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羽欢完全也没听见陆少磊的提问,还在认真地的发着呆,此时的她正放空自己自己,不去想过多的事情,让大脑中那些燥人的事情占时明显放缓,让人可以得到片刻的完全放松。见自己的问话也没得见自己的问话没有得到回复,陆少磊伸过手,在盛羽欢的眼角挥了挥,可对方依然没有动静,陆少磊只好轻轻拍了拍盛羽欢的肩膀。。...

盛羽欢完全没有听到陆少磊的提问,还在认真的发着呆,此时的她正在放空自己,不去想太多的事情,让大脑中那些燥人的事情暂时放缓,让人得到片刻的放松。

见自己的问话没有得到回复,陆少磊伸过手,在盛羽欢的眼角挥了挥,可对方依然没有动静,陆少磊只好轻轻拍了拍盛羽欢的肩膀。

“啊,怎么了?”盛羽欢感觉到肩膀的温暖,她回过头看到陆少磊正看着自己。

陆少磊见她这个反应,轻笑了下,摇了摇头。

“目的地到了,盛女士,感谢您乘坐本次专车,希望给个好评啊。”

盛羽欢被陆少磊的话逗笑,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的失礼,不好意思的连忙致歉,“我一坐车就习惯性发呆,真是抱歉。”

“好了,吃饭去吧。”陆少磊满不在乎的笑了笑,指了指窗外。

两人落座点好了东西。

盛羽欢握着水杯又一次出了神。

陆少磊发觉到了她的异常,轻扣了扣桌面,“有心事?”

“没什么,就是昨晚没休息好,对了,新产品跟的怎么样了?”

盛羽欢微笑着看着陆少磊,掩饰着自己的疲惫,可是她眼底的黑眼圈早就把她暴露了。

陆少磊拿过自己放在身侧早已准备好的礼物,“看你太憔悴了,这样出去可是会影响公司的形象,抓紧时间打理下自己。”

看了眼那盒价值不菲的护肤品,盛羽欢轻轻把东西推回到陆少磊面前。

“陆总,心意我领了,但是东西就算了,我这真的就是没休息好,过两天就好了,这段时间你已经很照顾我,我不能再收你的东西。”

陆少磊早就猜到盛羽欢会这么说,他指了指那盒护肤品,“这可不是我送的,是咱们的合作商。”

“是吗?”盛羽欢有些心不在焉的说道。

“当然了,这段时间咱们国际的市场也要更换一批货物,所以需要重新到国外去挑选布料,这个呢就是咱们的合作商用来巴结你这位眼光犀利的设计师的。”

盛羽欢看了看那盒礼物,轻笑了下,她也明白这是陆少磊的说辞,便不再拒绝,默默的把东西放在了一旁。

“咱们这次出国挑选布料,你就直接和我一同前往吧,这样也方便你直接选出优品,免得他们选好的东西拿回来你都不满意。”陆少磊轻饮了口咖啡后说。

盛羽欢听到我们两个词的时候楞了一下,“我们一起?”

“要不然呢?”陆少磊反问盛羽欢,“难道你想让我一个人去吗?不要忘了你可是这个项目的主要负责人,如果涉及到其他细节的问题还是需要你来回答的。”

盛羽欢想了一下,这个项目自己亲自去是最合适的,而且能够省去不少的时间,也免得拿回些实在不堪入眼的布料,影响公司的产品开发。

刚好也可以出去散散心,不用再看见让自己心烦的人。

“好,那我们一起去,具体的时间你再通知我。”

“不会拖延太久,我们尽快推进这个项目的。”陆少磊知道只有在谈到工作的时候才可以和她相处的时间更长一些。

第4章 证据

2021-01-14

第5章 酒会

2021-01-14

书评(84)

我要评论
  • ”小爱&爸爸…

    “真的吗……”小爱虚弱的笑着,视线转到报纸上的照片,“这个就是……小爱的爸爸……”

  • 泪,缓&小爱的

    她俯身拿起报纸,站在原地深呼几口气压制住自己的眼泪,缓了好一阵,然后才笑着推开小爱的病房门。

  • &L.G

    “假的真不了,真的假不了。”盛羽欢的手紧紧的攥着,眼底的恨意愈发的明显,“我可以进入L.G公司签长约,甚至把《辰星》的版权卖给你们,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 “你们&《辰星

    “你们不是一直都在找设计《辰星》的人吗?我,就是。”

  • &”

    “不!小爱,不!你再看看妈咪,你再看看妈咪!你不能死,你看看妈咪!你不是要见爸爸吗?妈咪现在就带你去见!现在就去!”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