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的话沈辞聿能信赖盛羽欢一点儿,能再理智的思考一些,能不那么我相信荣子华的话。小爱也许就会是昨天的这个下场,因为盛羽欢对于小爱离开了的所有的怨愤统统归咎于到了沈家。小爱或许就不会是今天的这个下场,所以盛羽欢对于小爱离开的所有的怨愤全都归结到了沈家。。...

当初如果沈辞聿能够信任盛羽欢一点,能够再理智一些,能够不那么相信荣子华的话。

小爱或许就不会是今天的这个下场,所以盛羽欢对于小爱离开的所有的怨愤全都归结到了沈家。

在门口坐了好一阵,盛羽欢才平复下来心情。

她缓缓起身走到窗边,小心翼翼的探过头去,看到沈辞聿的车已经离开,才彻底放下心来,放松的吐出口气。

盛羽欢脱下身上的脏衣服放进洗衣机,便走进浴室。

给自己放好一缸的温水,慢慢躺了进去,感受着温水带来的舒适和那不急不缓的浮动,盛羽欢感到心情没有那么的糟糕。

适中的水温和温暖的环境让盛羽欢全身的疲倦渐渐褪去。

困意缓缓袭来,头慢慢的靠在了浴缸边,胸口有规律的起伏。

刚睡下几分钟的时间。

盛羽欢的眉头忽然皱了起来,双手也紧张的握住了浴缸,脸色痛苦。

梦中。

盛羽欢又一次的看到了小爱,她和小爱正在愉快的玩耍着,笑声不断。

忽然!

一双手在向小爱的口中倒了些什么东西,小爱微笑的转过头,嘴角却徐徐的流下猩红的鲜血,血液越流越多。

盛羽欢匆忙的伸出手擦拭着,可是于事无补。

她焦急的在身边寻找着纸巾。

忽然手触碰到了张手帕,她急忙堵住小爱的嘴,血终于停止。

盛羽欢刚刚松了一口气,血忽然从小爱的鼻孔中、眼睛中流了出来。

看到这一幕的盛羽欢瞬间慌了神。

她手忙脚乱的为小爱擦拭着,可是任凭她怎么用力的擦都擦不干净那些怖人的血迹,正当她不知所措时,小爱脸色苍白,轰然倒下。

小爱倒下的瞬间,盛羽欢下意识的伸手去接。

可是当她的手触碰到小爱的身体时除了漫天的灰尘什么都没有,小爱不见了。

盛羽欢环顾四周,慌忙的寻找着。

可是四周一片苍白,除了无尽的灰尘什么都没有了,就在她即将精疲力竭的时候,一阵哭声在她耳边响起,声嘶力竭。

“小爱,小爱你在哪里,别哭,你别怕,妈妈在这儿,妈妈去找你,小爱……”

盛羽欢低声安抚着。

四处寻找着哭声的来源,可是却还是什么都没有发现。

随着声音的越来越大,盛羽欢有些力竭,她渐渐瘫软在地上,却仍旧挣扎着奔向声音发出的方向,当她的身体渐渐沉重动不了的时候。

她歇斯底里的大喊起来。

“小爱!”

猛然间。

盛羽欢睁开了双眼。

头上刺眼的灯光让她下意识的伸手去遮挡,却发现自己的手臂上出现些青紫的痕迹,那是刚刚她在挣扎的时候,手臂撞在了浴缸旁,造成的伤痕。

盛羽欢叹了口气,缓缓起身,刚把一只脚迈出浴缸,她就感到一阵眩晕,下意识的扶住一旁的扶手。

恢复片刻,盛羽欢看着那个嵌在墙边的扶手愣在了原地。

她喜欢泡澡,竟然会忘记了时间。

有时候会出现眩晕,当初小爱担心她洗澡的时候出现不适,强制要求安装的,后来她一直都没有用过。

第4章 证据

2021-01-14

第5章 酒会

2021-01-14

书评(225)

我要评论
  • 警报声&手里夺

    听到了警报声,几个医生冲了进来,从她手里夺下小爱进行抢救。

  • 所谓!&让女儿

    她什么都不管了,就算后果再严重她都无所谓!她不能让女儿失望的离开这个世界,不能!

  • 你们,&条件。

    “假的真不了,真的假不了。”盛羽欢的手紧紧的攥着,眼底的恨意愈发的明显,“我可以进入L.G公司签长约,甚至把《辰星》的版权卖给你们,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 &坚持,

    盛羽欢攥住她的小手,眼眶不听使唤的红了起来,“你再坚持坚持,一定能亲眼看到爸爸的!”

  • 能死,&妈咪!

    “不!小爱,不!你再看看妈咪,你再看看妈咪!你不能死,你看看妈咪!你不是要见爸爸吗?妈咪现在就带你去见!现在就去!”

  • 《辰星&吗?我

    “你们不是一直都在找设计《辰星》的人吗?我,就是。”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