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时染的身子轻轻颤抖着,她把手从离小季的手上挣开开去。皲裂的嘴唇抿成一条线,她不明白了。她而已想把房子卖了,给明伦妈妈凑做手术后的钱而已,她做错了什么吗?“装傻充愣?”凉干裂的嘴唇抿成一条线,她不明白。。...

江时染的身子微微颤抖,她把手从离小季的手上挣脱开来。

干裂的嘴唇抿成一条线,她不明白。

她只是想把房子卖了,给嘉惠妈妈凑做手术的钱而已,她做错了什么吗?

“装傻?”凉千城冷笑一声,伸出食指和中指,夹住离小季手里的那份合约,“房子是我的。”

江时染犹如五雷轰顶,身子一颤。

刚才他说什么?

房子是他的?

嘉惠妈妈的房子是他的。

这,怎么可能?

如果房子都不能卖了,这么短的时间内,她上哪里去凑那么多钱给嘉惠妈妈做手术。

“凉少爷,你肯定是来接小琴回家的吧,先进来坐一下,不要被这个肮脏的女人污了眼睛。”

夏雨欣见到凉千城,一脸谄媚地走出来。

从头到尾,江时染都没有说话,只是呆呆地站在那里。

离小季走到江时染的旁边,牵着她的手,试图让她安心。

“滚。”

凉千城看着离小季再次牵起江时染的手,胸口有一股莫名的怒火腾上来。

“对,对不起,凉少爷,我马上就滚。”

夏雨欣被凉千城莫名其妙的吼声吓到了,逃似的退回了刚才的中介公司里面。

而江时染任由离小季牵着她的手离开。

凉千城站在原地,看着两个人离去的背影,露出一抹浓厚的厌恶和轻贱。

失去了最后的凑钱方式的江时染,已经不知道要怎么做了。

“染染,你现在很缺钱是不是?需要多少,你跟我说。”

好不容易才找回江时染,离小季怎么可能就这么放弃她。

不管现在的江时染,变成什么样子,他都会一直守在她的旁边的。

江时染就这么傻愣愣地看着离小季,她没有想到,出狱后的她,身边只有一个她没有记忆的男人陪着。

“我已经不是江家的大小姐了,凉千城跟我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你还留在我身边做什么?”

出狱之后,她已经看透了世态炎凉。

曾经那些说是她的朋友天天追在她屁股后面酗酒飙车的人,她去找她们的时候,除了避而不见,剩下的就是落井下石了。

“染染,如果你还是那个江时染,也许今天我就不会出现在这里了,我只想告诉你,除了你的千城哥哥,你还有我。”

五年前,他做了缩头乌龟,看着她为了凉千城,伤痕累累。

五年后,他绝对不会让同样的事情再次发生。

“如果,五年前,我先认识的是你,也许结果会变得不一样呢。”

江时染喃喃自语,好像是在跟离小季说话,又好像是在跟自己说话。

“你不要跟着我,让我一个人静一静。”

江时染跌跌撞撞地往家的方向走去。

不,那套房子不是她的家,那是凉千城的房子,她已经没有家了。

除了嘉惠妈妈,她什么都没有了。

除了医院,她已经找不到第二个可以去的地方了。

“染染,你怎么在这里?”

林落雪有些感冒,去医院拿了药出来的时候,刚好撞见往医院跑去的江时染。

第1章 出狱

2021-01-14

第2章 妈?

2021-01-14

第6章 不借

2021-01-14

第10章 擦鞋

2021-01-14

书评(371)

我要评论
  • ,不但&和妈妈

    当时的她想要去抓住向右,可谁知,不但没有抓住,反而被冲上来的凉千城和妈妈误会是她把她推下去的……

  • 想到这&城知道

    “顾向右,没想到这个锅,我一背就是五年,你说,如果凉千城知道事情的真相,会不会更加恨我?又或者说,会后悔他这么做?”

  • 影站在&唯一一

    一个瘦弱的身影站在女子监狱的门口,监狱长是唯一一个送她出狱的人。

  • 放下来&鄙夷地

    凉千城打开了车门,他的脚慢慢地从车上放下来,一脸鄙夷地看着站在路边穿着一袭素色衣服的江时染。

  • &塔多从

    江时染面无表情地走在路上,一辆深蓝色的埃文塔多从她身边呼啸而过,泥水溅了她一身。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