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时染回过头,望着那只大掌的主人,嘴巴一张一合,不带一丝感情。“凉先生,请问您你有什么需吗?香槟但是橙汁?”凉千城也没说话的,手上的力道加剧了几分。凭什么向右就得待“凉先生,请问你有什么需要吗?香槟还是橙汁?”。...

江时染回头,看着那只大掌的主人,嘴巴一张一合,不带一丝感情。

“凉先生,请问你有什么需要吗?香槟还是橙汁?”

凉千城没有说话,手上的力道加重了几分。

凭什么向右就要待在冰冷的地下,而她还可以继续活着。

想到这里,他的脸上像蒙了一层寒霜一样。

薄唇微微张开,冰冷的声音好像从地狱传来的一样,“你给得起吗?”

江时染双手握拳,低着头,用力地咬着牙齿。

那件事就像一根刺扎在她心里,拔不出来。

呵,她不能还他一个顾向右,可是他能还她一个姐姐吗?

当初她奋不顾身的跳下那栋高楼,到底是为了谁?

江时染深呼吸一口气,平复一下自己的心情,微微有些颤抖的手,从盘子里面拿出一杯香槟,“凉先生,香槟是吗?给你。”

五年前,她奋不顾身地追在凉千城的身后跑,换来的却是顾向右的自杀和她的家破人亡。

五年后,这个她嗜之如命的男人,喜欢在她的伤口上撒盐,把她伤的体无完肤。

凉千城突然弯下腰,嘴巴凑到江时染的耳边,用只有她可以听到的声音说道,“江时染,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

是的,她知道他在说什么,而且也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转过头,她的唇离他的唇只有0.1厘米。

突然,她笑了,“凉千城,我上次不是跟你说了吗?我嫉妒她可以得到你这么完美的男人,所以只好毁了她。”

凉千城的脸,逐渐变黑,周围的温度一下子就降低了好几度。

“你不知道,我觉得她落下去的样子真的很美,就像一只翩翩起舞的蝴蝶。”

明明知道这是两个人的禁忌,她还是拿着刀子,一刀一刀地割开。

凉千城的脸上寒气逼人,伸出修长的手指,划过江时染的脸颊,“这张脸这么像她,也许,落下去的样子更好看。”

“是吗?”江时染把香槟放回盘子上,“凉先生,我缺钱呢,要不你借我一百万,我去整个容,这样我不烦,你也不恶心了。”

两个人的距离,约拉越近,在外人看来,就像一对随时准备拥吻的恋人一样。

周苏琴向前一步,挽着凉千城的手,“千城哥哥,爸爸好像找我们有事,我们先过去吧。”

凉千城眯着眼睛看了江时染一眼,然后站直身子,跟周苏琴往周老先生的方向走去。

“江时染,你怎么在这里,那边都忙疯了,是不是想被扣钱?”

这时候,到处在找江时染的领事也找了过来。

“对不起,领事,我马上就来。”江时染这才回过神,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面无表情地说道,“凉先生,麻烦你让一下。”

礼貌而又陌生的语气,让凉千城听了很不爽。

虽然这样,但是他却没有留下她的理由。

江时染整个人都快累瘫了,原来举办party会这么累人,五年前的她,根本就不在意这样,还总是嫌弃嘉惠妈妈做的不够好。

终于忙得差不多的时候,领事叫她去休息室帮忙。

她来到休息室,发现只有她一个人。

第1章 出狱

2021-01-14

第2章 妈?

2021-01-14

第6章 不借

2021-01-14

第10章 擦鞋

2021-01-14

书评(342)

我要评论
  • 可谁知&,不但

    当时的她想要去抓住向右,可谁知,不但没有抓住,反而被冲上来的凉千城和妈妈误会是她把她推下去的……

  • 烁,还&他了。

    她眼神有些闪烁,还真是冤家路窄,她才出来,就遇见他了。

  • 管家威&打扰他

    管家威斯如实回答,之前他没有跟凉千城说,是不想因为这么点小事打扰他,更何况,他吩咐过,只要是跟江时染有关的事,一律不要在他耳边提起。

  • 欢薰衣&你就带

    “染染,你知道我喜欢薰衣草,一有空,你就带几束薰衣草来我坟前跟我说说话呗!”

  • 果凉千&,会后

    “顾向右,没想到这个锅,我一背就是五年,你说,如果凉千城知道事情的真相,会不会更加恨我?又或者说,会后悔他这么做?”

  • 塔多从&过,泥

    江时染面无表情地走在路上,一辆深蓝色的埃文塔多从她身边呼啸而过,泥水溅了她一身。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