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千城的薄唇,轻轻张开嘴巴,冷冷地望着江时染。江时染的身子一僵,坐在地上,有些不知所措。入狱时,她看见的第一个熟人,也不是曾经的的朋友,也也不是明伦妈妈,不是凉千城。她差江时染的身子一僵,坐在地上,有些不知所措。。...

凉千城的薄唇,微微张开,冷冷地看着江时染。

江时染的身子一僵,坐在地上,有些不知所措。

出狱时,她见到的第一个熟人,不是昔日的朋友,也不是嘉惠妈妈,而是凉千城。

她差点死在他的手上。

被婉仪妈妈轰出来,见到的还是凉千城。

他总是可以见到她最狼狈的一面。

江时染本来想要直接跑掉的,但是,突然想到病床上还昏迷不醒的嘉惠妈妈。

她擦掉脸上哭过的痕迹,撑着瘦弱的身子从地上爬起来,颤抖的双唇,“千城哥哥,能不能借我一百万?嘉惠妈妈出车祸了,我需要钱给她动手术。”

“没想到,五年不见,你还是跟以前一样,满嘴谎言,江时染,不说谎你是不是就会死?”

凉千城低着头,把脸凑到江时染的面前,看着她那双蒙着雾的大眼睛。

“千城哥哥,我没有说谎,嘉惠妈妈她真的出事了,我只要一百万,我会还你的,求你了。”

江时染强忍着眼泪,声音颤抖地厉害。

现在的江时染,恐怕没有人会信任她了吧。

也许狼来了的故事,在她身上应验了。

“江时染,你教教我,这眼泪说掉就掉的本事,没想到,在监狱待了五年,其他的没见长,就见你说谎的能力大有进步啊。”

凉千城一把推开江时染,跨着他大长腿,往婉仪妈妈的别墅里面走去,头也不回。

江时染用力地咬着嘴唇,任由浓烈的血腥味在她的嘴里散开,刺激着她的味蕾。

身后凉千城的每一个重重的脚步声,都叩击着她那残破不堪的心灵。

她转过身,用力全身所有的力气,对着凉千城吼出来,“凉千城,以前的江时染,的确是个大骗子,为了爱你什么都敢做,什么都敢说,可是现在的江时染,只是一个想要改过自新的女孩而已,她刚才没有骗凉千城,以后也不会再骗人了。”

凉千城听到江时染的吼声之后,停住脚步。

他转过身来,冷冷地看着江时染,“为了一百万,你真的什么都敢说。”

江时染看到转身的凉千城,并没有觉得很惊喜,反而觉得很悲哀,“我没有骗你,信不信是你的事。”

看到江时染衣服风轻云淡的样子,凉千城有一股莫名的怒火涌上胸口。

他迅速地拿出一张支票,在上面写了一百万,然后对着她扬了扬手里的支票,“江时染,想要这一百万吗?”

“想。”江时染现在已经不会再对着凉千城撒谎了,她已经没有跟他撒谎的理由了。

“江时染,我相信你这句话没有撒谎,那你告诉我,那天你为什么要把向右推下楼?告诉我原因,这一百万就归你。”

江时染突然变得很安静了,她眨着眼睛,看着凉千城。

突然,她笑了,张开嘴巴,很冷静地说道,“五年了,你还在纠结这个答案,好,今天我就告诉你,我为什么要把顾向右推下楼,是因为我嫉妒她,凭什么她可以得到这么完美的你。”

不管是什么事,她都可以跟凉千城解释,唯独这一件事,她无法解释。

“啪”,一个清脆而响亮的声音冲击着江时染的耳膜。

第1章 出狱

2021-01-14

第2章 妈?

2021-01-14

第6章 不借

2021-01-14

第10章 擦鞋

2021-01-14

书评(122)

我要评论
  • 眼那辆&码,就

    她抬头看了一眼那辆车,车牌号码是四个八,在W市,只有一个人拥有这个车牌号码,就是凉千城。

  • 年,你&我?又

    “顾向右,没想到这个锅,我一背就是五年,你说,如果凉千城知道事情的真相,会不会更加恨我?又或者说,会后悔他这么做?”

  • 回家,&墓。

    从监狱出来,她并没有急着回家,而是去了顾向右的坟墓。

  • 一束薰&十层楼

    她买了一束薰衣草,因为她一直都记得,顾向右站在六十层楼高的天台上跟她说的最后的那句话——

  • 坐在顾&五年的

    江时染坐在顾向右的坟前,手里拿着是矿泉水,五年的监狱生活,早就把她的胃折磨的弱不禁风了,现在别说是酒了,就算是生冷的食物她都会受不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