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时染有些很奇怪地望着空无一人的休息室,门被再打开了。一个有钱的人人家的公子哥,站在门口,探着脑袋往里面看。看见她后,脸上挂着微笑,关上门门,迈着步子往里面走。“时染,一个有钱人家的公子哥,站在门口,探着脑袋往里面看。。...

江时染有些奇怪地看着空无一人的休息室,门被打开了。

一个有钱人家的公子哥,站在门口,探着脑袋往里面看。

看到她之后,脸上挂着微笑,关上门,迈着步子往里面走。

“时染,真的是你啊。”男人慢慢地走向江时染。

江时染一脸茫然地看着进来的男人,虽然觉得有点印象,但是想不起是谁。

“时染,不记得我了么?”圆滑的声音,虚伪的笑脸,“我可是一直都记得你呢,五年前,你花季的年龄,活泼可爱,天真烂漫,我经常陪着你飙车酗酒,我知道你其实是很寂寞的。”

江时染的心中一颤,五年前的不堪和刚才的羞辱,瞬间涌上心头。

他是钟离洛,一个有钱人家的公子哥,她还没有坐牢之前,经常去她家参加party,还跟着她到处鬼混。

江时染不想跟五年前的自己挂钩,快步朝着门口的方向走去。

还没有迈开几步,她就被钟离洛抓住了。

他伸出手,摸着江时染的脸,那双狡诈的眯眯眼,射出邪恶的光芒,“江时染,你知道五年前我有多想上你吗?长着一张让男人想入非非的脸,完美的身材就像妖媚的狐狸一样,让我疯狂的迷恋,没想到五年的监狱生活,让你变得更有女人味了。要不是小琴告诉我你在这里,我还不知道你回来了呢。”

江时染厌恶地抓着钟离洛的手,指甲在他的手背上抓出了几道血痕。

他所有的话,她只听到了一句,是周苏琴叫他过来的。

“装什么清纯!”钟离洛吃痛,抬起原本就空着的手对着她的脸狠狠地甩了一巴掌,“五年前你是高不可攀的小公主,现在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也不照照镜子,老子看的起你才上你,一个倒贴男人的小婊子,还想立贞节牌坊。”

江时染的嘴角有血丝流进嘴里,那股淡淡的血腥味刺激着她的大脑,没有办法挣脱钟离洛的手的她,对准他的手背,用尽全身力气咬下去。

挣开之后,她就拼命地往门口是方向跑去。

但是没有跑几步,又被钟离洛抓了回来,粗暴地把她丢在沙发上,身子用力地压着她,不让她挣脱,粗暴地撕、扯她的衣服。

在两个人的撕、扯间,钟离洛的手机响了,是他未婚妻打来的,低声骂了一句,身子从江时染的身上爬起来,然后用一只手捂着她的嘴,另外一只手接电话。

江时染抓住机会,躬起膝盖,对着他命、根子的位子狠狠地撞下去。

见钟离洛吃痛地松开了她,她立即爬起来往门外跑去。

由于跑得太急,她一冲出门,撞到一个人的身上。

江时染也不管她撞到的人是谁,开口求救,“救我。”

还没有等江时染抬起头看清被她撞到的人是谁,钟离洛勃然大怒地追了出来,用力地揪着她的头发往回拖。

很显然,他也没有注意到江时染刚才撞到的男人是凉千城。

“你跑什么。老子想上你是你的荣幸,现在送你去另外一个地方,敢不从,就把你送进监狱。”

江时染被钟离洛这么硬生生地往休息室的方向拖去,脸色因为疼痛变得有些难看。

这时候的她,才看清楚,她撞到的人不是别人,而是凉千城。

第1章 出狱

2021-01-14

第2章 妈?

2021-01-14

第6章 不借

2021-01-14

第10章 擦鞋

2021-01-14

书评(102)

我要评论
  • 小女孩&了。

    当初她跳下水是想自杀的,谁知,看见水里有个小女孩,她就顺手把她捞了上来,偏偏那个小女孩是局长的女儿,所以,她被减刑了。

  • &,满脸

    她记得当初她进来的时候,刚上大学,年芳18,如今,她双手粗糙,满脸沧桑,一点都不像一个23岁的女孩子。

  • &她想要

    当时的她想要去抓住向右,可谁知,不但没有抓住,反而被冲上来的凉千城和妈妈误会是她把她推下去的……

  • &衣草来

    “染染,你知道我喜欢薰衣草,一有空,你就带几束薰衣草来我坟前跟我说说话呗!”

  • &他了。

    她眼神有些闪烁,还真是冤家路窄,她才出来,就遇见他了。

  • &他跟顾

    如果可以,她宁愿从来没有认识过凉千城,更不会成为他跟顾向右之间的传信工具!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