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羽欢一坐定,陆少磊就闻见了那股呛鼻的酒味。让他皱了皱眉头,身子靠在椅背上,手指点了点鼻尖,不作声的望着眼前的女人。盛羽欢被陆少磊看的有些不自在的生活,她左右看了看,又让他皱了皱眉,身子靠在椅背上,手指点了点鼻尖,不做声的看着眼前的女人。。...

盛羽欢一坐下,陆少磊就闻到了那股刺鼻的酒味。

让他皱了皱眉,身子靠在椅背上,手指点了点鼻尖,不做声的看着眼前的女人。

盛羽欢被陆少磊看的有些不自在,她左右看了看,又看了看陆少磊,再看了看自己。

“我有什么问题?”盛羽欢身子前倾,低声询问。

一大早的,她头还痛的很。

如果不是她出现了什么问题,陆少磊为什么把她扣在这儿打量了这么半天,难道自己昨天喝醉了做出什么疯狂的举动让他知道了吗?

盛羽欢回想这昨天的场景,只是记得昨晚喝完以后便睡了过去,其他的都不记得了。

应该不会惊动到陆少磊的。

该不会是自己打电话给他了吧?

陆少磊起身打开窗户,又走到盛羽欢身后的桌旁冲了杯咖啡拿到她的面前。

“昨晚喝了多少酒?”

被他这么一问,盛羽欢有些尴尬,她在来之前明明做了些处理了,衣服也换过,没有味道了,怎么还能被他发现。

“一杯而已,方便入睡。”盛羽欢准备把这件事就这么掩盖过去,“你还没说找我什么事呢,是新产品有什么变动吗?”

见盛羽欢没打算和自己说实话,陆少磊也不多问,看她这幅模样就知道昨晚没少喝,而且早上一定是很匆忙出门的,甚至妆都没化。

看了眼时间,陆少磊拿过自己的车钥匙。

“午饭时间到了,出去吃点什么吧,你有什么好的地方推荐吗?”

“啊?你找我就是这事啊?”

盛羽欢被陆少磊搞得莫名其妙,她惊讶的看着陆少磊,一到公司就被叫来,难不成就是为了吃顿饭。

“所以有没有地方推荐?我们边吃饭边谈。”

陆少磊看到盛羽欢的这幅模样哭笑不得,但是又不好在她面前表露出来,只好隐忍着笑意,轻声询问。

盛羽欢摇了摇头,一般都是在家做饭,偶尔会和小爱出门吃些什么。

但是小孩子还是喜欢吃一些快餐食物,所以这儿的餐厅她去过的很少。

“恩……那好吧。”盛羽欢勉强答应道。

陆少磊点了点头,转身向外走去。

盛羽欢看着他离开,仍然没动。

见盛羽欢没跟出来,陆少磊退回到办公室门口,探过头看着还坐在远处的盛羽欢,“盛小姐,你是准备要我把饭给你带到这儿来吗?”

意识到陆少磊叫的就是自己,盛羽欢急忙起身摆了摆手,“不用不用,不过陆总……”

“走吧,我有任务交代给你。”陆少磊说完,便向外走去。

这么多年还没有他陆少磊请不到的人,盛羽欢算是第一个拒绝她的人。

坐在陆少磊的车上,盛羽欢看着窗外,渐渐的发起呆,脑海中的思绪翻滚着。

车厢内陷入沉静,陆少磊斜睨了眼她,见对方并没有打算和自己说话的意思,挑了挑眉。

他随手打开音响,舒缓的音乐在行驶的汽车中缓缓流出。

陆少磊试图通过音乐打断盛羽欢的思路,“你都喜欢听什么?”

第4章 证据

2021-01-14

第5章 酒会

2021-01-14

书评(338)

我要评论
  • 的眼睛&了光彩

    一瞬间,小爱的眼睛都充满了光彩,“是……爸爸来了吗?”

  • ,眼眶&一定能

    盛羽欢攥住她的小手,眼眶不听使唤的红了起来,“你再坚持坚持,一定能亲眼看到爸爸的!”

  • 像失去&了知觉

    盛羽欢瞬间瘫坐在了地上,像失去了知觉一样,万念俱灰。

  • 就不会&望,只

    如果他当年能相信自己,如果在沈家他能给自己一些保护,也许小爱就不会死,也许小爱会在一个幸福的家庭中长大,起码父母双全!也不至于她临死时的愿望,只是想见见爸爸,都没能如愿!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