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是退守着自己的规矩不放,的话我们始终不能和他们合作,如果在从产品的质量上,会被那些品牌领先最起码一大半,而且,拿到这家供货商始终是我的心愿,羽欢,我希望能陆少磊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劝说着。。...

“他们就是死守着自己的规矩不放,如果我们一直不能够和他们合作,那么在从产品的质量上,会被那些品牌落后起码一大半,并且,拿下这家供货商一直是我的心愿,羽欢,我希望你能帮我。”

陆少磊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劝说着。

盛羽欢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陆少磊,其实她纠结的原因也很简单。

就是她内心的那丝对于婚姻的抗拒在制衡着她,可是面对陆少磊的请求,她又不知道该怎么回绝,一时间两人又陷入了沉默。

盛羽欢缓缓开口,“我今晚十二点之前给你答复,你让我认真的想一想这件事情。”

“好,我等你的消息。”

陆少磊爽快的答应后,挂断了电话。

看着渐渐暗淡下来的手机,盛羽欢神色落寞,陆少磊的爽快让她陷入了愧疚。

盛羽欢和陆少磊也不过是上下级的关系。

两个人之间并不是十分了解,即便是假扮夫妻也并不会看起来十分的合理。

可是,很显然陆少磊很重视这件事。

想着这段时间在公司陆少磊给她的帮助,盛羽欢更加的纠结。

她给自己倒了杯咖啡,坐在沙发前整理着自己的思绪,认真的回想着陆少磊和她所说的每一句话。

不过是假夫妻一场,他们之间也不会发生什么,她又何必那么在意。

盛羽欢认为她的确没必要这样的抗拒,这不过就是一场假装,一场为了赢得胜利的手法而已。

或许这次他们成功的进到布料可以帮助她更快的实现她的夙愿,如果真的可以那样,那何乐而不为呢?

时间一分一秒的划过。

盛羽欢的脑中两种想法分庭抗礼,互不相让的对抗着。

她坐在那里一动不动,手中紧握着水杯,眼神落在放在桌面的手机上,脑中不断思索。

而在另一端的陆少磊此时则是紧张的握着手机,一遍又一遍的深呼吸着。

他的手机时而又放下看了又看,人时而站到一旁。

在焦急的等待中,陆少磊来回不停的在房间内踱步,焦急的等待着那漆黑的屏幕亮起。

当时针终于指向十一点,分针也在不断的向种盘上的数字十二靠近的时候。

陆少磊的手机屏幕终于亮起,它在漆黑的房间闪烁着。

看到屏幕上的几个字后,陆少磊深吸了一口气,小心翼翼的拿起手机,摁下了接通。

“陆总,我想通了,咱们一同前往这家供货商。”

盛羽欢的声音在话筒中传来,她的声音并不大,却让陆少磊为之振奋。

听到这个消息,陆少磊松了口气,神色放缓了下来,“太好了,那我现在就让人订机票,咱们处理一下手头的工作,明早出发。”

“啊?这么快?我还没有准备好?”盛羽欢瞪圆了眼睛,有些不可思议。

“对啊,我们要抓紧机会,要不然的话会被其他公司抢先拿到布料。”陆少磊低声说道。

“好,明天见。”

说完,盛羽欢便挂断了电话,饮下杯中已经凉了的咖啡,拿起自己的用品,走出办公室。

第4章 证据

2021-01-14

第5章 酒会

2021-01-14

书评(252)

我要评论
  • 让女儿&个世界

    她什么都不管了,就算后果再严重她都无所谓!她不能让女儿失望的离开这个世界,不能!

  • 清柔那&肯给自

    为什么,为什么老天爷要连小爱也从自己身边带走!为什么江清柔那个陷害自己的女人,却能风风光光的嫁给自己最爱的男人!自己爱了沈辞聿这么多年,小心翼翼,兢兢业业,结果……他连一点信任都不肯给自己!

  • 好帅噢&……就

    “爸爸好帅噢……”小爱的眼皮开始渐渐的沉重起来,“要是……我能亲眼看到他……就好了……”

  • 爸吗?&就去!

    “不!小爱,不!你再看看妈咪,你再看看妈咪!你不能死,你看看妈咪!你不是要见爸爸吗?妈咪现在就带你去见!现在就去!”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