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时染坐在二手房地产中介公司的沙发上,很认真地地望着中介公司的员工给她的那份纸质合同。女孩细心地地为她倒了一杯温开水,她粗燥的手指,还也没女孩手上的一次性纸杯更为细腻。女孩细心地为她倒了一杯温开水,她粗糙的手指,还没有女孩手上的一次性纸杯细腻。。...

江时染坐在二手房地产中介公司的沙发上,很认真地看着中介公司的员工给她的那份纸质合同。

女孩细心地为她倒了一杯温开水,她粗糙的手指,还没有女孩手上的一次性纸杯细腻。

那份纸质合同都快要被她抓烂了,这是嘉惠妈妈最后的东西了,她真的这么便宜就卖了吗?

她欠嘉惠妈妈的太多了,现在连嘉惠妈妈唯一的房子都不能留住,她真的很没用。

如果可以,她宁愿自己现在还在监狱里面,只要嘉惠妈妈没事,只要嘉惠妈妈还像以前那样就好。

婉仪妈妈说的对,她就是个扫把星,什么都做不好,只会给身边的人带来灾难。

她用力地握着那杆细细的笔,看着上面那个离嘉惠妈妈动手术还有一些距离的价格,迟迟都不能下笔。

用力地咬着自己的嘴唇,一直到有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在她的嘴里散开。

“江小姐?”那个女孩见江时染的笔一直停在那里,纸都被笔点烂了,“你没事吧?”

“啊?”江时染这才反应过来,她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女孩,“我没事,不好意思,我这就把字签了。”

“好。”

女孩见江时染又开始动笔了,脸上的笑容变得异常的灿烂。

江时染拿起笔,正准备签字,一个人突然出现,尖锐的声音打断了她的动作。

“这不是我们曾经的校花江时染吗?怎么?这么快就从监狱里面出来了?”

副市长千金夏雨欣突然出现在中介公司的门口,红色的高跟鞋显得分外妖娆。

江时染没有抬头,继续握着笔。

只是,握笔的力道不由地加重了几分。

那双红色的高跟鞋被夏雨欣踩得“噔噔噔”直响,走到江时染的面前,很不屑地看了一眼她手里的纸质合约。

然后一个转身,朝着接待江时染的员工的脸上,狠狠地甩了一巴掌,“你狗眼瞎了吗?这是我们凉大少爷的小姨子,你居然敢给她喝这么廉价的茶,还敢卖她的房子,是不是活腻了?”

江时染抬起头看着夏雨欣,双手紧紧握拳。

指关节的位置,因为太用力而变得有些泛白。

“对不起,夫人,都是我的错,我马上去换茶,对不起。”

那个职工捂着脸,对着夏雨欣拼命地道歉。

“还不快滚。”夏雨欣对着那个职工大声喊道,“江时染,怎么,你的千城哥哥不给你钱花了,要来卖房子?早说啊,我最不缺的就是钱这个东西了,只要你跪下来,帮我把高跟鞋上的灰尘擦干净了,我就可怜一下你,给你一点钱花。”

两个人就好像石化了一般,安静的有些可怕。

江时染紧握的拳头,力道越来越大,指甲都陷到肉里面去了。

好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江时染才慢慢地张开她干裂的嘴唇,“我跪下来帮你擦鞋,你给我多少钱?”

“哈哈哈,江时染,我没有听错吧?”夏雨欣掩着嘴,笑得很大声,“给你一千块怎么样?要不要做?”

江时染从凳子上站起来,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语气平淡地有些可怕,“一只鞋一千还是一双鞋一千?”

第1章 出狱

2021-01-14

第2章 妈?

2021-01-14

第6章 不借

2021-01-14

第10章 擦鞋

2021-01-14

书评(478)

我要评论
  • “出狱&之后,

    “出狱之后,忘记这里的一起,好好做人,你还年轻,日子还长,千万不要再犯错了。”

  • 当初她&进来的

    她记得当初她进来的时候,刚上大学,年芳18,如今,她双手粗糙,满脸沧桑,一点都不像一个23岁的女孩子。

  • 车离开&车子就

    江时染这时候只想逃,原以为凉千城会直接开着车离开这里,却不料,他的车子就这么毫无征兆地停在了她的面前。

  • &有些闪

    她眼神有些闪烁,还真是冤家路窄,她才出来,就遇见他了。

  • 间的传&信工具

    如果可以,她宁愿从来没有认识过凉千城,更不会成为他跟顾向右之间的传信工具!

  • 从车上&袭素色

    凉千城打开了车门,他的脚慢慢地从车上放下来,一脸鄙夷地看着站在路边穿着一袭素色衣服的江时染。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