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整个人都像掉进冰窟像,到尾凉到脚底。的话会出现在这里的是其他人,都有可能会救她,明明是凉千城。求援希望渺茫,她只得自己想其他的办法逃出。凉千城望着江时染眼中熊熊燃烧一丝如果出现在这里的是其他人,都有可能救她,偏偏是凉千城。。...

她整个人都像掉进冰窟一样,从头凉到脚底。

如果出现在这里的是其他人,都有可能救她,偏偏是凉千城。

求救无望,她只好自己想其他的办法逃脱。

凉千城看着江时染眼中燃起一丝希望,但是很快就覆灭了,心情莫名的不爽起来。

迈开他修长的腿,朝着江时染的方向走去。

身后跟着周苏琴,她还是一脸柔柔弱弱的样子。

一看到周苏琴,江时染就怒火中烧。

她那一双愤怒的眼睛,瞪着凉千城身后的周苏琴。

凉千城的嘴角挂着一抹嘲讽的笑,不紧不慢地说道,“钟离少爷,你口味还挺重的嘛,这样的货色你也下得去口,你说要是钟离老先生知道了,会不会气吐血?”

钟离洛这下子脸色完全变了,松开江时染的头发,把她推到在地上,转过头看了一眼站在凉千城身后的周苏琴,然后大骂一声多管闲事,转身就离开了休息室。

“小染,你没事吧?”周苏琴见钟离洛离开,赶紧走向前去,要扶摔倒在地上的江时染。

还没有等周苏琴碰到她的身子,江时染迅速地用手背拭去嘴角的血,从地上爬了起来。

然后对着周苏琴的脸,狠狠地扇了一巴掌。

“周苏琴周小姐,如果你对我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麻烦光明正大的跟我说,不要在背后搞这种小动作。”

周苏琴被江时染这一巴掌扇蒙圈了,停在那里愣了一下。

但很快,她的眼泪就跟黄河之水滔滔不绝。

凉千城看着突然发生的这一切,微微愣了一下。

这样子的江时染,让他又想起五年前那个嚣张跋扈的她。

原本他以为她出狱以后,会有所收敛,没想到,她还是跟五年前一样,没有任何改变。

想到这里,他深邃的眼眸布上了一层冰霜,冷冷地盯着眼前的瘦小的身板。

江时染感觉到凉千城脸上的寒意,抬起头看着凉千城那张变得成熟而极具男人魅力的脸。

“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

“道歉。”

“凉先生,不好意思,我没有做错任何事,我为什么要道歉。”

她不是没有脾气,只是五年前的她,把凉千城看得太重,自己则低到了尘埃里。

周苏琴捂着脸,一边擦着眼泪,一边用抽泣的声音说道,“千城哥哥,我没事,小染她刚才遇到那样的事,心情不好才会这样的,不用道歉的。”

“我再说一遍,道歉。”凉千城又重复了一遍。

“凉先生,你还真的多管闲事,她都找人来害我了,我还道歉,还是说,你受不了我杀了你的未婚妻?”

江时染破罐子破摔,反正在他们眼里,她就是那个亲手杀死顾向右的罪魁祸首。

既然她不能解释,干脆大方的承认就好。

“千城哥哥,我真的没事的。”周苏琴柔声细语,带着哭腔,“小染,你的衣服破了,先去换衣服吧。”

“下次再让我看到,我会考虑再次把你送进监狱。”

凉千城的声音,在江时染的后背响起,令她脊梁骨发冷。

江时染的身子微微一颤,这个男人到现在都不肯放过她。

第1章 出狱

2021-01-14

第2章 妈?

2021-01-14

第6章 不借

2021-01-14

第10章 擦鞋

2021-01-14

书评(450)

我要评论
  • 时出现&心就已

    反正她已经不在乎这个结果了!从凉千城和自己的亲生母亲同时出现在法庭现场指证她故意杀人的时候,她的心就已经死了……

  • 江时染&呼啸而

    江时染面无表情地走在路上,一辆深蓝色的埃文塔多从她身边呼啸而过,泥水溅了她一身。

  • 家路窄&,她才

    她眼神有些闪烁,还真是冤家路窄,她才出来,就遇见他了。

  • &,但是

    “本来是十年,但是最近她好像因为见义勇为,救了局长的千金,所以提前把她放出来了。”

  • 放下来&衣服的

    凉千城打开了车门,他的脚慢慢地从车上放下来,一脸鄙夷地看着站在路边穿着一袭素色衣服的江时染。

  • 之后,&好做人

    “出狱之后,忘记这里的一起,好好做人,你还年轻,日子还长,千万不要再犯错了。”

  • 了顾向&墓。

    从监狱出来,她并没有急着回家,而是去了顾向右的坟墓。

  • 狱的门&唯一一

    一个瘦弱的身影站在女子监狱的门口,监狱长是唯一一个送她出狱的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