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时染也没说话的,而已掏出手帕,把脸上的东西擦非常干净。大家都在等着江时染突然爆发,五年前的江时染,可风光了,这帮千金小姐,谁敢骂她,她就打谁。特别是不能够说她抢姐姐的男人大家都在等着江时染爆发,五年前的江时染,可风光了,这帮千金小姐,谁敢骂她,她就打谁。。...

江时染没有说话,只是拿出手帕,把脸上的东西擦干净。

大家都在等着江时染爆发,五年前的江时染,可风光了,这帮千金小姐,谁敢骂她,她就打谁。

尤其是不能说她抢姐姐的男人,只要稍微不如意,她就会搬出顾向右和她那个女强人妈妈来压他们,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

都是班花,周苏琴性格温婉,落落大方,江时染活泼好动,瓷娃娃一般。

两个人又是W市的龙头企业家的千金,随便哪一个,都可以在W市掀起一层浪。

“淑雅,你怎么能这么说话呢?小染姐姐的死,只是一个意外,怎么能怪她呢。”

周苏琴站在江时染的旁边,像一个高贵的公主一样。

“小琴,你就是人太善良了,才会帮着她。”叶淑雅大声嚷嚷着,“当年她是怎么欺负你的,不许你接近她的千城哥哥,还拿刀把你的手割伤了,现在她变成这样,完全是她活该。”

“当年小染割伤我,只是因为她太爱千城哥哥了。”

周苏琴有意无意地往江时染的方向看去,脸上柔柔弱弱的表情,让人看了心生尤怜。

“江时染,你怎么不说话啊,是不是觉得理亏啊。我记得当年你扬言要把凉千城追到手,做他的老婆。”副市长千金夏雨欣掩着樱桃小嘴,笑得歪到一边,“嫁给凉千城可风光了,听说,他们家在英国的势力也不容小觑,就连英国的皇室都对他们忌惮三分。”

“那是当然,这么优秀的男人,我们家小琴也想嫁……”叶淑雅赶紧接过话,但是被周苏琴暗中瞪了一眼,赶紧改口,“我跟雨欣也想嫁啊,但是人家看不上我们啊,能够配得上凉千城的,只有我们家小琴。”

话音一落,周围的人都开始窃窃笑了起来,讽刺的眼神在江时染身上转来转去,不依不饶。

“对了,时染,你是不是在找工作啊?”叶淑雅从江时染的手里拿过一杯香槟,眯着眼睛看着她,“要不要我给你介绍一份工作啊,我们家的狗,需要一个试菜员,工资高,而且也不要求学历,坐过牢也没有关系……”

“千城哥哥,我在这里。”周苏琴微红的脸对着站在门口的凉千城挥着手,告诉他她的位置,柔声细语地说道,“你工作那么忙,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

作为全场焦点的凉千城,优雅地朝这边走过来。

他并没有理会周苏琴,而是站在那里眯着地看着一身服务员装扮的江时染,薄唇露出一抹讥讽,“江时染,你的本事还挺大的嘛,居然追到这里来了。”

江时染的身子微微颤抖,透明的高脚杯里面的液体也在波动,这个男人,是她最害怕也是最不想见到的。

她曾经嗜之如命的千城哥哥,早就不是蓝樱花树下那个腼腆的少年了。

现在的她,最不想见到的就是凉千城了。

转身,还没有迈开步子,她的手被一只大掌用力地抓住了。

第1章 出狱

2021-01-14

第2章 妈?

2021-01-14

第6章 不借

2021-01-14

第10章 擦鞋

2021-01-14

书评(264)

我要评论
  • 就把她&她都会

    江时染坐在顾向右的坟前,手里拿着是矿泉水,五年的监狱生活,早就把她的胃折磨的弱不禁风了,现在别说是酒了,就算是生冷的食物她都会受不了。

  • 斯如实&之前他

    管家威斯如实回答,之前他没有跟凉千城说,是不想因为这么点小事打扰他,更何况,他吩咐过,只要是跟江时染有关的事,一律不要在他耳边提起。

  • &而是去

    从监狱出来,她并没有急着回家,而是去了顾向右的坟墓。

  • &却不料

    江时染这时候只想逃,原以为凉千城会直接开着车离开这里,却不料,他的车子就这么毫无征兆地停在了她的面前。

  • 烁,还&家路窄

    她眼神有些闪烁,还真是冤家路窄,她才出来,就遇见他了。

  • 杀的,&,她就

    当初她跳下水是想自杀的,谁知,看见水里有个小女孩,她就顺手把她捞了上来,偏偏那个小女孩是局长的女儿,所以,她被减刑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