开。

江时染用力地挣脱钟离洛,跌跌撞撞地朝着车子的方向冲过去。

第1章 出狱

2021-01-14

第2章 妈?

2021-01-14

第6章 不借

2021-01-14

第10章 擦鞋

2021-01-14

书评(212)

我要评论
  • &他了。

    她眼神有些闪烁,还真是冤家路窄,她才出来,就遇见他了。

  • 我?又&或者说

    “顾向右,没想到这个锅,我一背就是五年,你说,如果凉千城知道事情的真相,会不会更加恨我?又或者说,会后悔他这么做?”

  • 一个瘦&口,监

    一个瘦弱的身影站在女子监狱的门口,监狱长是唯一一个送她出狱的人。

  • 衣服的&。

    凉千城打开了车门,他的脚慢慢地从车上放下来,一脸鄙夷地看着站在路边穿着一袭素色衣服的江时染。

  • 个结果&的时候

    反正她已经不在乎这个结果了!从凉千城和自己的亲生母亲同时出现在法庭现场指证她故意杀人的时候,她的心就已经死了……

  • 耗费了&?

    江时染看了一眼身后耗费了她五年青春的地方,她还能好好做人吗?她这五年的牢狱生活真的可以说忘就忘吗?

  • ,她双&手粗糙

    她记得当初她进来的时候,刚上大学,年芳18,如今,她双手粗糙,满脸沧桑,一点都不像一个23岁的女孩子。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